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7 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沉默不语。

    托比则是已经在心中默默规划好了数十个躲避的方案。无论《古代魔法》是从哪个方向扔过来的,他都有自信能够顺利躲过去。

    这是身为考古学家的骄傲!

    “幸亏我没把这本书写的太厚。”

    托比在心中暗自庆幸道。

    也幸亏邓布利多校长保持了足够多的风度,他没有亲手教训托比这名调皮捣蛋的学生,而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说的‘拿来’,指的是没有记录在书中的资料......你可真会给我惊喜,托比。”

    “这么说,你已经见过海格了?”

    艾尔一动不敢动,正努力扮作挂件。

    托比也尽量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额,对,我见过海格了,还有哈利,哈利·波特,莉莉和詹姆的孩子,我也同样看到了他,只是他这些年来看起来过的不是很好,完全配不上他救世主的身份。”

    托比有意无意的在指责邓布利多,但是邓布利多只是摇摇头说道:“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托比。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哈利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但是——”

    托比正仔细聆听着邓布利多的每一句话,但是邓布利多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挠得托比心里面直痒痒。

    “还是换个话题吧。”

    邓布利多抬头说道,他注视着托比的眼睛:“只有很少的人才知道,自从伏地魔的势力消亡以后,你就连续不断多年向我递交入职申请,能说说是为什么吗?”

    托比坐在邓布利多的对面,他忽然对一只银色的陀螺感起兴趣,用手指来回拨弄着说道:“如果您有读过那些入职申请书,您就应该明白,我在信中说的很清楚——自从离开霍格沃茨以后我才终于反应过来,我究竟失去了多么大的一笔财富,这几乎是唯一一处保存完好的古老建筑,即便是与其他魔法学校相比,霍格沃茨也是最久远的。”

    “再加上它伟大的创办者们——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萨拉查·斯莱特林,赫尔加·赫奇帕奇,以及罗伊纳·拉文克劳,在四位传奇巫师的影响下,也让霍格沃茨存留着无数的秘密。”

    “我敢说,直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一任校长能够知道学校里所有的隐秘,哪怕是您,邓布利多校长。更别提教授和学生们了,而这些秘密对一位专业的考古学家来说,吸引力是足以致命的。”

    “我去过许多国家,探索过许多古老的魔法遗迹——埃及的金字塔,喜马拉雅山上的宫殿,遥远湖泊底下的城市,但我怎么也无法忽视霍格沃茨的存在。”

    “总有一天,我会再回来的,或早或晚。”

    托比平静的说下了这番话,他没有与邓布利多对视,邓布利多还在注视着他。

    “你在打霍格沃茨的主意。”

    邓布利多说道:“在一位校长面前袒露内心的真实想法,这实在算不上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你应该知道我会阻止你,以此避免给学校里的学生们带来恶劣的影响。例如......诅咒宝库,那已经发生过一次了。”

    诅咒宝库是一场持续时间很长的特殊事件,从1984年开始,到1991年才彻底结束。在这段期间里,几名学生先后发现了寒冰宝库,恐惧宝库,诅咒宝库,以及森林宝库。(源自游戏霍格沃茨之谜剧情)

    每个宝库的开启都给霍格沃茨带来了大麻烦。

    尽管托比没有参与过这一系列争端,但宝库事件无疑让他成功成为教授的几率大大减少——考古学家?听起来就像是专门惹麻烦的。

    托比无奈的摊摊手:“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我也知道我的这点想法根本瞒不住您,还不如提前说出来会更好一些。”

    邓布利多摇头反驳道:“但是你我都清楚这不是你所有的想法,你现在说的这些话还没有我们来回通信的内容多。”

    顿了顿,邓布利多又补充一句:“也没有包含我们多年前争吵的原因。”

    谈话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话题还是不可避免的引向那场争吵。

    正是以为那场争吵,托比才决定离开英国。

    一方面是为了这是躲避伏地魔的招揽,另一方面也与他不愿加入凤凰社有关。

    说起来,伏地魔招揽他的原因还和那场争吵有着些许联系。

    托比沉默了一会儿。

    “您是知道我的,校长。”他低声说道。

    “我不可能放弃对古代魔法的追求,也从未放弃过探究古代魔法没落的原因——魔法界的魔力水平正在逐渐减低,我有太多的例子可以证明这一点——从无杖魔法到有杖魔法的转变,巨人大小的守护神,那些前所未有的古希腊巫师。”

