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四章 三天回门
    只是空间里三个任务还没有着落,邵杜娟三天回门的日子到了。

    第三天,一大早起来,冉染就打算去镇上的医馆碰碰运气,在家里肯定没人找她看诊,但是在医馆就不一样了,别说三个,一天都能看三十个。

    刚洗簌好准备吃饭,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老嫂子,邵家的闺女今天回门啊,在她大哥的院子里待客,你家的媳妇今天回去吗?”

    冉染一愣,三朝回门,她把这个习俗竟然给忘了。

    “回去吗?”苏晨阳清润的嗓音,总是能抚平冉染内心的烦躁。

    冉染勾起嘴角,清冷的一笑:“回啊,好歹也是我的娘家,当然回了。”

    苏晨阳的眉头微微一皱:“其实我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的。”

    孙氏也劝道:“算了,别回去了,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冉染是个孤儿,家里除了姑姑,也没别的直亲了。

    冉染没等他们把话说完,起身来到院子里,找了一根不粗不细的棍子,在手上敲了敲,冲了出去。

    她回门可不是因为什么亲戚和规矩,她是要为自己讨公道的。

    “晨阳,她这是干嘛去啊,你,你怎么不拦着呢?”

    孙氏焦急的跑出来,已经看不到冉染的身影了。

    再看屋里的儿子,坐在轮椅上,表情平静,深沉的眼神散发着锐利的光。

    儿子是个残疾,想拦也拦不住啊,孙氏叹了口气,解开身上的围裙,擦擦手,追了出去。

    此时的冉染已经来到了她自己家的门前了。

    “她咋也回来了,难不成也要办回门礼?”

    “该不会被苏家赶回来的吧,毕竟成亲前跟别的男人私奔,谁受得了。”

    “她脸皮还真厚,要是我,直接拿一根绳子吊死完了。”

    冉染嘴角微微弯起,扯出一丝诡异邪魅的笑,低垂着眼帘,掩盖着她眼底弑杀的光。

    原来邵杜娟竟然是这么骗大家的,说冉染跟别的男人私奔。

    如此,即便是员外家来娶亲,也不会要她这个名声尽毁的女人。

    可是员外家已经来迎亲了,若是空着轿子回去,他们那边的人也不好交待。

    于是邵杜娟就替冉染嫁了过去,等亲事一过,他们再跟家里人解释清楚就是了,反正俩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姐妹,嫁谁不是嫁呀。

    而冉染这边,原本就是个孤女,又跟人私奔,是死是活压根没人关心,只要冉家这边没人去员外家的找事,这门亲事就算成了。

    但是,冉染竟然又回来了,只是她回来的有些晚,邵杜娟已经嫁过去了。

    而冉染也被塞给了跟邵杜娟有婚约的苏家,亲事换了,以之前原主懦弱的性子,自杀了。

    但是冉染来了,既然占了原主的身子,她就要替原主讨个公道。

    “冉染,我们是好姐妹,你说我们在同一天嫁人,好不好?”

    “好呀,我们一起玩儿到大,同一天成亲,最好也同一年生孩子,如果都生个男孩儿,就让他们结拜为兄弟,一起读书赶考。”

    “如果都生女孩儿,就像我们一样,一起长大,长大后再一起出嫁。”

    “那如果生的是一男一女呢?”

    “就让他们成亲,我们来定个娃娃亲好不好?”

    冉染的父亲还在世的时候,俩人在镇上几乎是同吃同住。

    后来冉染搬回村里,也是跟邵杜娟走的最近,尤其是在她守孝三年,邵杜娟几乎跟她一起住在村子里。

    可如今,就是这个好姐妹,再她成亲的那一日,在背后捅了她刀子。

    “冉染,你怎么回来了?”邵杜娟听到议论声,从屋里走出来,震惊的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惶恐。

    强撑着笑,假装很关心的样子,让冉染觉得很恶心。

    “怎么,你出嫁,我也出嫁,你回门,我也回门,很惊讶?”

    确实挺吃惊,依照冉染从前的性子,只怕已经在苏家寻死觅活,又或者偷偷找个地方自尽了。

    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邵杜娟忽然发现,眼前的冉染好像变了,变得她不认识了。

    “回,回门啊……”

    “是啊,回门。如果不回门,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怎么跟大家编排我的。”

    冉染拿着手里的棍子在手心里敲了两下,犀利的眼神如刀一样,一片片刮在邵杜娟的身上。

    邵杜娟毕竟心虚,顶不住冉染的压力,一步步的后退,脸上的笑容都已经僵了。

    “我,我,我说什么了……那,那些都是事实。”

    “到现在你还不承认你骗我。”

    “哗啦”一声,冉染把摆在门口的宴席给掀了。

    坐在宴席的邻居们,都纷纷惊跳了起来:“冉染,你干啥?”

    冉染并没有搭理他们,而是朝着邵杜娟步步紧逼。

    “是你说苏家穷的叮当响,没有聘礼,也没有首饰,想要最鲜艳的花做簪花,好歹不能光秃秃的嫁过去,我信你的话,除了给你一套首饰之外,还亲自陪你上山采花。”

    “结果你竟然把我推下悬崖。”

    邵杜娟毕竟年少,做了亏心事,浑身哆嗦的像是筛糠一样,被冉染指证,柔弱的她差点窒息的要晕过去。

    “我,我没有……”

    冉染睁大了双眼,黑色的瞳孔里邵杜娟惊恐的样子,让她越发认定了,害她的不止一个人。

    “有胆做不敢认?”

    邵杜娟脸色煞白,瞪大双眼看着冉染,害怕的话都说不出来。

    冲着冉染直摆手,泪水哗哗的流,柔弱无助的样子,好不可怜。

    冉染又冷哼一声,邵杜娟就是外表柔弱内心狠毒的女人,原主被她骗,她可不会被她骗。

    “既然你说我跟别的男子私奔,那你说那个男子是谁,多大年纪,哪里人士,我们又是如何相识的,你可要仔仔细细的说清楚,找到这个男人,我要亲自跟他对质。”

    压根没有这个人,让她怎么说,邵杜娟看着冉染眼神越来越凌厉,倒吸一口冷气就要背过气去。

    却被一双大手给生生的撑住了。

    “冉染,我知道临时变卦是我不对,聘者为妻,私奔为妾,我只是想让爹娘同意娶你为妻,谁知道你,你竟然转身嫁给别人……”

    说着邵树林指着人群外的苏晨阳。

    众人纷纷扭头,苏晨阳原本只想默默的看戏,却没想到被牵扯其中,轻轻的挑眉,淡漠的眼神越发冷淡了,嘴角却抿起一抹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