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44章 你是不是瞎
    看得出,苏晨阳有些生气了。

    冉染神色尴尬:“那,这可是你亲口承认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谁知苏晨阳气得更很了,他气得是被人说不行吗?

    不是。

    就算世上所有人都说他不能人事,又有何妨。

    他气的是冉染到处跟人说他们会和离。

    “你的眼睛果然是瞎的……”

    苏晨阳气呼呼的回到书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其实从小他就知道自己长得英俊。

    可如此相貌竟然留不住媳妇。

    这让他总是被人称赞的人,十分有挫败感。

    也不知道问题出在他这里,还是小媳妇这里。

    苏晨阳决定打扮的更好看一点,诱惑一下冉染。

    套出她的心里话,这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冉染要是知道苏晨阳为了她,练兵法都用上,估计早就缴械投降了。

    她之所以不愿意接受苏晨阳,主要还是为了尊严,她不愿意因为一纸婚约,束缚住两个人的心。

    婚姻因为爱情才美丽,没有爱情的婚姻,如同行尸走肉,她宁可一个人独活,也不愿意强迫自己,强迫别人。

    只是想象的太美,现实中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障碍。

    难得今天袁大夫能在医馆了坐诊,冉染要去山上采点药回来,药铺里常见的药是有的,但是有些特别的药还是要大夫亲自去山上采。

    疙瘩村就在山脚下,冉染先回了一趟老房子,简单收拾一下,此去采药大概两三天,不出意外,晚上是要睡在这里的。

    冉染收拾完,背着竹篓采药去。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很多草药长势茂盛,不多时,冉染就采了很多。

    天色已经不早了,冉染刚准备离开,忽然听到有人喊救命的声音。

    顺着声音找过去,冉染看到了徐峰。

    只见徐峰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脸上冒着冷汗,靠着树奄奄一息。

    “这是怎么回事?”

    救人要紧,冉染赶紧跑过去,检查伤口。

    “蛇,被蛇咬了……”

    此时的山上有很多动物,因为要过冬,它们需要足够的食物,蛇就是其中的一类。

    掀开徐峰的小腿,只见伤口上有四个大窟窿,伤口已经僵了,发黑,毒素顺着血液蔓延。

    “还好是普通的毒蛇,要是眼镜蛇或者五步蛇,你现在就已经死了。”

    “忍一下,我把毒素给你弄出来。”

    用手术刀在伤口上划了个十字,用力把毒血给挤出来,直到伤口不再僵硬,放出来的血是鲜艳的,才行。

    冉染毕竟年少,没有多大的力气,挤到最后,累的气喘吁吁,干脆就用嘴吸。

    柔软的嘴唇触碰徐峰的肌肤,一种说不出奇妙的感觉,让他心猛地一跳,漏了一拍。

    “冉染,你……”

    冉染吐出最后一口血,用水漱口,袖子粗暴的一擦,松了口气。

    “好在我挖的有解蛇毒的药,我给你包扎好,下山不成问题,回去将养几天,记得及时换药,三四天就好了。”

    冉染是个大夫,治病救人,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

    徐峰看到冉染如此细心,如此体贴,眼神变得温柔如水。

    “冉染,谢谢你,没想到你这么好……”

    冉染微微一愣,觉得徐峰误会有什么,看看天色不早了,也没往深处想,起身道:“这没什么,我是大夫么,救死扶伤是应该的,我们回去吧。”

    冉染瘦弱的肩膀背着竹篓,再搀扶着比她高一头的徐峰,慢慢的往山下走。

    “对了,你怎么会来山上,家里不是有下人,需要什么叫下人来找就好了。”

    徐峰悠悠的叹口气,他能说因为家里邵杜娟和徐夫人不和,他来山上透透气么。

    邵杜娟嫁入徐家后,刚开始还可以,徐家毕竟是有钱人家,规矩多,晨昏定省的,很规矩。

    婆媳之间不可能没有矛盾的,邵杜娟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生,为此,徐夫人找了好几个郎中给她看诊。

    可所有的郎中都说邵杜娟的身体没有问题。

    那一日邵杜娟自己偷偷的来找冉染看诊,别的没记住,只记住了一句话,男人也可能有问题。

    可是这种话,大夫可以说,徐峰可说,邵杜娟自然不能说,暗地里她劝徐峰跟她一起去看诊,徐峰嫌丢人,没去。

    谁知第二天,徐夫人又拿孩子的事,数落邵杜娟,还说实在不行纳个妾。

    邵杜娟一生气就把冉染的话给说了出来。

    可把徐夫人气的不轻,竟然把徐峰没成亲前,把一个通房搞怀孕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还说要不是为了她,如今孙子已经三四岁了。

    这下更捅了马蜂窝,邵杜娟又哭又闹的,徐峰看家里乱成一团,骑着马跑了。

    疙瘩村这座山,从前是他和邵杜娟偷偷幽会的地方。

    跑到这里来回忆过去,不曾想被蛇咬了,被冉染救了。

    “冉染,你说杜鹃怎么就变了呢,从前知书达理,温柔贤惠,到底是因为什么,变得尖酸刻薄,疑神疑鬼的,都敢跟我娘顶嘴了。”

    冉染记得从前在小说里看到一段话:一段好的婚姻,男人的担当是关键,尤其是在婆媳之间,最为重要。

    由此可见,徐峰并没有承担自己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表姐没怀上,她也着急,你该好好安慰她,越着急越怀不上,而且,也有可能不是她的问题,你也不能讳疾忌医。”

    徐峰听冉染这么,一脸的不相信:“从前我跟翠儿在一起,她就是因为怀孕才被我娘赶出去的,怎么会是我的问题,一定是你搞错了。”

    是吗?也有可能通房怀的孩子不是徐峰的。

    冉染还是相信最终的检查结果。

    毕竟是别人的事情,冉染不想多嘴。

    下山的路上,徐峰像是个怨妇一样继续抱怨:“唉,现在的家里每天都是鸡飞狗跳的,你说,当初要是你嫁过去,是不是就没有这些问题了。”

    冉染:“……”

    徐峰是什么意思,当初是他们所有人算计原主,现在又后悔了?

    其他也就算了,若是当初没有这些事,原主也不会死,冉染也不会穿越,人都没了,她更不会替原主原谅他们。

    “天色不早了,你该回去了,孤男寡女的,传出去不好……”

    俩人回到苏家的院子,谁知徐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揉着伤口直哎呦。

    “不行啊,我腿疼了,走不动了。你要是怕人说嘴,嫁给我好了,反正苏晨阳也不能人事,你嫁给他多浪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