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一章 穿越
    冉染头晕脑胀,胃里还有一点恶心,猛地起身呕吐,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眼皮重的像是挂了个秤砣,勉强睁开,却模糊一片。

    “她不会是死了吧。死了也好,娘再给你娶个,就是有点亏,五两银子打了水漂,连个嫁妆也没落着。”

    女人哀叹的声音刺入心肺,冉染又猛咳了几声,脑壳更疼了。

    一个不属于她的记忆,充斥着她的脑袋,冉染穿越了。

    “她不会死的……”

    男子的声音像是清泉一样,滋润着她的心肺,竟然感觉舒服了一些。

    “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娘要是早知道,她竟然跟人家私奔过,就算不要聘礼,也不会让她留下来。”

    妇人又感叹了一声,不远处的鞭炮声阵阵入耳,而冉染只听到了身边俩人的叹息声。

    原主冉染今年十六岁,是个孤儿,十岁之前是被父母娇养长大的姑娘。

    十岁的时候,父亲出意外死了,冉染就被母亲带回到疙瘩村盖了个院子,买了十亩地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谁知道三年前,母亲也死了,只留冉染一个人。

    好在她还有一个娃娃亲,是他爹在世的时候给她定的,如今那户人家越来越发达,成为镇上很有钱的员外郎。

    只要冉染孝期一过,冉染就会嫁过去,而这些屋田,就是她的嫁妆,另外还有她母亲生前已经准备好的嫁妆,虽说不多,也足够撑门面了。

    一切的变故就在成亲前的晚上。

    冉染的表姐邵杜娟,把她骗到了附近山上,推下山崖,也幸亏她命大,又从山底千辛万苦爬了回来。

    等她跌跌撞撞的寻回来的时候,邵杜娟已经坐上本该她坐的花轿。

    原主则被强行送到了跟邵杜娟定亲的苏晨阳家,原主不同意,撞了柱子。

    原主已经死了,真正醒来的是现代兽医冉染。

    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着清贫如洗的家里,还有床边坐轮椅的苏晨阳,冉染嘴角勾起冷冷的笑,邵杜娟口口声声说是她最亲的人,只怕早就开始算计她了吧。

    原主也真够懦弱的,被算计了就打回去,要死要活的算什么。

    “冉染,你醒了,饿不饿,我给把饭端过来吧。”

    看到冉染醒了,妇人的脸上露出了欢喜,转身去厨房端饭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冉染和苏晨阳,空气顿时变得凝滞。

    “那个……他们给你抬过来的,拜完天地,我才知道是你……”

    冉染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脑袋还是嗡嗡的。

    “你要是想走,我也不拦你,我们可以和离,只是你的清白……我也可以向村里人解释……”

    不远处又是一阵鞭炮声传来。

    冉染揉了揉疼痛难忍的伤口,起身坐了起来。

    此时天都快黑了,邵杜娟那边只怕也已经掀了盖头,既然知道嫁错人了,早就该换回来才是,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只怕算计她的,也有姑姑他们一家人。

    “来都来了,我不走了。”

    说完,冉染清澈的眼睛在苏晨阳脸上转了一圈:“当然,你若是不愿意娶我,也可以和离,不过,最好过一段日子。”

    刚成亲就被夫家休弃,她不要面子的。

    “那就一起试试吧。”苏晨阳清润的声音,跟他的相貌一样,清凉中透着一股柔韧,隽秀中带着一抹倔强。

    说完,苏晨阳推着轮椅走开了。

    “试试就试试,谁怕谁。”

    冉染的名声被邵家人给破坏了,到处跟人说她成亲前跟人私奔了,被家人找回来后,错过了员外的亲事,转手被送到了与邵杜娟定亲的苏家。

    而苏家,如今只剩下孤儿寡母,苏晨阳还是个瘸子,被冉家欺负了,也没处说理去。

    谁让苏家是个外来户,整个疙瘩村都是冉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