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23 开学第一课 中
    学生们呆愣了好一阵子,他们被吓到离开自己的座位,尽管那只怪物已经游走了,可还是没人胆敢坐回去。

    罗恩和哈利哆哆嗦嗦的站在教室后面,德拉科压低身子,躲在大呼小叫的克拉布和高尔身后,纳威被吓瘫在地上,只有赫敏鼓起勇气问道:“校长......海默教授真的死了?”

    学生们这才想起来校长还和他们呆在一块呢,一时间好多人都大呼小叫起来:“校长,快带我们离开这里啊!”

    “海默教授到底怎么了?”

    “妈妈,我想回家......”

    邓布利多放下《今日变形术》,他很用力地咳了两声,无奈的叫道:“托比。”

    在办公桌后立马现出托比的身影,他满意的看着学生们的反应,教室中的幻境也一点点消失,银色与金色重新变成金属球,飘回到他的身边。

    学生们呆愣的看着他。

    托比慢悠悠的说道:“最后一个回到桌位上的学生,将被扣掉五分。”

    一秒钟后,教室里响起一连串桌椅搬动的响声,结果这项殊荣落到了高尔的头上,他被吓傻了,德拉科和克拉布也来不及管他。

    在斯莱特林学院真的被扣掉五分以后,托比注视着他们说道:“相信你们已经意识到古代魔法的危险性了,刚刚那还只是一场幻境,发生在我探索尼斯湖的时候。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那一点也不比单纯的研究古代魔法安全,而且你们看到的也是最轻松的死法,至少不会受到折磨。”

    赫敏习惯性的拿出笔记本,就要把这段话记下来,她脸上的苍白还没有完全褪去。

    “这段话不用记。”托比看着她说道。

    赫敏像是被吓了一跳,立马把羽毛笔扔到桌子上。

    “很好。”托比赞扬道,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可赞扬的。

    “现在有谁能告诉我,刚刚将我吞掉的那只怪物是什么?我可以给你们一些提示,那只怪物大概有这间教室的两倍大,而且就在我刚刚说完的那番话中,也给了你们一些线索——”

    托比刚把话说完,就看到一只高高扬起的胳膊。

    “格兰杰小姐。”

    “是尼斯湖水怪。”赫敏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她忽然发现海默教授似乎没那么好说话,已经逐渐开始后悔写过的那封信了。

    “格兰芬多加一分。”托比微笑道:“那又有谁知道,尼斯湖水怪的本体是什么?”

    还是赫敏。

    “尼斯湖水怪的本体是马形水怪,一种XXXX级别的神奇动物,能够变出各种各样的形状,但最常见的还是马的形态。而且尼斯湖水怪还是目前已知最大的马形水怪,它最喜爱的形象是海蛇,曾被许多麻瓜看到过。”

    赫敏的回答越来越顺畅,教室里好多学生甚至都不知道马形水怪是什么。

    例如听得一愣一愣的哈利。

    “完美的回答。”

    托比的笑容显得亲切多了:“格兰芬多加三分。”

    赫敏骄傲的坐下,心情也跟着越来越好。

    她不仅填补了哈利和罗恩被扣掉的分数,甚至还为格兰芬多额外加了三分。

    “就如格兰杰小姐说的那样,尼斯湖水怪是非常危险的,而且尼斯湖也不只有一只水怪,在湖泊深处还有更多大小不一的马形水怪,巫师也在它们的食谱里面。它们会狼吞虎咽地把人吃掉,再让人的五脏六腑漂到水面上。所以如果有谁敢说去尼斯湖游泳的话,那一定是疯掉了。”

    “我之所以要由尼斯湖开始讲起,也和你们刚刚看到的幻境有关,那场幻境是以魔法阵缔造而成的,有关魔法阵的知识将成为我们本学期的主要课程。”

    许多学生忍不住期待起来,可托比立马就给他们浇了一盆冷水。

    “但是你们最好不要妄想一开始就能学会如此高深的魔法阵,即便是在今年的学期末也无法做到,如果足够幸运的话,毕业前或许可以。”

    “而且第一节课主要讲的也不是魔法阵,而是古代魔法。”

    在一片迷迷糊糊的眼神中,托比继续讲道:“用不着现在就把你们的教材拿出来,那上面没有记录这些内容。”

    “一提到古代魔法,就免不了探索古代遗迹。我曾是一名古灵阁的解咒员,不过我更喜欢被别人叫做考古学家。尼斯湖就是我曾经考古过的地点之一,在湖泊深处,我发现了一座失落的城市。”

    “顾名思义,那座城市已经被彻底毁掉了,留下的线索也不多,所有的书籍都被浸泡在水中好多年的时间,完全没法还原。但就是在这座城市中,我发现了极其丰富的与魔法阵有关的知识,还有这个东西——”

    他指着漂浮在空中的金属圆球说道:“我将它命名为魔法球,很有可能是世界上仅存的魔法球了,可以很方便的用来构造魔法阵,前提是使用者对魔法阵的理解足够透彻。”

    “除了魔法球以外,我还在那座城市中发现了许多有趣的事情——例如,在城市里曾经生活过的巫师有意不接触外界,他们不像是自愿生活在湖底的,反而更像是被逼迫的。而且我还发现了他们最大的灭绝可能,这是最有意思的一条,因为后来的他们没有足够的生育条件了,生下的所有孩子都是畸形儿。”

    “我喜欢把那看成是当今的魔法界,换句话说,我们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古老的巫师愿意和麻瓜通婚了。也就是说,现在根本没有真正的纯血家族,我们所有人都只是混血巫师,否则的话巫师早就灭绝了,就像是那座失落的城市一样。”

    学生们的反应各不相同,有许多人都听不懂托比在说些什么,但也有人听懂了,并为之感到愤怒。

    “德拉科·马尔福。”

    托比点了一个名字:“我发现你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尽管说出来。”

    金发的小男孩气冲冲的站了起来,他仿佛受到了侮辱一般,生气的反驳道:“马尔福就是纯血家族,我们根本不是混血巫师,体内都流着珍贵的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