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10 备课
    尽管托比是抱着考古的目的回到的霍格沃茨,但作为一名正式的教授,他也不得不认真准备教学内容。

    解咒员是是巫师银行古灵阁中的一个职位。解咒员要能破解古墓或其他历史遗迹里的诅咒,将宝藏带回古灵阁。这是一个相当危险与严肃的职业,他们在工作中可能会被古老的恶咒、毒咒或诅咒杀死,但相应地报酬也很丰厚。

    托比不喜欢解咒员这个名头,他更愿意称自己为一名考古学家,光是他在杂志上发表的那些文章就配得上这个名声了,只不过他后来很少会这样做了。

    后来的托比更多的是在求职信中与邓布利多单独进行学术交流,那让他受益匪浅。校长是不喜欢他的研究,但在魔法层面,校长总愿意带给他一些新奇的点子,那些点子都很有趣,也很具备启发性。

    如果不是会收到回馈的话,托比也不会坚持那么多年写求职信。

    当然,他在信件中也耍了个心眼,他不会在一开始就提到自己的求职申请,而是在最后几行字中装作不经意间的提到。

    邓布利多校长总是会无视最后的那几行字,直到今年他才改变主意,答应让托比回到霍格沃茨。

    关于备课一事,尽管托比自认为自己是魔法界唯一的考古学家,但这明显不适合用来教课,那对学生们来讲都是超纲的内容,也没有那么多的古代遗迹等待学生们去挖,光是遗迹中蕴藏的危险就难以应付。

    于是,托比打算将考古学家拆分成两部分内容,其中一部分是古代魔法,这也是主要的内容,包含了托比自己对于魔法追求的理念,在学生们以后探索遗迹的过程中也会不可避免的碰到。

    另一部分则是托比亲身经历过的冒险,这部分内容并没有在《古代魔法》中详细记录,只是偶尔提到过,有的甚至是直接抓取了一部分片段,显得没头没尾的。

    不过这也刚好能避免那些别有用心的黑巫师找到遗迹的具体位置,天知道他们会找到些什么。托比亲眼见识过其中的部分威力,更少的一部分还被他收藏起来,就在古灵阁的金库里面。

    一旦疯狂的黑巫师从中有所收获,那绝对是托比不想看到的后果。

    至于正式上课时要教授的内容,很简单,实际上托比早就准备好了,都写在他的著作《古代魔法》里面,从那里面提取出七个学年的课程并不困难。

    而且第一学年托比是不需要完整的去做的,因为这是一门全新的课程,无论是面对七年级学生,还是新生,他只需要准备相似的课程就足够了,只不过在难度上需要稍作改变。

    例如古代魔法的入门课程,也是最简单的一门——魔法阵,新生需要成功绘制出漂浮咒的魔法阵,而七年级学生将要学习的东西会更复杂,飞来咒,变形术,甚至是幻影移形,这些都是要提前准备好的。

    “也不知道学生们会不会喜欢这门课程。”

    托比罕见的有些忐忑,不过一想到就连斯内普都能成为魔药课教授,还当上了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再加上托比在上学时遇到的那些奇葩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

    说实在的,托比觉得自己再怎么差,也差不过一只母夜叉吧?更别提那个脸色苍白的吸血鬼,和母夜叉一样,他们看学生的眼神都像是在看食物,也从来不会和师生们一同用餐,免得恶心到他们。

    仔细想想,这门课的教授还真是稀缺。

    希望自己的新同事能够坚持的久一些......应该可以吧?

    那个奇洛一看就不简单。

    要不是因为自己足够敏锐,托比说不准就真的被他糊弄过去了。

    托比相信自己的直觉,这项天赋在他探索古代遗迹的过程中救了他很多次,是他为数不多的占卜天赋。

    而这一切都要归咎于他的魔杖——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长,杖芯是火龙的心脏神经,十分强大,能够施展出华丽的魔法。

    最重要的是托比的魔杖木材——黑胡桃木。

    黑胡桃木不像一般的胡桃木魔杖那么常见,它一般寻找拥有敏锐直觉和洞察力的主人。看起来很美观,但却不容易掌控。

    黑胡桃木还有一个明显的怪癖,那就是它不能正常地协调内部矛盾,如果它的主人自欺欺人的话,它的威力就会大幅降低。

    这需要托比诚实的面对自己和他人,而且必须要有足够的自知之明,一旦他成功做到了,黑胡桃木魔杖会会成为所有魔杖中最为忠诚、令人影响深刻的一种,并且在所有种类的魔咒上都具有特殊的天赋。

    尽管这些诚实在有些时候不会受人待见(例如斯内普),但托比还是做的很好,这让黑胡桃木魔杖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在许多次经历中都化险为夷。

    托比是一名诚实的斯莱特林,他在上学时有一笔助学基金,并不多,但托比宁愿用二手的教材和巫袍,甚至是羽毛笔,也要拥有一根属于自己的魔杖。

    他过够了苦日子,所以如今的他选择了自己早就看中的那间办公室——也就是斯拉格霍恩院长的这一间。

    这间办公室位于城堡的七楼,视野开阔,而且还非常大,比校长办公室都要大,是托比见过的最大的办公室。

    斯拉格霍恩教授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托比听说他在伏地魔被打败的同一年离开了霍格沃茨,他不知道院长为什么会选择退休,不过这间办公室还是便宜他了。

    托比没有受苦的想法,光是探索古代遗迹就足够艰苦的了,经常好多天的时间也没法吃上一顿正常的饭。

    所以他实在无法理解斯内普那个家伙的办公室居然会在地下室,就连魔药课教授都在那里,阴冷又潮湿,一到冬天就冻手冻脚的,难道他还没在斯莱特林地牢住够吗?

