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5 古灵阁
    【请进,陌生人,不过你要当心】

    【贪得无厌会是什么下场,】

    【一味索取,不劳而获,】

    【必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

    这是银色大门上镌刻的文字,哈利看的心惊胆战。

    “就像我说的,你要是想抢这个银行,那你就是疯了。”海格说。

    妖精把他们迎了进去,里面时一间高大的大理石大厅。哈利简直看花了眼,大约有百十来个妖精坐在一排长柜台后边的高凳上,他们有的在用铜天平称钱币,有的在用目镜检验宝石,一边往大账本上草草地登记。

    此外,在大厅里还有数不清的门,不知道通往哪里。

    “早,”海格对一个闲着的妖精说,“我们要从哈利·波特先生的保险库里取一些钱。”

    “您有他的钥匙吗,先生?”

    海格正在急忙的从口袋里掏钥匙,那里面的东西真多,还有一块发霉的狗饼干,哈利真希望自己的钥匙没有发霉。

    他看向右边,看到有一名妖精正在称一堆跟烧红的煤块一般大小的红宝石——那该值多少钱啊,如果换成蛋糕和汽水的话,估计能让达力吃一辈子都吃不完,再一辈子,再再一辈子......

    “你在傻乐什么呢。”

    海格的大手掌在哈利眼前来回扇动了几下,把他的留海全都吹起来了,风力有小风扇大小。

    “该走了。”海格忍不住又炫耀起来:“先去你的金库,然后再去713金库,邓布利多交给我的任务必须要完成!”

    “那里面有什么?”哈利问。

    “这可不能告诉你。”海格将手指抵在嘴边:“这是绝对机密,没法讲给你听。”

    哈利心中的好奇很快就被门后的狭窄走廊吸引住了,燃烧的火把将它照得通明。石廊是一道陡峭的下坡,下边有一条小铁路。

    带头的妖精吹了一声口哨,一辆小推车沿着铁道朝他们猛冲过来。他们爬上车,随后就像是飞一样出发了。

    在他们离开后没多久,托比也带着艾尔走进古灵阁。

    他径直走到柜台面前,对妖精说道:“714宝库,取东西。”

    他没有拿出钥匙,妖精也只是仔细端详着托比的面容。

    “真的是您,托比·海默先生,您有兴趣接受解咒员——”

    “没有。”

    “好吧,尝试一下总是不会吃亏的——拉齐。”

    叫做拉齐的妖精走过来,他恭敬地说道:“请跟我来,先生。”

    托比跟在拉齐身后,他们一同走进刚刚哈利旁边的房间里面,在推车出现后,托比熟练地坐了上去,艾尔紧紧抓着他的头发。

    “出发。”拉齐说道。

    起初,他们沿着迷宫似的蜿蜒曲折的通道疾驰,左拐,右拐,左拐,右拐,如此反复不知多少个来回,冰冷的空气呼啸而过,托比的双眼微眯起来,用衣领护着被冻得发抖的艾尔。

    他们经过一道地下湖,又看到通道的尽头有火焰喷出来。

    “那是火龙吗?”托比问道。

    “是的,先生。”拉齐答道:“乌克兰铁肚皮,足以将任何闯入者挡在外面,我知道这瞒不过您,但希望还是尽量不要传出去。”

    托比轻轻点头,没说些什么。

    渐渐地,寒风变得刺骨起来,托比将艾尔护在胸口处,用双手为它挡住凛冽的冷风。

    终于,在不知过了多久以后,他们在山涧处停了下来。

    拉齐走到金库的大门前,他伸出一根长长的手指轻轻敲门,大门缓缓消失不见。

    随后他让开身子,但是托比没有动弹,他拍了拍艾尔的脑袋,嗅嗅立马跳了下来,在成堆的金币中好好游了一阵子。

    “别玩了。”托比无奈的说道:“快点把东西放好。”

    艾尔这才不情不愿的干起活,除了成堆的加隆,西可,还有纳特以外,金库里还有一排用布袋包裹的东西,每一样都紧密封存着,上面有用黑色羽毛笔字迹留下的数字符号。

    艾尔从口袋中拿出又一个系好的布袋,它将这个布袋放在尾端,上面的标记数字是最大的——7。

    “我还以为您会把所有的物品都上交给古灵阁。”拉齐突然说道。

    托比瞥了他一眼:“只不过是一些纪念品而已,又不是妖精的造物。”

