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47章 紧急救治
    一夜无话,再醒来时,苏晨阳和冉染之间的关系,变得疏离而陌生。

    冉染从来不赖床,起得很早,洗簌完,来到厨房,孙氏已经开始做饭了。

    现在他们家经济宽裕了,因为用的冉染赚来的银子,孙氏很节俭,早上煮四碗白粥,炒一个小菜,煮三个鸡蛋。

    按理说孙氏是不想给冉染煮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冉染在外面赚钱,她这个做婆婆的,自然不好意思苛责。

    等他们做的差不多了,袁大夫也起来了,他先在院子里练了一套五禽戏,才开始洗簌,吃饭。

    苏晨阳也早就起来了,他的腿伤还没有完全好,做了康复训练后,可以在院子里来回的踱步锻炼腿部肌肉。

    一大早上,各忙各的,倒是其乐融融。

    “师父,吃饭了。”冉染朝着院子里大声的喊。

    虽然袁大夫觉得冉染的医术很不错,从前没有让冉染拜师学医,可是冉染觉得自己年纪小,没有临床经验,还是拜了袁大夫为师。

    孙氏也喊了一声:“晨儿,吃饭了。”

    谁知冉染刚把饭碗给盛上,前院的大门被拍的山响。

    “救命啊,大夫,救命啊,有没有人,开门啊。”

    冉染听到声音,赶紧跑到前院,把门给打开了。

    只见几个男人用木板抬着一位年轻的公子,着急慌忙的进了医馆。

    “姑娘,袁大夫呢,我家公子肚子疼了一夜,请他赶紧过来瞧瞧吧。”

    此时袁大夫也从后院赶了过来,一边让人把公子抬床上一边询问病情:“病人什么情况?”

    “公子原来就有腹疼的毛病,先开始找大夫拿了药,好了一点,谁知道昨天晚上又犯了,吃了药也不管用,疼的要死要活的,就赶紧抬来了。”

    袁大夫和冉染一左一右站在病人两边,冉染四指并拢在患者的肚子上来回的摁了两下。

    袁大夫这边要了从前的药方:“腹痛,药用的也没问题……”

    怎么还疼成这样?

    “染丫头,你怎么看?”

    冉染正在给病人按压腹部,按到病痛的地方,病人疼的直哀嚎。

    “师父,有可能是急性阑尾炎,看他疼成这样,吃药已经来不及了,最好是尽快做手术。”

    做手术?袁大夫又把了把脉,中医讲究的是养身抗病,增加身体的抵抗力,用患者本身外加一些中药调理,来对抗病症。

    若是慢性病,倒是可以试一试,但是冉染记得学校里西医教授曾经讲过,有些病症是必须用西医才行的。

    就好比阑尾炎,本身就是多余的一段肠子,若是用中医养着,很有可能就会穿孔,造成后果很严重。

    要是用西医,一刀切除,来的更痛快。

    袁大夫其实见过冉染给苏晨阳动手术,知道她肯定能行,可是她能行,并不见得患者和患者家属同意。

    古人对身体看得极为重要,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剪个头发都是对父母的不孝,怎么可能让大夫在身上划拉一刀。

    “染丫头,要是按照你说的办法来治疗,你有几分把握。”

    动手术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首先是麻醉,消毒,以及术后的消炎,没一个环节都很重要,无论那一点出了问题,都会要人命。

    而且,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包括阑尾炎手术,即便是到了现代,也是要签生死协议,经过患者家属同意的。

    冉染也拿不准,深深的看着袁大夫:“师父,如果准备工作做得好,我有八成的把握。”

    在现代,切割阑尾炎只是一个小手术,他们实习期的时候就做过。

    “八成?”袁大夫犹豫了,即便有两成的风险,他也不敢冒险。

    古代医生的社会地位很低,别看他们治病救人,但凡患者死了,患者家属也会找医生麻烦的,所以像这种要死要活的病人,一般医馆是不收的。

    保险起见,袁大夫也不打算收。

    “唉,还是让他们另请高明吧。”

    袁大夫刚准备去通知这位公子的小厮,却被他一把给抓住衣袖。

    痛苦的哀求:“大夫,我觉得我快不行了,就算她有五成把握,也让她试试吧,我不想死啊,大夫。”

    冉染其实也想救人,患者看上去很年轻,顶多十七八岁,但是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规则,袁大夫既然让他们离开,冉染也不敢留。

    “把你给治好了,一切都好说,可万一出了问题,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患者疼的直吸气:“好,那你说,要我怎么做,你们才能给我治,要银子我有的是,一百两够不够?”

    冉染和袁大夫对视了一眼,很是为难:“这不是银子的问题,你还有没有亲人在这里,治疗你的病,风险很大,万一给治死了,你得保证,他们不找我麻烦。”

    患者点点头:“把我的管家喊来。”

    管家进来之后,听了冉染的意思,‘噗通’一声给他们跪下了:“大夫,不瞒你说,我们已经跑了好几家医馆了。他们不是说没办法,就是开了药再等等。”

    “你看看我们公子这个样子,我们等不起啊。莫说只有五成胜算,就算只有两成,我们也治,求求你了大夫,救救我们家公子吧。”

    冉染又为难的看了看袁大夫,袁大夫后槽牙一咬,点点头:“行,那就治,不过,丑话说前头,万一出了什么叉子,我们也没办法,救得了病,救不了命。”

    此时患者的脸色发白,头上冒着虚汗,疼痛难忍,有气无力。

    患者和管家都点点头,为了保险起见,冉染又让苏晨阳领着他们去找写了份声明。

    接着,冉染开始准备手术要用的东西。

    她先给患者吃了一个她做好的麻药丸,然后,准备热水,烈酒,手术刀,羊肠线,镊子等。

    袁大夫也去洗了手,他的心情更加紧张,从前他只听过刮骨疗伤,可从来没用过,第一次见有人开膛破肚,作为老大夫,他自然是要好好学学。

    冉染镇定自若的神情,他越发觉得这个小丫头不简单。看到冉染那一包大小不一的手术刀时,他更震惊了。

    为了不影响患者的情绪,袁大夫也没多问,就在冉染对面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