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14 礼物
    一进到斯拉格霍恩的房子里面,托比就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曾经的院长办公室,到处都布满了华丽的装饰,天鹅绒沙发是必不可少的,天花板和墙壁上挂着翠绿、深红和金色的帷幔,中央挂着一盏金色的华灯,将周围照的红彤彤的。托比还注意到客厅左面放置着一架钢琴,旁边立着气派的松木书架,里面都堆满了书籍。

    “我亲爱的大作家。”

    斯拉格霍恩拿起茶几上的《古代魔法》,他打趣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拜读你的下一本著作。”

    “别提了,院长。”

    托比摆摆手说道:“那本书就是一个错误,我还不如分成几篇文章发表呢——先看看我送给你的礼物,我把西弗勒斯的那一份也带来了。”

    他让包裹飞到茶几上,包装纸一层层缓慢又飘逸的坠落,露出里面价值不菲的礼物。

    “蜂蜜酒,足足两大瓶,都是上好的年份,够您喝上好长一段时间了。”

    “这些都是从埃及带回来的护身符,不不不,院长,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这些护身符可都是货真价实的,不是骗人的小玩意,只要戴在身上就能避免一些小麻烦,例如用脚趾撞到门框这种事情。”

    “这个是非洲祭祀的羽毛头冠,有球遁鸟的,绝音鸟的,甚至还有一根凤凰羽毛,是我费了好大的心思才抢——哦,不,是买来的,当地人都很热情。”

    “当然,菠萝蜜饯也是必不可少的,材料都是最新鲜的,是我特意早早订制的,今天早上才到手。”

    斯拉格霍恩看着茶几上琳琅满目的礼物,他只觉得托比把这些年来没送到的礼物全都一次性补足了。

    “真不愧是你。”斯拉格霍恩赞扬道:“我就知道无论到哪你都不会吃亏,哪怕是真的死了,也会在那之前提前享受个痛快。”

    “好吧。”托比无奈道:“看来即便是看过星象图也是不管用的,几乎所有熟人都以为我死在外面了。”

    斯拉格霍恩嘿嘿笑了两声,马甲扣子一颤一颤的。

    “这是什么?”他指着最后一份没拆开的礼物问道。

    “哦,这个啊。”

    托比露出一丝坏笑,他亲自动手把包装纸拆开:“这就是西弗勒斯送给您见面礼了,您也知道他是个害羞的人,只肯让我帮忙送过来——产自波特家族的速顺滑发剂套装,尽管后来洗发水公司转手了,但这并不重要,这套洗发水可是最新款,据说还有生发的功能。”

    斯拉格霍恩像是看到宝贝一样接过这几瓶洗发水,他满意的笑道:“这真是太贵重了,托比。”

    “没什么。”托比无所谓的说道:“大不了我就帮您把感激变成礼物,额外答谢西弗勒斯就好了。我们现在是同事,还许多年没见过面了,正是需要增进感情的时候。”

    斯拉格霍恩挨个将礼物拿到房间里放好,与此同时他还在絮絮叨叨的说道:“托比,你真令我感到惊讶。我知道你很优秀,但也确实没想到你能发展的那么好。我还以为你是和阿不思闹别扭才离开的英国,当初这件事在教师里面都传遍了,我就说怎么可能嘛,托比不是这种人,你简直是我见过最听话的学生了,就是经常会对图书馆里的禁书感兴趣,这一开始还让我感到担心,害怕你走上歧路,直到现在我才理解你,看看这两瓶蜂蜜酒吧——”

    他将蜂蜜手捧在手中,仔细打量着上面的贴纸,嘴里发出啧啧的响声:“我肯定要等到下一次聚会的时候再拿出来,至于另外一瓶,就留到圣诞节的时候自己喝好了,总不能把学生的好心分给所有人,也得留一瓶让我自己好好体会体会。”

    托比正帮斯拉格霍恩搬着那一大桶菠萝蜜饯,他似乎同样陷入了回忆:“是啊,院长。我还记得您是当初唯一肯给我们签名批条的教授,那个时候有莉莉,还有西弗勒斯,偶尔还会有其他人,如果不是在您的帮助下,我后来在尼斯湖的时候可就真的性命垂危了。”

    “莉莉......”这个名字勾起了斯拉格霍恩心中的怀念:“唉,莉莉,可惜她已经不在了,当初你们三个小家伙真没少给我惹祸,偏偏莉莉又是我最喜爱的学生,哪怕她是一名格兰芬多,我也没法拒绝她的请求。”

    气氛一时间低沉了下去。

    托比感慨般说道:“我见到她的孩子了。”

    “哦?”斯拉格霍恩立马转过头:“你是说哈利·波特?”

