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9 布置
    “这样就好了。”

    在四楼最右侧房间的最内部,遍布了所有墙壁的光芒缓缓收敛,集中在房间半空中央的金属圆球上面。

    托比把圆球拿起来,交给艾尔收好,他拍拍手说道:“这下子您总该放心了吧,校长。”

    作为霍格沃茨的新任教授,托比也成为了保护魔法石的一员。

    他在赶去霍格沃茨之前就知道这些房间的作用了,都是教授们专门为了保护魔法石而布置的。

    如今的托比认为这很有必要,他前不久才把窃贼闯入古灵阁的事情对邓布利多校长说了一遍,那是一名强大的黑巫师,托比还把神锋无影咒击中对方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窃贼身上会有一道明显的疤痕。”

    托比用手指大致比量了一个距离:“大概会有这么长,而且很难治愈,疤痕会留下来。”

    “你做的很好,托比。”

    邓布利多校长一语双关的说道,不仅仅是为了托比逼退窃贼的举措,也是为了托比在最后一个房间中优秀的防御措施。

    托比没有沾沾自喜,而是一脸严肃的问道:“您觉得对方会是谁?”

    他想不到有谁会逼得尼克·勒梅不得不找邓布利多求助。这根本没法从魔法石的作用来判断,光是点石成金和永生就足以吸引太多人。

    “我确实有过一些猜测,但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证实。在不知不觉间,即便是我也树立了不少的敌人,很难说我是否该对此感到荣幸。”

    “所以说还是探索古代魔法更方便一些。”托比适时开了个玩笑,同时也是在述说事实:“活人可要比死人可怕多了。”

    邓布利多沉默了一会儿,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活人和死人......希望别是最坏的结果吧。”

    这还能有更坏的结果吗?

    托比想不明白这一点。

    “还是换个轻松点的话题好了。”

    凝重的气氛一扫而光,邓布利多温和的询问道:“作为霍格沃茨的校长,我很难不去关心教授们的教学质量,你的备课准备的怎么样了?拿过来给我看一遍。”

    托比眼神怀疑的盯着邓布利多:“关心教学质量?您是认真的?我现在还记得我在上学的时候,那些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水平完全是参差不齐,想要在这门课程上取得优秀的成绩可不简单,那简直是最难的课程,有一次我差点就不及格了。”

    “哦?”邓布利多仔细回想了一下:“你是在指安文尔教授?我记得她,但不得不说的是,你在她面前确实表现出了足够的勇敢,安文尔教授的表现也令我足够感到满意。整整一年的时间,她都没有真的吃掉你们的肝脏,你知道这对一名母夜叉来说有多困难吗?”

    托比下意识追问道:“有多困难?”

    邓布利多微笑道:“比詹姆不去炫耀自己的魁地奇成绩还要困难。”

    托比这就明白了:“那是有够难得,都快赶上斯内普老老实实洗一次头发的难度了。”

    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直到一道阴冷的嗓音响起。

    “什么事情这么好笑,或许你们也应该说给我听一听。”

    在黑暗中显现出斯内普的身影,他像是一只老蝙蝠,悄无声息的出现,他手里拿着一大堆瓶瓶罐罐,似乎也是来布置关卡的。

    明明他和托比的头发都是长发,但斯内普的发型只是让他显得更加阴翳。

    托比在邓布利多身边小声嘟囔着:“我反悔了,应该说是快赶上斯内普剪头发的难度了。天啊,都这么多年了,他还保留着这顶难看的发型。”

    邓布利多的嘴角抽动着,他连忙大声咳嗽了几下。

    斯内普紧紧抿着嘴唇,脸色气到发青。

    “记得把备课笔记交给我,我先走了,你们两个老同学继续好好叙旧吧。”

    托比头一回发现邓布利多校长的脚步竟然这样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托-比-海-默!”

    斯内普咬牙切齿的说道,一副要把药水丢到托比身上的样子。

    “西弗勒斯·斯内普!”

    托比的态度就要比他热情多了,他像是刚发现斯内普一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正式成为霍格沃茨的教授了!古代魔法!不是选修课程,和你一样,都是正式的课程!”

    “说真的,”

    托比无视斯内普快要杀人的视线说道:“或许我们应该找个机会与斯拉格霍恩教授聚一聚的,咱们可都是他的得意门徒,后来他也帮了我们不少忙,许多次的请假都顺利通过了,你知道他住在哪吗?”

    斯内普恶狠狠的盯着托比,没有说话。

    “看来你并不知道。”

    托比失望的说道:“真亏院长以前那么照顾你,你却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现在真让我感到陌生,西弗勒斯。”

    “算了,我还是去问校长好了,他肯定知道院长住在哪。”

    当托比走到斯内普身旁的时候,斯内普忽然以无比阴沉的语气说道:“现在我才是斯莱特林的院长,海默。”

    托比往后跳了一下,免得斯内普真的把药水扔到他身上,那一看就是毒药。

    “嘿!”托比的语气变得敏锐起来:“你真不应该把莉莉的优秀归咎到院长身上的,他只是喜欢优秀的学生而已,后来也是你自己单独决定不再参加鼻涕虫俱乐部的聚会,和院长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抱怨他有什么用?他又不知道你喜欢——”

    “砰!”

    “砰!”

    药水瓶在托比身后炸开,可总是会落后一步,连他的衣脚都没碰到。

    艾尔兴奋的挥舞着小拳头,尽情朝斯内普吐出舌头,在短时间内连续变换了好几个鬼脸。

    “用不着感谢我!”

    托比最后喊道:“我会帮你准备好送给院长的礼物的!”

    等到托比跑到走廊上的时候,发现邓布利多校长正在外面等着他。

    “西弗勒斯还真是热情。”

    邓布利多感叹道。

    托比想到了面纱酒吧的老板威奇,他也曾说过类似的话。

    “西弗勒斯一向如此。”

    托比毫不在意的笑道:“大家都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