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朕的皇后是绿茶 > 第九章 规训
    这是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造化。

    因为写出这些字的人,只是个刚刚六岁的小女孩。

    唐氏姐妹分别站在谢疏影的两侧,看着她完成这幅作品。唐吉群退后半步,屏住气息,不敢打搅女儿的心神。

    淑妃则微微俯身,端详小人落下的每一处笔锋,根本无需对照字帖,就能知道她写得有多好。

    这碑帖是原先萧憙进学练字时用过的。男孩子调皮马虎,一会儿没看住,就会把方方正正的唐楷写得歪歪斜斜,形神散乱,简直教她这个母亲气不打一处来。

    从写第一笔到练完整篇《玄秘塔碑》,幼时的萧憙足足花了六个月时间,一日才学十字。在这半年里,小皇子不知挨了多少顿揍,结果也还是没能写得多好。

    彼时,他和现在的谢疏影一样是六岁的年纪。但谢疏影仅仅用两刻钟把帖子看了两遍,出手就超乎寻常的老练,运笔速度还极快,旁人捉摸不透、目瞪口呆之间,她已写到“倾都毕会”一句(四百多字),纸也添过了一回。

    正要接着落笔时,未央殿外响起一阵说话声。

    宫人进来通传道:“娘娘,楚王殿下……”她瞧见有客人在内,忽然又不往下讲了。

    谢疏影很识相,见状立刻把笔搁下,站到阿娘身边去。唐吉群轻柔地搂了搂女儿的肩膀,无言地安抚她的情绪。

    “说吧,又出什么事了?”

    淑妃一转刚才对唐吉群母女的温和态度,霎时间变得凌厉威严。她一只手撑在书案边沿,金戒指“哒”地敲在桌面,惊得人眼皮一跳,五指蔻丹也在白纸黑字的衬托下更显艳丽。

    这宫人好像是萧弈之身边的,也深怕淑妃动怒,皇子受罚祸及自身,于是低眉顺眼地嗫嚅道:“是太子先斥责了殿下两句,殿下说不过太子,两人便扭打起来,奴婢们拉都拉不住……”

    “混账东西!”淑妃一边怒吼,一边重重地拍了一下书案。笔架翻倒,未干的湖笔滚落时,溅出了几滴墨汁,沾在了她那件淡紫长衫的袖缘上,“去把他捆来!”

    宫女颤颤巍巍应了声“是”,转身刚要出殿门,就见楚王鬓发散乱、满身尘土而来,眼里还带着无尽的愤懑。

    “无须母亲动手捆我,孩儿自然回来领罚!”

    听这声音,他应该只是站在外面院子中间高喊,并未往未央殿靠近。

    谢疏影感觉自己又被那日的恐惧所淹没,不由自主地把阿娘抱紧了些。

    唐吉群从未见过如此场面,虽也胆颤,但作为母亲,不该退却,便伸手捂住女孩的双耳。

    随着外面话音落下,淑妃已经不知从哪里寻来一根二寸粗细的木棒,横握在手,有股与她娴雅气质不甚相称的腾腾杀气。

    “妹妹切莫惊慌!我这孩子顽劣成性,本就该教训,今日恐怕得让你们见笑了。”

    还没等唐吉群反应过来,淑妃就一阵风似的打帘出去了。

    棍棒打在衣物上的闷声连续不断,每打一记,谢疏影的神经就仿佛被拉扯一回。十几下过去,她已冒汗涔涔,脑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奇怪,挨打的不是她,只是那个令她恨之入骨的人。仇人得到教训,她本应大快,可她的心思却好像会为他牵动,并不能够快意起来。

    片刻后,淑妃就撂下木棒回到殿内,落座饮茶,方寸不乱,浑似平常。

    “影丫头的书法我已看过了,”她面容上转瞬间就有了笑意,“真是少年奇才!倘若可再经名师指点,将来一定大有所为!”

    淑妃的意思是,宫里为皇子皇女请的老师之中也有书法大家,如果谢疏影同意做柔佳公主的伴读,就有机会接触到他们。

    在这船到桥头时,唐吉群竟有些犹豫不决,“姐姐谬赞了!我们大人哪里知道,她是否私自练习过这篇碑帖呢?”

    假如是小孩为今日展示刻意准备的,即便今日不露怯,往后也要露出马脚,引人耻笑。这对于皇家、对于谢家而言,都不算一件值得高兴的好事。

    所以,还不如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一副愚鲁的模样,不惹人注意,也就不会招来许多麻烦。

    但现在只有谢疏影知晓,今后在权贵的眼里,他们一家强硬是错,软弱也是错,总有由头可以扫除他们这个“障碍”。

    既然如此,不妨激流勇进,搏上一搏。能接近皇室一分,他们的胜算也就能更大一分。

    “妹妹也太谦虚了!就算是丫头先前练习过的帖子,今天能够默写下来,已然十分不易了!”

    淑妃毫不怀疑小女孩的才能技艺。昔日她们姐妹在闺中受唐家太爷教导时,唐吉群就出类拔萃,学什么都很快,领悟力极高。

    谢晟也是二十八岁进士及第,从翰林编修到都察院御史,朝廷对其几经嘉奖,才名远播。有这样优秀超群的父母,女儿想必不会差到哪里去。

    趁母亲不注意,谢疏影直接伏拜谢恩。

    “能成为公主伴读,是臣女三生修来的福分,荫受圣上与娘娘惠泽,臣女感激不尽。臣女定不负娘娘所托,勤谨侍奉公主殿下!”

    淑妃大悦,眉目舒展,连声说好,亲自上前把小女孩搀扶起来。

    唐吉群被女儿此种异常表现吓得不轻,直喘大气。这些话自己从未教过,她如何能说起来这般熟稔?

    天色昏昏,有眼力的宫女进来禀报时辰,其他人则开始燃灯。

    宫里的规矩,春秋季日入酉时掌灯,酉正落锁。她们今天已经在这里待得够久了,可光看写字,还是没空说上几句体己话,都犹嫌兴致未尽。

    淑妃一手拉着姊妹,一手牵着小姑娘,依依不舍地把她们送到了未央宫门口。

    原先引她们入内的朱内官已经等候在此,另有位宫人斜抱着一个略显笨重的长条形油布包,也似乎要跟她们出门。

    “平日宫中琐事缠身,竟到今朝才能借着为钰儿选伴读的名义,请妹妹前来一会。往后就好多了,影丫头每三日侍读一次,妹妹你也可常来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