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五章 污蔑
    邵树林是冉染的表哥,邵杜娟的亲哥,姑姑冉翠花的儿子。

    冉翠花有一儿一女,邵杜娟跟冉染同岁,邵树林则大她们两岁,按说他的亲事也早就定下了,无奈女方病逝,他也只能再令寻他家了。

    如果说别人,大家可能都不会信,但是邵树林不一样,他跟冉染是姑表亲。

    古代人有亲上加亲这么一说,姑表亲也是可以成亲的。

    但是冉染从小被教导读《女则》,守礼又守旧,即便是表兄妹,也是很避嫌的,根本不怎么跟他说话。

    其实她跟邵树林不熟。

    但是,邵树林这么说,周围的人可不这么认为。

    “冉染,你跟你表哥有私情,人家杜鹃替你出嫁,还保全你的名声,你该谢谢人家,怎么还怪人家呢。”

    “就是啊,冉染,你是不是怕说出来,你姑不同意啊?”

    冉染用手指挖挖耳朵,这些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别人说啥就信啥,脑子里是浆糊吧。

    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深情的样子,冉染讥讽的笑笑。

    “大表哥?影帝啊,说的我差点就信了……”

    “既然我跟你有私情,还肯跟你私奔,为啥又把我嫁到苏家呢?”

    “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看到自己被骗,就会选择自尽。你们也算是履行了与苏家的婚约。可这不对啊,大表哥,你既然跟我情深意切的,怎么就忍心让我改嫁他人呢?”

    “再说,既然我们两情相悦,又是从小一起长大,要想私奔啥时候不行,非得成亲前?”

    谁知邵树林忽然又改口了。

    “那是因为我发现你心里有苏晨阳……你这个女人就是这样,水性杨花,见一个喜欢一个,我才后悔跟你私奔。”

    此时在人群外的苏晨阳,重重的打了个喷嚏,看向冉染的眼神终于变了变。

    她喜欢他?那他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冉染都无语了。

    “你们撒谎的时候,能不能把谎撒的真实可信一点,还是说知道我不敢回来找你们麻烦,甚至连谎言都懒得编。说出来的话,你自己信吗?”

    冉染拿着手里的棍子,在邵树林的肩上戳着,脸上露出轻蔑的笑,逼着邵树林后退。

    邵树林烦了,瞪大双眼,想要把棍子给弄到一旁,可是不管他怎么弄,冉染的棍子总能灵活准确的戳到他的胸前。

    “我一个有婚约的人,夫家里有钱有势,未婚夫虽然长得不是一表人才,但至少健康,一个好好的人我不嫁,去喜欢又穷又病的苏晨阳。”

    苏晨阳的脸色一沉,探究的眼神又冷漠几分。

    虽然这个说辞很扎心,却是事实。

    如果不是她被迫嫁过来,只怕她压根不会瞅他一眼吧。

    话音刚落,冉染一棍子打在邵树林的腰上,再一抬腿顶上了他的胃,又用手肘猛地往后心一戳,邵树林瞬间趴下了,三个动作下来,干净利落。

    冉染用棍子指着邵杜娟,面无表情,眼神凌厉如刀。

    “以你的脑子想不出这种损招,快说,这一切是谁指使的?姑姑?还是徐家?”

    邵杜娟看到邵树林都被她打趴下了,自己又被冉染用棍子指着,心里的防线一下子塌了。

    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不是我,不是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替你上轿的时候,才知道要嫁的人是徐家。”

    邵杜娟哭的厉害,好像吃亏的人不是冉染是她一样。

    周围的人看冉染的神色都变了。

    “冉染,事已至此,就算是现在把亲事换来,只怕徐家和苏家都不同意了,你就别再胡搅蛮缠了,你们好歹是姐妹,谁嫁不都一样。”

    冉染惊呆了,果然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她竟然成了那个蛮不讲理的人了。

    冉染气得又掀翻了一桌子酒菜,唬的那些人都跑到了院子外面。

    “是我,一切都是我的主意。”冉翠花从屋里走了出来,趾高气昂的样子,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的话一出,便坐实了冉染和邵杜娟俩人换亲的阴谋。

    冉染是个孤女,冉翠花这么做,明显是欺负人,此时的院子里都是今天参加回门宴的宾客,大都也是邵家和冉家的亲戚们。

    一时间竟然寂静无声,连一个敢向她质问的人都没有。

    冉染微微眯着双眼,记忆中这个姑姑待她如同亲闺女一般,她实在没想到,最亲的人,却一直在算计她。

    “姑姑,为什么?我可是你的亲侄女,爹娘死了,你是我最亲的人,你背后诋毁我也就算了,竟然还想让我死……这都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