    拉齐没再说话了,作为古灵阁的雇员,他们只是财富的看管者,没有权利,也不会真的仔细查看雇主在金库里都藏了些什么。

    他们不会这样做。

    无论是巫师,还是魔法部都不会允许类似的行为。

    毕竟,在妖精叛乱中,妖精是失败的那一方,而不是胜利者。

    在仔细放好七号布袋后,艾尔开始没命的往口袋里狂塞金加隆,银西可和青铜纳特都被它忽略掉了。

    托比耐心的等待着,拉齐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就在这时,还在处于暴富惊喜中的哈利和海格也赶到了相邻的金库。

    哈利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奇怪的男人,他记得就在破釜酒吧里见过对方。

    “诶?”海格疑惑道:“那是谁?”

    旁边的拉环没有说话,妖精不会暴露其他雇主的身份。

    哈利却垫着脚小声说了几句。

    “这么巧?”海格一下子就变得警惕起来。

    连续两次遇到这个人可就有些奇怪了,金库里面的东西可是邓布利多特意交给自己的任务,绝不能出现差错!

    然而,远处的男人忽然用手掌把头发往后捋了捋,托比微笑着打着招呼:“好久不见,海格。”

    “你是——”海格仔细辨认着对方的面孔,他惊喜的叫了出来:“托比!托比·海默!”

    “你居然还活着!”

    托比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应该在看完星象后再出门的。

    “嘿!”

    海格用力挥舞着双手,然而在两座金库间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涧,拉环立马死死拉住海格,被他拖带着划了一小段距离:“海格!海格!你是在找死吗?!”

    托比也被吓了一跳,海格还真是老样子,这么多年都没有变。

    “以后会有机会见面的!”他高声喊道。

    海格这才停了下来,对啊,他还有邓布利多交给自己的任务呢。

    他很快就把金库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仔细放在口袋里面。

    另一边的艾尔也终于塞不进东西了,它晃晃悠悠的走过来,托比不得不甩了它好几下才让艾尔的身子重新变得轻松。

    两辆推车同时出发了,海格与哈利的那一辆远远吊在托比后面。

    “托比是谁?”哈利忍不住好奇问道。

    “别—别现在问我。”海格的脸色铁青一片:“等出去再说,我感觉自己要吐了。”

    结果他就真的吐了。

    推车不得不停下来一段时间,拉环和哈利跳起来拍着海格的后背。

    另一辆推车上,拉齐大声喊道:“看好你的宠物,先生!我们要再次经过火龙了!”

    “我知道!”

    托比下意识就要抓住自己的左肩膀,可却抓了个空。

    当他疑惑的转头时,才发现艾尔不知何时出现在推车边缘,差点就被甩出去了。

    托比连忙把艾尔抓回来:“凭你这点肉,火龙也吃不饱啊。”

    艾尔没做任何反应,它乖巧的躺在托比的怀里,一动不动,只是紧紧捂着肚子上的口袋。

    等终于出去后,托比没在古灵阁停留太久,他在对角巷找了一个幽静无人的位置,随后转头直勾勾盯着艾尔。

    艾尔心虚的吹起口哨,不敢和托比对视。

    “拿出来吧。”

    托比伸手说道:“敢在妖精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脚,要不是我帮你遮掩,你没准就真的被发现了!”

    艾尔又坚持了一小会儿,可最后它还是不情不愿的在口袋里掏了掏,最终拿出一块颜色通红的宝石。

    “只是一块宝石而你,你——”

    当接触到红宝石的那一刻,托比忽然愣住了,随后他连忙催促道:“快!快把邓布利多的巧克力蛙画片给我!”

    艾尔飞快的在口袋里翻找起来,最终拿出一张保存完好的巧克力蛙画片,托比连忙伸手接过来。

    不知是巧合还是由于什么其他的原因,画片中的邓布利多正在生气的瞪着他。

    托比默不作声的将画片翻过来,找到了想要的那行描述——【与合作伙伴尼可·勒梅在炼金术方面卓有成效】。

    再加上海格说到的邓布利多交给自己的任务,还有眼前这块红色的宝石......

    托比的喉咙用力滚动了一下。

    他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你应该有做掉包吧?将普通的红宝石重新塞回去?”

    艾尔连忙用力点了点头,样子像是在邀功。

    “你可真会给我出难题。”

    托比扶额叹息道:“刚被成功应聘上,就要面临如此艰难的选择。”

    “这绝对是尼克·勒梅的魔法石!”

    艾尔点头的动作更快了,兴奋的模样完全是在说——

    我厉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