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神雕开始的诸天之旅 > 第八十八章草蛇
    “太好了。”郭芙开心的笑道。

    “我叫徐虓,今日看在郭大侠、黄帮主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但是记着祸从口出。”徐虓冷冷的说道。

    曹小蛟死后,他现在是角木舵的舵主了。

    “哈哈哈,好一个祸从口出啊。”一阵笑声震的周围的瓦片微微颤抖。

    远处走来三人,一个书生模样手中拿着一根判官笔,另一人手中拿着两把铁制的渔桨看着像个渔夫,但是给人感觉气度自是不凡。

    最后那个人大小武一见到他就叫道,“爹爹!”

    他们三人自然是一灯座下的渔耕读。之前武三通被张子陵一顿收拾以后,他就直接回大理了。

    这次一灯让他们前来参加武林大会。

    “孩儿!”武三通这么多年都不闻不问,一见却十分亲热,真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啊。

    “爹爹,这些年孩儿很想您。”大小武哭着说道。

    他们要是能将舔郭芙的时间匀出一半,想想他爹那才是真的想。

    徐虓看着眼前三人,朱子柳率先开口,“这一路上被天下会三个字快将耳朵磨出老茧了。”

    “三位应该是一灯大师座下渔耕读三位吧。”徐虓不卑不亢的抱拳。

    “刚刚欺负了我的孩儿是你吧。”武三通看着徐虓问道。

    “不是欺负,是教训!”徐虓冷冷的答道。

    “那老夫今日替张子陵教训一下你!”

    “那在下领教一下你的高招吧。”徐虓往后一腿。

    武三通就要出手,突然一道白影闪现而出。

    徐虓是收到张子陵的传信所以先来的,张子陵他们是直接从西域赶往了大胜关,今日张子陵带着众人就赶到了。

    看到眼前的男子,武三通又回忆了被埋藏在记忆深处的耻辱。

    “张子陵!”武三通扔下徐虓,对着白影就是一点。

    一阳指的劲气冲向了张子陵,此时的武三通功力进展不小。所以他想着找回当年丢失的面子。

    可是哪知道张子陵进步更大。

    他一拳砸出,武三通的手指直接断了。

    手指断了,武三通却接着出招。

    张子陵直接用出了乾坤大挪移,武三通只感觉自己突然飘到了空中,全身无处着力。张子陵将他当成皮球一样,在地上砸了几下。

    最后扔给了朱子柳,与点苍渔隐。

    “阁下便是天下会的龙头?”朱子柳皱眉问道。

    点苍渔隐不喜欢多话,所以这些事都是朱子柳开口。

    “是我。”张子陵点点头。

    刘五、青龙、波妮阿蒂带着人赶来了。

    “参见会长。”徐虓插手行礼,眼中满是狂热的崇敬。

    “爹。”大小武将武三通扶起。

    武三通发现自己除了屁股很痛,竟然没有其他的伤。朱子柳与渔隐对视一眼,便明白此人的功力深厚,他们二人也不是对手。

    顿时周围围满了江湖汉子,他们见到张子陵以后都抱拳行礼。张子陵微笑着挥手致意。

    “些许误会,就此罢手可好?”张子陵看着朱子柳问道。

    “等英雄大会结束,我们兄弟再试试张龙头的本事。”点苍渔隐开口说道。

    “到时候先过了我刘五这一关吧。”刘五冷冷的说道。

    “走啦。”张子陵没有再看三人一眼。

    本来围成圈的众人,一看张子陵要走立刻给他让出一条道来,然后众人恭敬的抱拳送别。

    波妮阿蒂没想到这天下会在中原竟然有如此声势,郭芙看到张子陵大声的叫道,“张大哥,你还记得我吗?”

    “是郭芙吧,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张子陵微笑着说道。

    郭芙看着那张找不出一点瑕疵的脸,笑着说道,“我爹娘要是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很开心的。走!我带你去看看他们吧。”

    “我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一下,你告诉郭大侠,黄帮主一声。武林大会的时候我一定到。”张子陵说完直接离开了。

    “我也去!”郭芙开口说道。

    “不行。”张子陵拒绝后带着人离开了。

    波妮阿蒂看到张子陵对郭芙这个态度,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

    走在路上张子陵问刘五,“温酒到了吗?”

    “已经到十里外了。”刘五回答道。

    “发生什么事了。”徐虓看着他们问道。

    “我们商队的三十多人都在附近失踪了。”刘五开口说道。

    这三十多人是前往关外的商队,他们回程的路上突然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们正好就在大胜关外十里外的地方失踪的,张子陵就带着人亲自去瞧瞧。总舵那边派了刘温酒过来,现在他在十里外等着张子陵。

    本来玄武堂的堂主,张子陵意属刘温酒。

    可是襄阳攻守战就快开始了,中原这边到时候需要不少人,张子陵还是决定将他留下了。

    刘温酒也不喜欢西域,所以最后张子陵没有强求。等他们到了十里外,刘温酒已经查了一次现场。

    看到张子陵一行人连忙行礼,“参见会长!”

    “起来吧。“张子陵开门见山的说道,“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任何的发现。”刘温酒皱着眉头答道。

    这三十多人也就是普通的行商,抓他们!杀他们对天下会而已没有任何的影响。

    “他们这次运送的是什么货物。“张子陵问道。

    “去时带的是丝绸、茶叶,回来的时候带的是皮革。”刘温酒开口说道。“这三十多人以及他们的亲人,我都挨个确认过了都是些普通人。”

    “这样看来,也许不是冲着咱们来的。”张子陵想了想说道。“那样的话我觉得有可能是灭口,而且这里不是第一现场。”

    “有人最后在这里看到商队的。”刘温酒说完也反应过来,“是啊,随便找几个人穿着商队的衣服,在这里走一遍不就好了。”

    “扩大搜索的范围吧。”张子陵开口道,“让附近咱们的人都搭把手。”

    “是!会长。”刘温酒笑着点点头。

    本来觉得很棘手的一件事情,被张子陵三言两语就给解决了。

    可是他发现张子陵却在思索着什么,“怎么了会长?”

    “尽快查清楚这件事情,我总觉得这里面的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如果让我大胆的联想一下,我会想到大胜关的英雄大会。”张子陵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