    地牢哪有七楼这么舒服,托比斜靠在天鹅绒沙发上,将双腿搭在脚凳上,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

    艾尔也跟着享福,它左手捧起一堆多味豆,右手也捧起另外一堆,挨个往天上抛去,再用嘴接住,随后就跟着发出惨叫声。

    “@#$^&%!$#!”它说着听不懂的话,用双手紧紧抓住脖子。

    但是托比却出乎意料的听明白了。

    这是被辣惨了,估计吃到了墨西哥辣椒的味道。

    托比不慌不忙的打了个响指,立即有一个家养小精灵从空气中蹦出来。

    “一杯冰牛奶。”托比要求道。

    家养小精灵深深的鞠了一躬,等他重新回来时,手中正拿着一杯散发寒气的牛奶,艾尔飞快的灌了好几口,一点点消减口中的辣味。随后它滑溜溜的躺在茶几上,舒服的打了个饱嗝。

    “*&%¥&@34%#!”艾尔又开始胡言乱语。

    “是啊。”托比赞同道:“这里确实比埃及好多了,天气也没那么热。不过你也别只知道享福,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做呢,这里是霍格沃茨,到处都是尚未发现的宝藏,我现在有几个怀疑的位置,需要你找机会——”

    家养小精灵忽然用力咳嗽了几声。

    托比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还没走?”

    “先生。”家养小精灵再次鞠了一躬:“校长让您把备课笔记交给他。”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尽快。”

    “知道了。”托比不耐烦的摆摆手,等家养小精灵离开后他又低声嘟囔道:“以前怎么没见他这么关心教授的备课情况,血液的美味程度也能被当成是正式内容?”

    他还记得那名吸血鬼教授一脸回味的表情。

    看的他都馋了!

    托比无奈的拿过橡木茶几上的笔记本,夹在中间的羽毛笔立马立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要书写内容。

    只不过它被夹着的位置还是第一页,甚至还是空白的。

    霍格沃茨各个教授的教课内容各不相同。

    有的操作性比较强,例如变形术和魔咒课,基本都需要用到魔杖。

    有的则是理论内容比较多,最突出的就是魔法史这门课程,全都是需要记住且背诵的东西。

    也有一部分要看天赋,例如占卜课。

    还有的是综合课程,魔药课就是综合类,既有操作,也需要记住各种原料的用处和处理方法。

    古代魔法也是综合类,而且托比已经打定主意,每个学年的教课内容都将完全不同。

    这反而有些像是他在上学时的黑魔法防御术课,一年换一个教授,教课风格也完全不同。

    只不过还有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那就是教材。

    托比在《古代魔法》这本书上花费了很多的心血,其中除了一些魔法知识以外,还有他的许多探索经历。

    只不过托比一直记得邓布利多校长的劝诫,所以《古代魔法》里的内容是不完整的,这也导致这本书的阅读体验很差,销量也变得很低。

    如果不是因为托比偶然救了一位出版社老板一命,他这本书甚至都无法顺利出版。

    更多的理念只存在于托比的心里,以及与邓布利多校长交流的信件中。

    “但是现在么.......”

    托比嘀咕了一阵。

    现在邓布利多都让他回到霍格沃茨了,那让他教一些超纲的内容,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艾尔斜眼瞥着奋笔疾书的羽毛笔,还有散乱长发后面的兴奋眼神,它懒洋洋打了个哈欠,什么也不想去关心,只想好好睡一觉。

    一个小时后,托比的备课笔记被交到了邓布利多的办公桌上。

    邓布利多大致翻阅了一遍,没等他把笔记放回到桌面上,就被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抓过去。

    斯内普皱眉读了一会儿,他读的越久,眉头皱的就越深。

    “你真的要让他在教室里教这些东西?”

    他脸色阴沉的问:“他会被人盯上,你的纵容会害死他的!”

    邓布利多严肃的看着他:“我还真不知道你会关心托比呢,西弗勒斯,我以为你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好。”

    “我恨不得让他去死!”斯内普咬牙切齿的说:“你就不应该让他回来!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不止是好处。”

    邓布利多摇头说道,他坦然对上斯内普愤怒的视线。

    “你我都清楚托比不是虚伪的人,他太真诚了,真诚到不愿撒谎的地步,除非是把他赶走,否则我是无法决定他要在课堂上教些什么的。”

    “我相信托比自己也清楚这一点,宣扬虚伪的理念,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他不会妥协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这么多年以来都不愿回到霍格沃茨,甚至是不愿回到英国。”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他回来?”斯内普紧紧盯着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沉重的叹了口气,眼神中充满悲哀。

    “原因再简单不过了。”他说道。

    “战争不止是给你带来了创伤,我也为之感到难过。许多人都在宣扬说我们胜利了,但是我很清楚,终有一天,伏地魔会重新回来,挟持着更加强大的实力。”

    “在我看来,过去的战争,只是一场失败的战争。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准备,减少更多的牺牲。所以我才会让托比回来。他信任我,值得我付出同等的信任。就像你一样,西弗勒斯。我知道你怨恨他,但你也相信托比。”

    斯内普完全没理会等不利多的最后一段话:“我记得你说过,你在等着托比亲自给你一个满意的回答。现在你等到了么?”

    “是的......是的,西弗勒斯,我确实这样说过。直到托比出现我才彻底看清楚,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没有改变。”

    “我想,这已经足够让我感到满意的了,最起码没让师生之间的隔阂变得更深,我为此感到庆幸。”

    “去吧,西弗勒斯。”

    邓布利多最后说道,他看向窗外,斯内普低头想了一会儿,但也只得一同望过去。

    就在霍格沃茨的大门外,正站着一道忐忑不安的身影,哪怕只是远远望去,也能看出这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

    “该去欢迎我们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了。”

    邓布利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