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16 ?隆巴顿夫妇
    “别紧张,纳威——你是叫纳威,对吧?”

    纳威没说话,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男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把奶奶支开?他要对爸妈做什么?

    “我是你父母的朋友,托比·海默。”

    他突然听见陌生的男人说道:“你可以叫我海默教授,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教授,我负责教古代魔法这门课程,你买那本书了吗?也是叫《古代魔法》,读起来觉得怎么样?”

    纳威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当然知道托比·海默是谁,就在那本糟糕的《古代魔法》上面写着呢——作者:托比·海默。

    “很糟糕吗?”

    他看见这个叫做海默的人揉着下巴说道:“我就知道那本书对新生来讲还是太难了,或许我应该加快一下写新书的进程——就像是米兰达·戈沙克写的《标准咒语》,我也可以出一套《古代魔法;初级》,《古代魔法:二级》,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他为什么老要问自己怎么样?而且他是怎么知道在我的脑子里面想着些什么的?

    “因为你都把想法写在脸上了。”

    托比晃晃手指说道:“我想读不懂都难。”

    纳威眼睁睁看着托比将病床的花帘子拉开,病床上躺着一对夫妇,他们消瘦而憔悴,早就没了当初圆润快乐的脸庞,眼睛特别大,头发已经白了,零乱而枯干。

    他们看到了托比,但却完全不认得他,似乎说不出话,又或者是不能说,就连动作都显得小心翼翼的,充满胆怯。

    “弗兰克,爱丽丝,我来看你们了。”

    托比轻声说道,但两个人毫无反应。

    “唉。”

    托比沉重的叹了口气:“真没想到再见面时会是这种情形,说真的,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不回来了,你们看起来可真惨。”

    他回头看向纳威,纳威圆鼓鼓的脸上泛起紫红色。

    托比一时分不清他是想要逃跑,还是想要揍自己一顿。

    “放轻松,纳威。”

    托比说道:“我可是你父母的老朋友,他们在年轻时帮过我一个大忙,那时我正被坏人追赶,是你的父母接纳了我,将我藏起来,这才没被坏人发现。”

    “那个时候他们才刚结婚不久,隆巴顿夫人也在,她不清楚事情的整个经过,只是迫切的希望你的父母能够快点生一个宝宝,认为我的到来打破了他们美好的新婚生活,所以才会对我感到不满。”

    “骄傲,自大,自以为能够掌控一切,固执的认为自己的理念才是最崇高的,这让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幸亏没有连累到你的父母,最终他们还是有了一个健康的孩子——也就是你,纳威,我相信他们会为你感到自豪的。”

    纳威没去看托比,也没去看自己的父母,他的脸色越来越紫。

    这一次托比能够确认,纳威只是想逃跑了。

    “你是在觉得丢人吗?”

    托比轻声询问道:“觉得这样的父母令自己丢人了?不希望未来的教授发现这个秘密?”

    纳威紧紧攥着裤子缝线处的口袋,他压抑着嗓音说道:“没有,我只是受不了,承受不住.......”

    “哦吼!”托比突然叫了一声,像是被吓到一样:“原来你是会说话的,我还以为他们的孩子是一个哑巴呢。”

    纳威愣住了,眼泪被憋了回去,他不知道托比是在嘲讽自己,还是有意开玩笑。

    “等一下。”托比忽然疑惑道,他指着纳威裤袋中露出的一截木材:“那是你的魔杖?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是弗兰克的?”

    托比转移话题的速度太快,没等纳威回过神来,他口袋里的魔杖就被托比抽走了,放在眼前仔细打量着。

    “嗯......”他喃喃道,仔细辨别着魔杖上面的花纹:“还真是弗兰克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隆巴顿夫人没给你买新的魔杖吗?”

    “奶奶觉得这能让我更好的继承父亲的才能......”纳威小声说道,手指忍不住再次蜷缩起来。

    “啧啧啧。”托比嫌弃的摇摇头,嘴巴发出一连串怪声:“我就从没听说过这种说法,巫师总有一根最适合自己的魔杖,那就是在奥利凡德魔杖商店,别忘了【魔杖选择巫师】,我也是费了好久的时间才明白这句话。总之——”

    他拍了拍自己的腰侧,艾尔从睡梦中醒来,它迷迷糊糊的钻出领子,感觉一只手塞进了自己肚皮上的口袋里面,体重一下减轻了不少。

    “现在的魔杖还是那个价钱吗?我有些记不清了,算了,这些都给你,记得先买魔杖,剩下的就拿去买零食好了,记住别让隆巴顿夫人瞧见,就算被发现了也千万别说是我给的——”

    纳威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看到托比将好多枚塞进自己衣服中的口袋里,变得鼓鼓囊囊的,为了不容易被人发现,托比还把多余的金币往其他的口袋里挪了挪。

    “还有最后一件事。”

    托比低声嘱咐道:“这件事也千万不能告诉隆巴顿夫人,她不会明白的。”

    托比从艾尔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水晶球,里面是中空的,其中一半的空间装着清澈透明的水。那些水像是有生命一样,不断跳跃涌动,一会儿变成潮汐,一会儿变成掀起的海浪,往下用力拍打着。

    纳威看见托比把水晶球藏在父母的病床中间,同时听见他说道:“我怀疑这些水是来自于阿瓦隆附近,你听说过阿瓦隆吗?那是许多传说故事中的重要岛屿,也会被称为理想乡,赐福岛,天佑之岛,又或者是极乐世界,叫什么的都有。”

    “说起来你肯定不信,这些水是我从尼斯湖中找到的,天知道为什么是在哪里。我本来是打算凭这些湖水找到阿瓦隆,再找到传说故事中被关押在橡树中的梅林,据说他还活着,而且还在霍格沃茨上过学。”

    托比最后用力拍了两下,让水晶球更加不容易被发现。隆巴顿夫妇被吓着了,托比连忙冲他们小声道歉。

    “不过现在么......”

    在整理好一切后,托比回头冲纳威笑道:“就先放在你父母这里好了,我发现这些水对治疗钻心咒造成的创伤十分有效,估计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好起来。”

    “要对他们有信心,纳威。”

    在即将匆匆离开前,托比最后嘱咐道:“记住,一定要买一根属于你自己的魔杖,也别把弗兰克的魔杖弄坏了,他早晚会要回去的。好了,我得快点撤了,隆巴顿夫人该回来了.......”

    纳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面的,隆巴顿夫人还在不停抱怨那名倒霉的治疗师,在客厅里絮絮叨叨个不停。

    纳威独自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他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张吹宝超级泡泡糖的包装纸,又拿出床底下的一个盒子。

    盒子打开,里面已经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糖果包装。

    当放好手中的这张糖纸后,纳威穿上睡衣,躺在老气样式的床铺上。

    流着泪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