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13 斯拉格霍恩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曾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魔药课教授,他和邓布利多校长是同一个时代的老人,自从在1981年退休后,他就回到了已故的父母家里。

    说起斯拉格霍恩家族,这可是一个古老且富有的纯血家族,还被编写进《纯血统名录》,是二十八圣族之一。

    斯拉格霍恩夫妇并不是纯粹的纯血统优越主义者,但他们还是鼓励霍拉斯在上学时要交那些“合适”的朋友。但霍拉斯没有听从父母的话,他爱自己的父母,但却不那么在乎血统成分,即便是在麻瓜出身者中也能玩得开。

    当然,前提得是优秀的麻瓜出身者。

    这一理念同样被他应用到自己组建的鼻涕虫俱乐部,他喜欢隐藏在幕后,将特别有才华,野心勃勃的学生们联系到一块,再借由这些学生的成功从中获益,例如免费的魁地奇门票,又或者是向魔法部的高级官员提意见。

    这能带给斯拉格霍恩满足感,他的眼光也确实不差,总能挑中那些前景良好的学生。

    当然,在挑选的过程中,斯拉格霍恩同样没有看待血统的偏见,只是偶尔会因为对方的麻瓜出身者身份感到惊讶而已。

    例如莉莉·伊万斯。

    例如托比·海默。

    这一天,斯拉格霍恩家中正在接待格韦诺格·琼斯,她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女人,也是全女性魁地奇球队霍利黑德哈比队的击球手,后来又成为了球队的队长,《预言家日报》还专门报道过她,文中称【没人敢反对哈比队“杰出但危险的”队长格韦诺格·琼斯。】

    琼斯同样是鼻涕虫俱乐部的成员之一,她经常会为斯拉格霍恩带来免费的球票。斯拉格霍恩也很愿意在家里接待曾经的学生,那是他退休后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两个人聊的很开心,琼斯正在为斯拉格霍恩描述一场激烈的比赛:“——莫萨用扫帚尾巴把游走球甩过来,她可是一个好手,每次都把游走球扔的特别准,我正举起球棒等着她,敌队的奇塔还以为我是要用游走球攻击她,她立马弯下腰,结果我把游走球击到另一个方向,砰的一下撞到了金色飞贼身上,把飞贼送到了我们球队的追球手手中,比赛就这样结束了——”

    琼斯微微停顿了一下,她得意的说道:“350比90,无可争议的胜利,全场的观众都在欢呼——当然,很难说这是否有比赛整整持续了两天的原因,当时我们队伍的追球手都趴在扫帚上睡着了,直到回到休息室她才知道我们终于赢了。”

    斯拉格霍恩砸吧了一下嘴巴,像是在回味:“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可惜我没有亲眼见到。”

    “那您下一次可一定要去亲眼看看了。”琼斯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球票,眼尖的斯拉格霍恩立马看出这是最高级的门票。

    “后天,奥地利体育馆。”

    琼斯将门票放在斯拉格霍恩面前的桌子上,:“比赛在晚上八点开始,对手还是我刚刚说的那个队伍,去之前您可一定要带好毯子,额外搭个帐篷也是不错的主意。”

    斯拉格霍恩满意的笑了出来,他拿过门票,塞进鼓鼓囊囊的口袋里面:“当然,我会去的。”

    接着琼斯就要离开了,她还要训练,这一次也是额外抽出的时间。

    “正好。”斯拉格霍恩抬头看了一眼钟表:“下一位客人马上就要到了。”

    “是谁?”琼斯好奇的问道。

    “托比。”斯拉格霍恩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他消失了快有十多年的时间了,没想到前两天突然写信,说要来看我。”

    “托比?”琼斯仔细想了想:“是托比·海默?”

    斯拉格霍恩惊讶道:“你还记得他?”

    “我们曾经还是同学呢。”琼斯说道:“尽管不是一个学院的,也不是同一个年级,我记得在我上四年级的时候,他好像才刚入学吧?他现在可了不得了,在我们球队去埃及比赛的时候,偶尔去了一家叫做面纱酒吧的地方,那里所有的客人都认识他,我后来才知道他的名声传遍了所有的古灵阁,据说是最优秀的解咒员,好像还出了一本书,叫做什么——”

    “《古代魔法》。”斯拉格霍恩提醒道,同时从书架上飘过来一本书,落在他手中:“这也是他顺便送给我的,可惜销量惨淡.......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得好好看看这本书了。”

    琼斯在走前最后说了一句:“从古灵阁内部的夸赞来看,他没准都是您最富有的学生了,自然用不着版费养活自己。”

    等琼斯离开后,斯拉格霍恩将身子窝在沙发里面,慢悠悠读着《古代魔法》。

    说实在的,这本书写的确实不怎么样,斯拉格霍恩感觉自己像是在读一本只写了一半的书,每到关键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但其中点缀到的冒险经历还是引起了斯拉格霍恩浓厚的兴趣,这些描写都是不完整的,但也能看得出来托比的经验丰富,到处都充满了有力的佐证——有埃及的金字塔,各国的雪山,遥远的沙漠,以及未知的广袤湖泊——该不会是大海吧?

    斯拉格霍恩记得托比,哪怕十多年没见也记得这名优秀的学生,那是他最顶级的藏品之一。但是他还是难免为托比的到来犯愁。

    他不清楚这是不是邓布利多的指示,为了躲开自己的老朋友,他都提前退休了好长的时间了——

    正当斯拉格霍恩再度陷入书中惊心动魄的冒险时,门铃终于响了。

    推开大门,门外站着一个令斯拉格霍恩感到熟悉又陌生的男人,长长的头发被齐齐捋到脑袋后面,露出含着笑意的双眼。肩膀上坐着一只嗅嗅,正在扒拉着头发玩。男人手里还拎着好几个包裹,装的鼓鼓囊囊的,纸袋都被撑开了。

    托比也在打量着斯拉格霍恩,他注意到院长的脑门秃了,鼓起的双眼,海象般的银白色胡须,还有大大的肚皮,撑得马甲扣子紧紧的。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期。

    “我不明白,先生,我只是一名麻瓜出身者,可为什么偏偏被分到斯莱特林?”

    “哦,得了吧,托比。我还巴不得有你这样优秀的学生呢,你知道莉莉吗?我连续邀请过她好多次,可每一次都被她毫不客气的拒绝了,真是奇怪,我明明记得她和西弗勒斯的关系很好的,没想到她会这么抵触斯莱特林——好吧,别再自怨自艾了,血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在上学时就交过好多麻瓜出身的朋友,他们都和你一样优秀,甚至还比不上你呢。”

    托比看着眼前的老人,他微笑道:“好久不见,院长。”

    “我可不是什么院长了。”

    斯拉格霍恩也逐渐露出笑容,他用力拍了拍托比的肩膀,就像是以前安慰过的那样。

    “快进来,孩子,讲讲你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

    “说真的,我还以为你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