    “就算排除他们的影响,光是在决斗大赛中就有好多提供佐证的巫师,每场比赛都有记录,那是最完整的资料。”

    “您也清楚这一点,我还如实告诉过您自己的目的——只要我们搞清楚魔力水平降低的原因,再想办法让魔力的强度逐渐提升,我们就能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所谓的巫师战争,还有神秘人,在这股力量面前不值一提。”

    邓布利多注视着坚定的托比,时间好像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也是同样的地点,在最受到信任的自己面前,托比展露出极强的抱负,和野心。

    他要让魔法界恢复应有的水准,妄图追溯魔法的源头。

    最终,他要向整个魔法界证明——

    【麻瓜出身者,与纯血巫师,没有什么不同。】

    【甚至要更加优越!】

    “我确实读过你的信件。”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说道:“我真不知道当初安慰的话语,会把你引领到这种未知的方向。”

    “可是您说的没错。”托比立马说道:“即便是麻瓜出身者也具备巫师的血脉,只不过隔了好多代才重新掌握魔法,唤醒了血脉中隐藏的天赋。所谓的麻瓜出身者,都是巫师的后代。”

    “尤其是在更早的时候,麻瓜出身者可都是被称为【麻伯】的,要比现在更加充满敬意。当时的巫师都认为麻瓜出身者比纯巫师家族出身的巫师要有天赋得多,直到《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实施,巫师们才开始不信任麻瓜。纯血统优越主义也开始逐渐蔓延,麻伯这种称呼也渐渐被人们所抛弃——”

    “托比!”邓布利多忽然打断道:“我理解你的想法,你知道我是理解你的,但你也清楚这些想法是多么危险,不然的话伏地魔也不会非要招揽你——他想掌握强大的古代魔法,想要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你的研究充满太多的不确定性,当时正处于战争期间,你没法保证自己的研究成果只是对我们有益的,当时的整个魔法界都被纯血统优越主意霸占。一旦巫师们发现自己拥有了更强的实力,你知道他们会做什么吗?”

    “战争!”

    邓布利多直视着托比的双眼:“一场波及范围更广的战争!他们会认为麻瓜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他们就会向麻瓜宣战!”

    “没有多少人见过这样的战争,他们根本不清楚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见过,就在格林德沃统领欧洲的那段期间里,我亲眼见识过麻瓜与巫师共同参与的战争,你无法想象那究竟有多么惨烈。”

    “但是你要知道,就算格林德沃最终也没能赢下这场战争,他是一名巫师至上主义者,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忽视麻瓜的威胁,正相反的,他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敌人究竟是如何强大。”

    “但是格林德沃还是失败了。”

    “我敢说,即便是在所有的巫师当中,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还要更加了解麻瓜,哪怕把我也算上,更被提那些满脑子都是纯血至上主义的食死徒,伏地魔也是如此。”

    “他们会把巫师带向毁灭的,保密法从来都不是为了保护麻瓜,而是为了保护巫师。”

    “相信我,托比,我亲眼见识过战争,所以我才会阻止你。”

    “相信我,我亲眼见识过的。”

    托比始终沉默着,他没有反驳。

    这就是他当初与邓布利多最大的分歧,二人都理解彼此。

    邓布利多知道托比是因为上学时的经历才会如此执着,想要证明麻瓜出身者比纯血巫师更加优越。

    而托比也知道邓布利多是在担心自己的研究会把当时的战争引领到更加可怕的走向,不仅是己方的巫师变得强大,食死徒也会跟着变强,他们的野心也会跟着膨胀,这对当时的纯血优越主义是非常有利的,会让更多的巫师主动加入他们的阵营。

    直到最终,巫师与麻瓜间的战争彻底爆发。

    但无论是托比,还是邓布利多,他们都无法放弃自己的理念。

    最可悲的地方在于,这一切都是从一段安慰的话语开始的。

    “孩子,我希望你知道,即便你被分到了斯莱特林学院,那也并不意味着你就比那些纯血巫师弱小。”

    “在你身上绝对拥有着某种更加优越的品质,所以分院帽才会不顾血统把你分到斯莱特林学院。”

    “去寻找这个品质,证明自己的优秀。”

    “你没有什么不同。”

    谈话到底还是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托比终于不再摆弄陀螺了,他站起身来,长发耷拉在眼前,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这么看来,我似乎该走了。”

