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45章 你有大病
    徐峰的话一出,冉染都惊呆了。

    上次邵杜娟说过这样的话,就被冉染给怼回去了。

    没想到徐峰还不死心。

    “你真是有病,是不是你觉得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要嫁给你……自恋多了就是自负。”

    徐峰长得也不赖,一双桃花眼到处留情,身价也不错,家缠万贯,自恋他妈给自恋开门,自恋到家了。

    “难道不是吗,再说你本来就是我的未婚妻,我不明白你跟着苏晨阳有什么好,连杜鹃都看不上他,你还巴着他不放。”

    冉染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当初换亲的人是你们。咋地,你还想坐拥齐人之福?别又当又立的,我可瞧不上你。”

    那个时候只怕徐峰就想一下子娶俩,肯定是邵杜娟不同意,才换亲的,现在邵杜娟不能生,又要娶冉染为妾,那有那么好的事。

    “人家苏晨阳咋不好,长得比你好看,也比你专一,至少他没有丧心病狂到换媳妇。”

    苏晨阳跟林菀也算是青梅竹马,林菀还是县令千金,但是他并没有因为邵杜娟比不上林菀,有悔婚的想法,而且现在林菀都明确表示要嫁了,苏晨阳也没有一夫多妻的想法。

    有没有感情另说,至少这门亲事上,苏晨阳还是可圈可点的。

    “行了,跟你说多了也没意思,你要是愿意留你就自己留吧……”

    说完,冉染背着一竹筐的药材连夜回清泉县了。

    徐峰没想到冉染态度这么强硬,心里五味杂全,黑漆漆的房屋他也住不下去,可他的腿还伤着也走不了多远。

    无奈只能暂时住下,等他的小厮找过来之后,再想办法离开。

    只是借宿一晚,徐峰没想到会有一番艳遇。

    话说陈金莲从大牢里出来后,又出去躲了一阵子,直到吴大被抓,才敢回家。

    再次回到疙瘩村的陈金莲,更被村子里人看不上了,好在她孑然一身,深居简出,依然靠着刺绣过日子。

    她亲眼看到冉染扶着徐峰进屋,正想八卦一番,却没想到冉染又走了。

    看到徐峰一个人留在屋里,孤苦一人,她忍不住激发了热情,热忱的招待他……

    再说冉染,最不喜欢天黑走夜路,这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说是非常不安全的。

    但是留在屋里,更不安全。

    秋夜深沉,月亮像是圆盘一样挂在天上,给冉染照着回家的路。

    即便是如此,一路上玥影横斜,还是让人心惊胆战。

    “沙沙,沙沙。”冉染正在走着,眼瞅着快到县郡了,感觉身后有人跟着。

    心陡然提了起来,不自觉的把手里的铲刀握的更紧,两条腿倒腾的更快了。

    谁知她走的快,后面的影子跟的更快。

    就是一瘸一拐的,看上去像个瘸子。

    是瘸子就更好了,冉染背着药草,撒腿就跑,瘸子追不上她,把人甩开,进了城就没事了。

    终于,冉染跑回了县城,左拐右拐进了一个小巷,看到没人追来,才慢慢的呼出一口气。

    捂着跳的欢快的心,气喘吁吁。

    “你跑的好……”快……字还没说出口。

    冉染的铲刀就落在了苏晨阳的头上,幸亏他反应快,用胳膊挡了一下,一道血痕划出,疼的苏晨阳呲牙咧嘴。

    “怎么是你?”

    苏晨阳捂着受伤的胳膊好不委屈。

    “天这么晚了,想着你要住老家院子里,原本想去陪你,半路看到你回来了……”

    苏晨阳一路上紧追冉染,却被冉染当成坏人。

    冉染大吃一惊:“原来那个瘸子是你?”

    苏晨阳的腿伤还没有好利落,正在复原期,走快的时候就一瘸一拐的。

    “是啊,明知道我腿脚不利落,你怎么不等等我那。”

    冉染:“我不知道是你啊,你说大半夜你悄悄的跟着我,咋不知道喊我一声那。”

    苏晨阳当真冤枉,他喊了无数声了,冉染没回应,也很无奈。

    “好了,回家去吧。”

    冉染看着苏晨阳胳膊上的伤,用锦帕给包了一下,一脸的愧疚:“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是你。”

    苏晨阳看到刚才冉染惊慌失措的样子,也觉得自己太莽撞了:“也怪我,早上就该跟你一起上山的,我是你夫君,怎么能让娘子一个人涉险呢。”

    其实冉染是习惯一个人的,只是苏晨阳不放心罢了。

    回到家里,孙氏给他们两个留了饭,吃了饭,冉染要去刷碗,被苏晨阳给接过来了。

    “山上尘土多,我给你烧了热水,你去洗簌吧,这里让我来。”

    都说君子远庖厨,孙氏却并没有反对苏晨阳进厨房,有时候还会让他刷碗。

    这一点,冉染还是觉得孙氏很开明的。

    洗簌完,冉染拿了药箱,给苏晨阳包扎伤口。

    伤口并不深,只是有点长,血早就止住了,长长的一条,看上去听严重。

    “没事,不用担心。”苏晨阳见冉染一直盯着他的伤口,一脸的担心。

    “要是被娘知道,你的伤是我弄的,估计又该骂我了。”冉染说着在他的胳膊上打了个蝴蝶结。

    苏晨阳温和的一笑,把袖子给拉了下来:“不让她看到不就行了。”

    说完,顺势拉住了冉染的手,捏了捏。

    女儿家的手软软绵绵的,冉染身上看着瘦,手脚都是肉,据说这样的手型有福,是抓财手。

    眼瞅着苏晨阳的眼神迷离中带着炙热,冉染用力把手抽了出来:“这样也好,我去铺床,睡吧。”

    吹熄了灯,夜里一片寂静,秋天的天黑的早,古代的晚上没有别的娱乐,只剩床上的运动了。

    床帏放下,只剩下方寸之间,两个大人并排躺在床上,相对无言。

    从前苏晨阳睡觉总是穿着里衣,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苏晨阳睡觉竟然光着膀子。

    冉染躺在床上,正准备熄灯,谁知苏晨阳去麻利的起身:“等一下,我去茅厕。”

    他们睡觉的习惯是苏晨阳睡里面,冉染睡外面,苏晨阳要出去,势必要从冉染的身上跨过去。

    “额……刚才你怎么不去?”

    都躺下了,多麻烦。

    苏晨阳咽了一下吐沫,有些紧张:“忘,忘了……”

    上个厕所还能忘?冉染无语。

    说着话,苏晨阳光着膀子要从冉染身上趴过去。

    “额……现在秋天了,你不穿件衣服吗?”

    “不冷。”

    像是故意在冉染面前展示自己的肌肉一样,苏晨阳挺了挺脊背,吸了口气,露出自己健硕的肌肉。

    果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可是冉染却不好意思直视。

    冉染错开眼睛,刚准备给他让位,谁知苏晨阳手下一滑,整个人趴在了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