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18 礼堂
    托比和艾尔站在一大一小两个镜子前,他们都在认真打扮自己,印着太阳和月亮花纹的巫袍披在他们身上,就连艾尔都有一件缩小版的巫袍。

    它所有的东西都是缩小版的。

    在小型镜子前来回转悠了两圈后,艾尔从肚皮口袋里拿出一副缩小的眼镜,挂在长长的鼻吻上,小眼睛冲托比眨了眨。

    “不不不不不。”

    托比左右摇晃着一个手指:“这副眼镜不适合你,换成半月形镜片的那一副,对对对,就是这副,我记得校长戴的也是这种眼镜。”

    艾尔痛快的听取了托比的意见,在戴好眼镜后,它又拿出一把小型梳子,不断理顺着身上的黑色绒毛。

    “哦,得了吧。”

    托比把艾尔抓到自己的肩膀上,艾尔用爪子抓住镜子和梳子不放。

    “别再臭美了,晚宴的学生根本就没法近距离观察你,他们也不在乎你身上的绒毛够不够柔软。”

    艾尔叽里咕噜抗议了两声,它干脆把镜子支在托比的脑袋侧面,继续慢条斯理的梳着绒毛。

    为此,托比不得不支棱着脖子,连脑袋都没法正常转动。

    好在等到他赶到礼堂大厅时,艾尔终于心满意足的将镜子和梳子收起来,都放在它的肚皮口袋里面。

    托比并未参与开学晚宴礼堂的布置,说实在的,和万圣节晚宴以及圣诞节晚宴比起来,开学晚宴实在是没有什么新意,几乎每年都一个样。

    他原本想要用自己在各国遗迹得来的收藏好好装饰一番的,可惜邓布利多校长并没有同意,认为那会吓到刚入学的新生们。

    “那他们以为古代魔法是什么?”

    当时的托比抗议道:“以为只是和嗅嗅过家家那么简单吗?”

    邓布利多干脆装作没有听见,艾尔也生气的给了托比两拳,力度像是在挠痒痒。

    可当再次看见学校的礼堂后,托比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见过的最美妙,也是最富丽堂皇的礼堂。

    在各个学院的桌子上方飘荡着成千上万只蜡烛,把礼堂照的通亮,四张桌子上摆着熠熠闪光的金盘和高脚酒杯,天鹅绒般漆黑的天花板上闪烁着点点星光,看起来不像是有天花板的样子,反而更像是露天的,尤其是当下着暴雨的夜晚,似乎就连闪电都会劈进来。

    总而言之,比非洲的魔法学校瓦加度要好太多了。

    托比站在礼堂大门的门口,邓布利多校长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对他亲切的询问道:“以教授的身份重新回到霍格沃茨,这种感觉怎么样?”

    “不如先说说您的,您当初回到霍格沃茨的感受是什么?”

    “答案或许会出乎你的预料,托比。我感受到的是救赎。”

    救赎?

    托比不明白,不过他早就习惯了校长的谜语,总是云里雾绕的,很难听懂。

    他望向透明的天花板,邓布利多也没有催着他快点进去。

    “我感受到了恐惧,校长。”

    托比低声说道:“我去过那么多的古代遗迹,其中有许多光是路途就足以致命了,但没有一座能够比得上霍格沃茨。它令我害怕,难免会勾起以前的回忆,而且一想到莉莉,还有她的孩子哈利·波特......或许我应该早些回来的,这样我就有机会阻止这一切了。”

    邓布利多平静地看着他。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他说:“总有人会觉得曾经的自己做的不够好,但事实上,我们很少能够拥有真的重来一次的机会,误以为回到过去就能改变一切,可真相却是,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

    “拥有这种想法是很正常的,托比,就连我也不能免俗。”

    托比显得有些无奈:“用痛苦治愈痛苦,校长,这还真是您的作风。”

    邓布利多没有反驳这句话,他微笑着轻轻推了托比的后背一下,终于将他推到大厅里面。

    “别再缅怀过去了,托比,此时此刻才是最重要的。”

    他还适当的开了个玩笑:“另外,希望你的恐惧不是因为担心把霍格沃茨挖空而受到阻止,别真的把学校当成是你用来考古的遗迹了。”

    邓布利多知道这是一个玩笑,托比也知道。

    但是糟糕的,艾尔好像不这么认为。

    它从肚皮的口袋里掏出一把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铲子,举在空中,耀武扬威的挥了两下。

    “咳咳!快收起来!快收起来!”

    托比大声咳嗽着掩饰道,他回头看向嘴角抽搐的邓布利多校长,眼珠转了转,突发奇想道:“校长,您看艾尔的眼镜怎么样?是不是和您的那一副很像?说起来真巧,它还是您的崇拜者——”

    就在这时,斯内普阴沉的冷笑声传来,这让托比立马转移了目标,险些以为自己的救赎到了。

    “啊!西弗勒斯——”

    他热情的朝斯内普走过去,不顾斯内普的阻止用力握住他的手掌:“一会你要坐在哪儿?我们两个老同学坐在一块会不会更好一些?”

    “不会。”斯内普冷冷的说道,用力抽出发红的手掌。

    “快别这么说。”托比用力挥了挥胳膊:“我知道你有多重视开学晚宴——诶,你是不是偷偷用了我送给你的洗发水了,不然头发为什么看起来会这么......干净?”

    斯内普已经不由自主攥紧了手中的魔杖,托比立马从他身上感受大了莫大的威胁。

    “嘿!奇洛!”

    好在恰巧走来的奇洛救了他一命,托比迅速转变目标,奇洛连忙后退,可却快不过托比。

    他的双手被托比用力抓紧了,上下使劲摇晃着,晃得他脑袋上的头巾都有些戴不稳了。

    “尽管你以前教麻瓜研究,可今年你却是新教授。”

    托比欣喜的说道:“我们也应该坐在一块,新同事要团结起来,免得被西弗勒斯那样的老人看不起,你说对不对啊?奇洛——哦,”

    他忽然把手掌抽了回来,在鼻子底下扇了扇,表情古怪的说道:“你一天到底要吃几回大蒜啊,晚餐还没开始呢。”

    奇洛扶住头巾的动作僵住了,在他对面的斯内普已经默默掏出了魔杖。

    “今天可真热闹。”

    弗利维院长站在邓布利多校长身边,他开心的看着新老教授互动的场景,尽管在其他人看来他们已经快要打起来了。

    “和上学时相比,托比可比那时候开朗多了。”

    他尖声说道:“我真为他感到开心!”

    邓布利多揉了揉眉心,缓解脑中的痛感。

    “希望你以后也能这么开心,菲留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