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七章 嫁妆
    冉家老族长分开人群走了进来,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再坐的人,其中大部分是邵家的亲戚,冉家的人反倒没有多少。

    “今天是俩闺女回门的日子,谁来说说到底为啥闹成这样?”

    冉翠花自从嫁到镇上邵家,仗着家境不错,强势的很。邵杜娟的父亲性子懦弱,家的大事小事基本都是冉翠花做主。

    她上来就指着冉染,颠倒是非道:“她这个小丫头想毁了我闺女的回门宴。”

    冉染冷冷一笑:“姑姑,我跟表姐一起出嫁,而且我才是正经的冉家人,难道这个回门宴不该是给我办的吗?”

    冉老族长看了看四周的人们,沉声问道:“是啊,你虽然是冉家的闺女,可这里是冉家的地方,你闺女姓邵,办回门宴怎么能在这里?”

    还不是因为冉染的院子够大,能装下很多宾客,够体面。

    冉翠花厚着脸皮笑笑:“这是冉家的地方,可也是我哥的地方,我哥没了,侄女嫁了,这个院子可不就是我的了。”

    “这个院子还是姓冉,不过已经成了冉家的祖宅,即便是我父亲不在,也是分给其他冉家人。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个外姓人罢了。”

    冉染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张契约。

    这边是当初冉染的娘跟老族长签下的契约。

    冉染母女留在疙瘩村,盖房子买田地,冉染出嫁前,田地的粮食归她们娘俩所有。

    等冉染出嫁后,田地归族里,冉家人供养冉染的娘,如果冉染的娘去世后,这个院子就成了冉家人共同的财产。

    人情就是这么淡薄,冉染也是在昨天才从里衣里翻出这个契约的,记忆中冉染的娘说过,这些院子和良田是她们娘俩的根基。

    保证他们在疙瘩村生活的时候,不被别的族人欺负。

    这么多年,冉染能平平安安长大,也正是因为冉染娘的付出,没有点好处,即便是族人也不会管你死活的。

    冉翠花一听就炸了:“什么?不可能,这院子是我哥给盖的,田是我哥给买的,即便是不给我,也得给我大堂哥。怎么会给族里?”

    这便是冉染娘的高明之处,不给冉染的堂伯,是因为人心不足蛇吞象,给冉家族长,是因为比起名誉来说,这些财产在他看来并不算什么。

    冉老族长从怀里也拿出了房契和地契:“染丫头出嫁了,田地我们也该收回来了,染丫头的娘也没了,这个院子也归族里了,来人啊,把不是冉家的人,都轰出去。”

    冉家的其他年轻小伙子,全都轰上来,拉扯着邵家的人就要往外拉。

    “等等。他们还不能离开。我娘给我的嫁妆,他们得还给我。”

    说着冉染又从那些契约下面拿出一个嫁妆单子,递给冉老族长。

    冉老族长眯着眼睛瞅了半天,点点头:“要是我没记错,染丫头应该嫁到镇上的员外家,如今既然婚事都办了,冉翠花,做人不能太霸道。”

    霸占了人家的亲事,还要霸占人家的嫁妆,还要脸不要了。

    冉翠花可舍不得那些嫁妆,冉染的娘精心准备了这么多年,都是好的。

    “那也不都是冉染的,还有徐家的聘礼那,如今我闺女嫁了过去,那些聘礼就该是我闺女的。”

    冉染不慌不忙又拿出一个单子:“这是徐家的聘礼,退还嫁妆的时候,我可以不要聘礼,我娘留给我的东西,你得还给我,老族长劳烦你看仔细。”

    徐家有钱,聘礼是早就给了的,冉老族长再看这些聘礼,每年过年冉染家给长辈上礼的时候,有一些都给了冉老族长的。

    要是把这些聘礼给了冉翠花这个外姓女,冉老族长是万万舍不得的,家里总得有几个称得上名堂的摆设吧。

    “混账,冉翠花,我看你就是猪油蒙了心了,贪图你侄女的婚事不说,连嫁妆都贪,今天不该在这里解决这件事,我们就应该去衙门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