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八章 装晕
    一听说要进衙门,冉翠花吓得一哆嗦,肥胖的身躯肉眼可见的颤了颤。

    死死的瞪着冉染,左右为难。

    如果把嫁妆退给冉染,她可没有财力置办起这么厚实的嫁妆,她闺女肯定会在婆家被人瞧不起。

    再说嫁妆都在婆家,真的找人去搬,让她闺女的脸往哪儿搁。

    可是如果不给嫁妆,冉染这个死丫头有族里人撑腰,万一真的告上公堂,不但连累到闺女的亲事,说不定邵家也会把她给休了。

    冉翠花心思一转,忽然双腿一蹬,翻个白眼晕过去了。

    “娘,娘,你咋了?”邵杜娟猛地扑上来,就是一顿哭嚎。

    邵树林也强忍着疼痛来到冉染面前指责她。

    “都是你干的好事,我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邵杜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冉染,不过就是那点银子,她可是你亲姑姑啊,你就忍心为了钱连她的命都不顾了吗?”

    好大一朵白莲花啊,感情谁弱谁有理是吧,这黑白颠倒的让冉染猝不及防。

    装晕是吧,看她怎么治她。

    “哎呀,姑姑啊,你可不能就这么去了呀,你要是去了,我的嫁妆找谁要啊……”

    冉染也扑到冉翠花的身上,但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冉染下了死手在冉翠花大腿根最柔软的地方,狠狠的拧了一下。

    冉翠花受不住‘嗷’的一声,醒了过来,猛的甩出巴掌就朝冉染的脸上打过去。

    冉染本就防备着她出手,机灵的躲开了。

    “啪”巴掌打到了邵杜娟的脸上,力道之大,一下子就把邵杜娟给扇倒在地,顷刻间脸肿了半边不说,一道血丝也从她嘴里流了出来。

    “娘……”

    众人都惊呆了,邵树林赶紧去扶着妹妹,邵杜娟也被打蒙了,连哭都不会了,呆呆的看着冉翠花,愣住了。

    冉染则悠闲的起身,站的远远的,冷哼道:“大概是坏事做多了,被鬼附身了吧……”

    “啊,就是就是,要不然怎么能打亲闺女那。”

    “哎呀,翠花,要不然你就把染丫头的嫁妆给她吧,万一真的被你哥哥嫂嫂找来,他们可饶不了你。”

    古人迷信,敬畏鬼神,再加上刚才冉翠花的一巴掌,众人以为她犯了众怒,惹了冉染死去的爹娘,都心虚的很。

    被大家这么一说,冉翠花也惊惧的四处望望,仿佛周围真的有鬼一般。

    邵杜娟好半天才捂着脸哭了起来:“娘,就把嫁妆给冉染吧,那些都是舅母给冉染的,我,我也不敢用啊。”

    冉染的嫁妆里其实除了银子,也就剩下一些细软和首饰了,首饰是冉染的娘亲自去打的,衣服是冉染的娘亲手做的,还有一些布匹什么的。

    冉染和邵杜娟身材一个瘦一个胖,那些衣裳邵杜娟也穿不上,再说那些首饰,已经过时了,到了徐家,徐家给她的新首饰更漂亮。

    邵杜娟并不稀罕冉染的嫁妆,人都嫁到徐家了,那些财产又算啥。

    “她的嫁妆在我那里,但是这些年我也没少照顾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扣除这些,就只剩二十两了,要就要,不要一文钱都没有了。”

    冉翠花磨着后槽牙,一字一句的说,恨恨的瞪着冉染,恨不得她立马消失。

    “那不成,这些嫁妆我都算过了,差不多一百两,你只给我二十两,打发要饭的呢,再说我住在自己家里,怎么就吃你的喝你的了?我娘才走三年,你就扣下八十两,全家这么多人三年也用不完。”

    冉染不依。

    邵杜娟从怀里拿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这是早上她回门的时候,婆婆给她的,原本她想给冉翠花,谁曾想发生了这样的事。

    “冉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些银子你拿着,回头,回头……”

    邵杜娟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冉染一把把银票给夺了过来:“成,我就先拿着这五十两,剩下的五十两,要么你把东西还回来,要么就把银票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