    托比的语气无比平静:“我会再回来的,校长。”

    “你最好能活的更久一点,魔法石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方案。”

    他转过身,大步往橡木门走去。

    “托比。”

    就在这时,邓布利多的声音在他身后传来:

    “我可没有食言的打算,这是我们提前在信中说好了的,你仍旧是霍格沃茨的新教授,负责古代魔法这门课程。”

    好似一阵风吹过,就在邓布利多眨眼的功夫,托比已经坐回到原先的位置上。

    他一脸正经的说道:“那就让我们谈一谈薪酬的问题吧,校长。我以前可是古灵阁的王牌解咒员,待遇一点都不低——对了,我还要斯拉格霍恩教授的那件办公室,我早就眼馋那件屋子了,院长从来不会亏待自己,那最好还没被人要走,当然,如果占据的人是西弗勒斯的话,我会和他好好谈一谈的,相信他不会拒绝将办公室让给新人的表现机会。”

    邓布利多忽然感到一阵头痛,他揉着脑门说道:“薪酬的问题我们可以再谈,霍拉斯的办公室也可以让给你,你可千万别去找西弗勒斯了,他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消气。”

    “他的气量可真小。”

    托比优哉游哉的说道,完全不见刚刚的沮丧,他甚至还有心情多问一句:“有柠檬水吗,校长?说了这么多我都快渴死了。”

    邓布利多疲惫的打了个响指,他已经开始怀念那个正经的托比了。

    托比先把柠檬水举到肩头,让艾尔喝了个痛快,随后他才哧溜哧溜咬着吸管,眼睛瞟向历届的校长肖像,挨个摆手打着招呼。

    等好不容易喝过瘾后,托比舒适的吐出一口气:“说真的,校长,我刚刚可是真的打算离开了,甚至都想好该如何找一份新的工作,埃及肯定是不能回去了,拉里前不久才被我拒绝过一次,一点好脸色都没给他。”

    邓布利多平静地注视着托比,托比的话语声逐渐小了下去,他尴尬的咳了两声。

    “喝好了吗?”邓布利多平静地问道,语气不怒自威。

    托比连忙点点头:“校长办公室的柠檬水永远是最美味的。”

    邓布利多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他拿起桌子上的魔法石,站起身来,往屋外走去。

    “喝好了就跟我过来。”

    托比悄无声息的与艾尔击掌,他紧紧跟在邓布利多身后,好奇的问道:“我们要去哪,校长?”

    邓布利多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解答了托比心中的另一个疑惑:“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答应的你的入职请求吧?”

    托比点点头。

    从刚刚的谈话来看,两个人之间的分歧还是没有改变。换句话说,邓布利多明明早就可以答应托比的。

    “其中一个原因是你真的听进去了我的意见。”

    邓布利多平静的说道:“你没有把所有的理念都写在《古代魔法》里面,所以这本书读起来才会如此糟糕,没头没尾。但另一方面,这也降低了魔法界中隐含的威胁。”

    “什么威胁?”托比立马反问道。

    二人停在四楼最右边的一间屋子门前,托比从来没有进入过这间教室,他甚至都不确定这是否是一间教授。

    邓布利多终于说道:“妄图夺走魔法石的威胁。”

    屋子的大门被推开,托比注意到那并没有施加什么强大的防护魔法,仅仅只需要一个开锁咒就足够了。

    里面是一间幽暗的大厅,什么都没有,邓布利多将地板上的一扇活板门打开,与托比一同跳了进去。

    随后他们又陆续穿过好几间屋子,托比印象最深的就是那间棋盘屋,他还从没见过如此巨大的巫师棋,玩起来一定很震撼。

    最后,托比和邓布利多停在最后的一间屋子里面,那里面还什么都没有,和其他许多屋子一样,还没有完成所有的布置。

    这些屋子带给托比一种强烈的既视感,他探索过许多古代遗迹,其中有一些就需要闯过一关又一关,最终到达胜利的终点——有可能是未知的宝藏,也有可能仅仅只是空荡荡的房间,一无所获。

    “你问我为什么会答应你。”

    邓布利多转过身,镜片后的眼神无比复杂,充满了说不清的意味。

    但毫无疑问的,托比在那里面看到了愧疚。

    深深的愧疚。

    邓布利多说出了一个名字,托比前不久才见到过对方。

    “哈利·波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