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六章 姑姑
    “因为当初救徐夫人的人,根本不是你娘,而是我,是我辛辛苦苦把她从街上背回来,是我请的大夫给她看的病,只因为我有事先走,让你娘照顾她两天,没想到竟然让你得了这么一个好亲事。”

    冉翠花从屋子里出来,微胖的身躯挡住了一双儿女,一双小眼睛冒着精光,脸上写满了不平。

    原来如此,怪不得冉翠花总是对她说她也有恩于徐家,徐家却从来不拿她当回事。

    从前冉染的娘在世的时候,也总是会替徐夫人辩解两句,因为徐夫人每次送礼都是双份,一份给冉染家,一份给冉翠花家。

    后来,冉染的娘死后,冉染不知道这些,就把礼都收了,也没再往姑姑家送。

    主要是因为冉染觉得即便是拿到姑姑家,姑姑依然会拿过来给她,都是亲戚何必这么麻烦。

    冉染省事了,却让冉翠花积攒了很多怨气。

    但是,那个时候邵杜娟已经指给苏晨阳了,而那时的苏家还未出事,比还未发迹的徐家家境强多了。

    冉翠花纵然心里有怨,也没表明,直到苏家出事后,冉翠花想给闺女换一门好亲事,才又盯上了徐家。

    “如果你想要这门亲事,你跟我说,我可以让给表姐,可为什么,你还要害死我?”

    冉染这句话说完的时候,邵杜娟委屈的直掉眼泪,当初冉翠花跟她说起这个计划的时候,她也是拒绝的,她不是坏人,只是嫌弃苏家穷罢了。

    冉翠花这边却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我害你?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么……而且,没有我,你也活不到今天。”

    那是因为原主命大,但是后来又挨一棍子,原主真的死了,冉染才穿来。

    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明明冉翠花做尽了坏事,只因为冉染没有死,仗着自己是长辈,还把一切说的理直气壮的。

    “好,亲事你拿去,诋毁我的名声,这个账我记下了,现在我就声明,我冉染,跟你冉翠花一家,从此恩断义绝,再无半点关系。”

    邵树林被人搀扶起来,邵杜娟也被人扶到了屋子里,冉翠花得意的看着冉染,眼睛里充满了讥讽,不然还能怎样,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冉染这个小丫头,不还是任她捏扁搓圆。

    “好,恩断义绝就恩断义绝,一个小毛丫头,你以为我想跟你来往吗?真是不够麻烦的。”

    嫁到苏家那个穷地方,一辈子也翻不了身,像这种穷亲戚,当然是没有最好。

    说完冉翠花转身就准备继续吃吃喝喝。

    冉染冷清孤傲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那么,就请你从这个院子里滚出去,还有,把我娘给我的嫁妆还回来。”

    冉染的话一出,冉翠花的脸瞬间变色,猛地转过头来,瞳孔不自觉的都扩大许多。

    “什么?你再说一遍……”

    冉染嘴角微翘:“我说,从这里滚出去,把我的嫁妆还回来,怎么?我说的话听不懂吗?”

    冉翠花两眼一横,双手卡腰:“凭什么,这个院子现在是我闺女的嫁妆……“

    冉染无语的冷笑:“她的嫁妆?房契呢?难道你不知道这个院子是冉家的,还有,我的嫁妆是我娘给我准备的,你闺女出嫁,你不会连嫁妆都不舍得给吧。”

    “不可能,这个院子是杜鹃的嫁妆,你娘死的时候,留下来的银子早被你花光了,那有什么嫁妆,那些都是徐家的聘礼,合该给人家的。”

    冉翠花尖锐的嗓音响彻整个院子。

    那些看热闹的人终于看不下去了。

    “我说翠花,你让你闺女顶了人家的亲事也就算了,冉染的嫁妆是她娘死之前都准备好了的,总该还给人家吧。苏家这么穷,你让他们咋过日子那。”

    “就是,就是,翠花,做事不能太绝了,她毕竟是你亲侄女。”

    “冉翠花,冉染说的没错,这个院子是冉染的,地契还有她的嫁妆单子都在我这里,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个亲姑姑竟然算计亲侄女,我们冉家没有你这样的闺女。”

    说话间,冉家的族长也来了。

    冉染看到他们身后,苏晨阳和孙氏都遥遥的望着她,孙氏还向她微笑着点点头。

    苏晨阳一直在人群外面没有动,那么去请冉家族长和里正的人,便是这位个子不高,瘦弱的女人孙氏。

    冉染心里一暖,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