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朕的皇后是绿茶 > 第十三章
    萧如钰听到此处,不知不觉地眉头紧锁,为父亲担心起来,同时大受震撼,话音带上了哭腔,“阿爹之前怎么从未和钰儿讲过!”

    萧弈之比妹妹镇定一些,可表情也相当凝重,“是啊,阿爹也从未和我提过,这真是好险!不过最后一定有位神仙帮助了阿爹,让阿爹度过了难关,否则,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们了!”

    看着两个为他情绪激动的孩子,皇帝心里又暖了暖。

    “在阿爹心里,你们大哥哥的母亲就是那位神仙。是她把我带回了塔扎国的营帐,以热汤盥沃,我才得复苏生还。再后来,我与她结为夫妇,塔扎对我们萧氏西凉军多有帮助,还在边境兴建善堂庇护西凉孩童。

    “此后数年,萧氏受命于天,回到中原建立大周朝。还是和在西凉时一样,我们向华夏百姓普及教育,创办了许多公、私学堂,更允许女儿家进入公学念书。

    “孩子们,你们生长于太平盛世,鲜花膏腴之地,也许这辈子都体会不到我们当初的艰难。诚然,为国家、为父母、为自己读书的确都是对的,但尔等首先应该明白,是先人流血流汗,才换来了这一方安宁的土地,让你们得以静心坐在轩中念书。”

    皇帝捧起桌面上的书册,用指腹轻轻抚摩光滑的封面。他的眼神中有种不同寻常的慈爱。

    “这世上仍有许多穷苦人民,连饱饭也尝不到,更遑论读上一本书了。因此,诸位更需为天下少年之表率,鼓励你们自己的后代将这份求知的精神传承下去。只有民智开启,国家才能强大,基业才能长青!”

    “为后人读书!”

    谢疏影口中默念,心潮澎湃。

    从上一世到此生今日,她竟从来没想到过,原来自己对于后人,也能有这样大的影响力……

    正回味间,外面来了个总管打扮的内侍官,提醒皇帝御书房有内阁大臣求见。于是皇帝又向张继伟交代几句,便带着太子离开了明瑟轩。

    二月初五这一堂课,老师细细地拆解了《卫风》的《氓》一篇。三日后再上课,学生们就需要把这首诗背下来,且要能讲出自己的感想领悟。对于年纪稍长的楚王和盛玄通,则被要求另写一篇评述出来。

    下了课,等待老师离去后,各人才开始动手收拾自己的笔墨书本,侍从婢仆都在另一边帮着整理桌椅。

    公主一边翻着书,一边直摇头。

    “这么别扭的文章,我怎么能背得下来呀!老师肯定是着意刁难,你觉得呢?”她睁大眼睛看着比自己矮一头的伴读。

    谢疏影慢条斯理地摆放着文具,她知道公主希望得到她的赞同,便装作懵懂:“殿下,我当然也是这么觉得。”

    对面两个半大男孩相视一笑,立刻勾肩搭背打闹着跑出了屋子。

    萧如钰反应略慢些,没跟上他们的步伐,气得摔下书本,冲到门口直跺脚,噘着嘴狠狠抱怨道:“三哥和玄通哥哥又去打马球了!怎么他们每回都不带上我,还嫌我麻烦!他们呀,合该从马上跌下来,再让马蹄子踹得鼻青脸肿,看他们三天后到学堂来是一副什么狼狈模样!”

    尖锐的叫声钻进小伴读的耳朵,她这才如梦初醒。

    两日前入宫时,她和阿娘只在殿内,并未亲眼看见殿外受罚的楚王。按道理,从胥国公府那日至今,他在此处第二回见到她,知晓了她的身份,应有惊讶之色。

    她同样疏忽了这一点,只是周全礼数,刻意避忌其他的交流,更没有表现出惶惶不安的神情。

    就算这样,萧弈之也没有对她产生怀疑,仿佛他们相识已久,心有灵犀,早已相约不会透露出对方的秘密。

    她决心试探试探他。

    “公主且慢!”

    萧如钰气呼呼的刚要摆驾回未央宫,谢疏影就叫住了她。

    “怎么了,小不点?”

    谢疏影恭恭敬敬做了个揖,“臣女请求公主殿下为我向楚王殿下带一句话。”

    “真是好大的胆子!本宫可是千金公主,何时轮到你一个小小侍读来差遣?”

    “殿下息怒,臣女怎敢差遣殿下啊!殿下是我大周最英姿飒爽、最有威武气概的女子,实在令臣女仰慕不已!此等小事本不应劳烦您,可您是臣女最为信任、当死生为报的知遇恩人,也是最合适做这件事的人。殿下举手之劳,肯定也不愿让我为难吧?”

    这番话直戳到萧如钰的心窝子里。她一直想像自己的姑母一样,做个让人们都高看一眼的公主,而不是现在这样,总被人当成笑话和丑角。

    瞧她有些动摇,谢疏影接着说:

    “公主殿下是在九天上翱翔的凤凰。凤凰乃百鸟之王,传说其浴火重生,无论什么困难都打不败它。以殿下之资,学习区区马球,岂非太简单了?”

    柔佳公主歪着脑袋想了想,这些话的确有道理,而且她心里美滋滋的,信心又燃了起来。

    “殿下若能帮我,三日后老师抽背时,我可在旁提示。”

    “你?会背诗么?”萧如钰把手搭在小姑娘瘦弱的肩膀上。

    “不瞒公主,臣女在家时,已经学过这首《氓》,能够倒背如流。”

    “嘻嘻,反正到时候我背不出来,老师打的也是你的手心儿!有什么话就说吧,本宫会为你带到的。”

    “臣女只想问楚王殿下一句,他的伤可好些了?”

    萧如钰愣了愣,“就这个?”

    谢疏影点头。

    “我还当是什么呢!用我阿娘的话来说,三哥就是皮糙肉厚,怎么也打不坏的,你这丫头那么关心他作甚?”

    谢疏影笑而不语。

    公主没耐心管这本糊涂账,只管喜上眉梢,便立刻吩咐侍女:“采蘩,去未央宫取那套新制的圆领箭袖袍子,本宫今天就要杀杀两位兄长的威风!”

    采蘩应声离去后,公主就带着另一个宫女走了。

    明瑟轩内只剩谢疏影一个人,那些前世记忆又毫不留情地钻入脑中。那晚的恐惧与后来河水的侵袭使她快要窒息,无力地瘫坐在了地上。她奋力咬着自己的手指,才没有出声。

    一对雀鸟落在轩外临水的横栏上,欢歌俏语,共祝春朝。

    过了很久,她身侧拖着一道长长的影子,缓缓踱出门来。在琴苑外等候到几乎抓狂的宁心瞧见了小主人微红的双眼,就什么话也问不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