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25 莫名的决斗
    直到失去,才后悔莫及。

    这就是哈利此时此刻的想法,他感觉自己被整个霍格沃茨针对了,无论走到哪都有一群人盯着他的额头看,如果光是学生也就算了,就连弗利维教授在叫道他的名字时都大吃一惊。

    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哈利原本以为自己是被海默教授盯上了,可事实完全不是那样,在古代魔法课上海默教授根本没有特别留意他。

    真正盯上他的人是斯内普。

    哈利知道,斯内普恨他。

    在魔药课教室里面,斯内普刚刚完成他的长篇大论,他有与麦格教授以及海默教授同样的本事,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教室秩序井然有序。

    但同样是出身自斯莱特林的学生,斯内普却没有制止德拉科·马尔福对哈利“鼎鼎有名”的嘲笑,哪怕那已经违反了秩序。

    “波特!”斯内普突然说,“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哈利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甚至都没听清斯内普说了些什么。

    斯内普轻蔑地撇了撇嘴,没去理会赫敏高高扬起的手臂。

    他又问了第二个问题——去哪里找一颗粪石。

    “我不知道,先生。”

    哈利强迫自己直勾勾地盯着他那对冷漠的眼睛。

    “波特,那你说说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

    赫敏干脆站了起来。

    “我不知道,”哈利小声说,“不过,我想,赫敏知道答案,您为什么不问问她呢?”

    有几个学生笑出声来,斯内普表现得很不高兴。

    “坐下!”他对赫敏怒喝道。

    赫敏不甘的坐回去,可就在这时,从教室门口传来一道清晰的咳嗽声。

    托比正站在门口,他表现得比斯内普还要不高兴。

    “西弗勒斯。”他冷冷的盯着斯内普:“能占用你一些时间么?”

    斯内普微眯起眼睛:“我在上课。”

    “可以一会再继续。”托比说。

    谁都能听得出来交谈中的火药味。

    斯内普大步走出教室,罗恩惶恐中带着兴奋:“你说他们会打起来吗?”

    哈利不满的说道:“那我倒希望海默教授能够狠狠教训斯内普一顿,真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针对我。”

    此时此刻,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

    “教授们的投票结果出来了。”托比紧紧盯着斯内普:“我听说你投了反对票?你在跟我开玩笑么?”

    今天是周五,托比在上午的时候就完成了所有年级的古代魔法课程,借着午餐的时间,校长召集所有旁听过的教职工们投了一次票,决定托比是否能够继续留任。

    结果当然是喜人的。

    尽管托比的教课风格给霍格沃茨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让他的办公室连续好几天的时间都被猫头鹰寄来的信件淹没,可那仅仅只是第一节课而已。

    而且托比也对麦格院长详细解释过,类似的课程只会有一节,接下来他将会把更多的重心放在真正的古代魔法知识上面——例如魔法阵。

    可偏偏托比听见弗利维教授说道斯内普对他的留任表达出了极其强烈的不满,更是在会议中坚决反对邓布利多校长的决定。

    “我似乎没有和你解释的必要。”斯内普说完就要转身回到教室。

    “哦?那这样呢?”

    魔法球突然散开,迅速布置出魔法阵,将斯内普困在里面。

    外人无法听到自魔法阵里发出的声音,托比也终于不再压抑着怒气吼道:“我还看到你在故意为难哈利·波特?!你疯了?!非要故意去为难一个孩子!如果换成我是你的话,那岂不是要我把斯莱特林学院的所有学生都教训个遍?他们的父母可都是有名有姓的食死徒!”

    “这和你无关,托比。”斯内普悄悄攥紧了袖口中的魔杖:“我知道哈利·波特到底是谁的孩子,用不着你来提醒我。”

    “我并不这么觉得。”托比直视着斯内普的眼睛说:“而且我还有一笔账一直没跟你算,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忘掉了吧?”

    “莉莉死的时候,你可是一名食死徒!”

    “那你呢。”斯内普死死盯着托比的面孔,表情变得扭曲起来:“你也只是一个逃跑的懦夫!”

    五分钟后,正当赫敏无聊的翻着《千种神奇药草及蕈类》的时候,教室的大门终于被再次推开了。

    学生们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他们都被斯内普的模样吓到了,袖子碎了一截,露出布满伤痕的手臂,脸上带着火焰引起的黑灰。

    “他们居然真的打起来了!”罗恩用口型无声的说道。

    “嘘!”哈利连忙阻止,可已经晚了。

    “格兰芬多扣十分!”

    斯内普恶狠狠的盯着他们:“每人十分!”

    “继续上课,把笔记都拿出来,你们还在等什么?!”

    另一边,就在校长办公室,邓布利多正在为托比治愈着小腿上割开的伤势,他看起来并不比斯内普的样子好,脸上同样沾满了火焰引起的黑灰。

    “真令我感到突然。”

    邓布利多收回魔杖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足够了解你,我肯定会以为你是被别人冒充了。也幸亏我发现的足够及时,不然的话估计整条走廊都会被你们两个毁掉。”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校长。”托比摇头说道:“最初一开始只是小打小闹而已。可是莉莉已经死了,无论如何都死了。我实在是没办法原谅西弗勒斯的所作所为,他实在不应该成为一名真正的食死徒。同时我也很清楚,他也是不会原谅我的逃跑的。”

    “不过他看起来明显要比我更加愧疚一些,我还知道疗伤,可他却宁愿担着伤势继续教课,让痛苦折磨自己。”

    邓布利多没有责怪托比的行径,似乎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两个人的决斗在他看来也只是学生间的争吵而已,这是常有的事。

    “我可从来不知道你居然也喜欢莉莉。”

    “那不是喜欢,校长,更多的是感激。”

    “好吧。”邓布利多站起身说道:“早在你们的学生时期,我就听到过太多与莉莉有关的美好了。”

    这时,肖像中的菲尼亚斯嘲讽道:“真是胡闹,两个教授竟然会在学校里明目张胆的打起来,在我当校长的时候就不会发生这种荒唐的事情!”

    托比拿出自己的黑胡桃木魔杖,指向自己心脏的位置:“可我必须认清自己的内心,不能自欺欺人,这是黑胡桃木的特性,魔杖选择巫师。”

    “肆无忌惮!强词夺理!”菲尼亚斯大喊道:“胡闹!胡闹!”

    托比起身离开校长办公室,他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随你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