    “是的,院长。”托比点点头,将木桶放在干燥的储藏室里面:“远远看过一眼,那个孩子过的很不怎么样,穿的破破烂烂的,长得和詹姆一模一样,不过他的眼睛和莉莉很像——都是绿的惊人。”

    斯拉格霍恩没说话,他沉默了好一会儿。

    两个人重新走回到客厅里面,在沙发上面对面坐下。艾尔正不断拨弄着灯罩底边的玻璃,那也有可能是透明的宝石。

    “似乎就在一眨眼的时间。”

    斯拉格霍恩泪眼汪汪的叹息道:“就在一眨眼的时间,学生们都长大了,有的人甚至都不在了。”

    “我知道您是喜欢教书的。”托比诚恳的问道:“可您为什么要离开霍格沃茨呢?”

    斯拉格霍恩摇摇头,他忽然反问道:“是阿不思让你来的吗?”

    “校长只是告诉了我您的地址。”托比说道,伸手将灯罩旁边的艾尔拽回来:“这一次是我主动决定过来的,他什么也没说。我还以为是你们吵了一架,你们都认识那么多年了,或许我可以帮忙疏通疏通。”

    “算了吧,托比。”斯拉格霍恩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这很难说,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你还有什么事吗?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吃个晚餐。”

    “抱歉,院长。”托比安抚着不停挣扎的艾尔:“我现在是学校里的教授了,需要做好多的准备,时间上有些来不及——不过,我确实想要请您帮个忙。”

    “我就知道。”斯拉格霍恩笑着用胖手指指了指托比,但却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说吧,需要我帮你些什么。”

    托比不好意思的咳了两声,他一本正经的说道:“您可能还不清楚,我现在是一名考古学家,专门探索那些古老的魔法遗迹,这经常伴随着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所以——福灵剂,可以吗?院长?”

    福灵剂也被称为幸运药水,是一种配制难度极高的魔药,熬制它非常复杂,一旦弄错,后果不堪设想。只有为数不多的魔药大师才能配制成功。

    “你可真会给我出难题。”斯拉格霍恩的胡须一动一动的:“可如果只是福灵剂的话,你为什么不去找西弗勒斯?他也是优秀的魔药大师。”

    “这很难说。”托比语气复杂的说道:“西弗勒斯和我之间存在着一些小误会,这些误会自从上学的时候就存在了,后来您也应该知道一些。”

    斯拉格霍恩仔细想了想:“我隐约记得你们三个人后来确实闹翻了,也不聚在一块了,怎么,你们直到现在还没和好吗?”

    托比砸吧了两下嘴巴:“我说过的,院长。”

    “西弗勒斯是一个害羞的人,他可没那么容易承认自己的错误。”

    与此同时,就在霍格沃茨的地下室里面,一只带着包裹的猫头鹰飞进魔药课教授办公室。

    坩埚咕嘟咕嘟冒着泡,斯内普皱眉将包裹取下来,他随手打发猫头鹰一些清水,如此吝啬的待遇气的猫头鹰想要狠狠啄他的手指。

    “快出去!滚出去!”

    斯内普气愤的喊道,他扬起巫袍,逼得猫头鹰只能愤愤不平的飞走。

    在包裹上面有一张卡片,那上面没有署名,只有一句简短的话语:【是时候正视自己的内心了。】

    斯内普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用魔杖将包裹挑开,一下子就看到了里面的速顺滑发剂套装。

    “该死的托比。”

    他眼神阴翳的说道,将洗发水狠狠扔向墙壁。

    刚好走到门外的邓布利多停下脚步,他听到从办公室里正不断向外传出摔东西的声音。

    “又是托比,他可真会给我惹麻烦。”

    邓布利多摇摇头,无声走开了。

    “希望西弗勒斯的坏心情别持续太久......哦,对了,古代魔法是正式课程。可惜,或许应该让托比去当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