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十二章 你们可以滚了
    冉染用力把手给抽了回来,语气冰冷:“我谢谢你了,要是没事就滚吧。”

    谁知邵杜娟不依不饶:“我是说真的,冉染,我知道其实你也喜欢他,让你嫁给苏晨阳很受委屈,真的,我其实愿意跟你共侍一夫的……”

    “打住,你愿意,我可不愿意。”冉染说着还后退两步与邵杜娟保持一定距离,“这种垃圾既然被你捡去了,麻烦你们赶紧消失,我怕你们待久了,会把我的院子熏臭。”

    说着冉染来到大门口,把门给开开,做了个‘请’的手势。

    邵杜娟的泪水像是不要钱的又流了出来:“冉染,你是不是生气了,我是真心的……”

    冉染无语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邵杜娟,你没有脑子,不代表我没有,徐峰是我的未婚夫,要是他喜欢你大可以找我来退亲,脚踏两只船,也不怕被淹死。”

    邵杜娟又哭:“冉染,我……”

    冉染实在不想看邵杜娟白莲花似的表演了,她觉得有点恶心:“我不想听你说话了,现在请你们俩赶紧的,圆润的给我离开。”

    邵杜娟哭着跑了,可把徐峰给心疼坏了,怒斥冉染:“她是你表姐,都是为你好,你别不识抬举。”

    冉染冷哼一声。

    “我不需要。滚。伪君子。”

    大门被重重的合上,冉染真是觉得这俩人太表了,邵杜娟绿茶她还能接受,毕竟女人嘛,又有俩男的喜欢,都会作一下。

    徐峰竟然那么绿茶,真是刷新了冉染的三观。

    冉染看着那一盒玩意儿就来气,把它搬到苏晨阳的面前,重重的放下:“给,她还给你的东西,自己收着。”

    苏晨阳眼皮都没抬一下,吩咐冉染:“麻烦帮我烧了。”

    冉染正在气头上,才不想给苏晨阳收拾:“要烧自己烧,我又不是你丫鬟。”

    说着冉染好奇的把盒子里的东西都倒在桌子上,还别说古代的小孩子玩儿的东西还真多,除了陀螺之外,还有一个弹弓,绳子竟然是用牛筋做的,用力的拉才能拉动,弹出来的子弹就更威猛了。

    冉染比划了一下,奈何自己手劲儿太小,压根就拉不动。

    “徐峰让你进徐家,你为什么不去?”

    冉染寻宝似的扒拉半天,冷不丁的听到苏晨阳的话,有些意外。

    “我为什么要去,好好的正妻不做,做妾,我没有那么下贱。”

    她似乎又找到一个好玩儿的,鸟一样的哨子,从尾巴吹气会发出鸣叫。

    苏晨阳看着盒子里玩具,都是小时候他送给邵杜娟的,也有的是邵杜娟自己要的,只是他没想都邵杜娟竟然都收着。

    小时候看似他们三个都玩在一起,可是苏晨阳从小就知道邵杜娟是他媳妇儿,所以不管玩儿什么都想着她,倒是身边的冉染他没怎么注意过。

    阴差阳错,没想到她倒是成了他的妻子。

    “你表姐以前确实对你挺好的,这次的事她也被蒙在鼓里,嫁给我,你受委屈了……”

    冉染正翻得高兴,听闻苏晨阳的话翻翻眼皮。

    “嫁给你受不受委屈我不知道,我知道邵杜娟并没有那么好,既想当标子又想里牌坊,这种人最好离他远点,要不然回头被雷劈了,连累到你。”

    苏晨阳皱皱眉:“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难听的还在后头,下次再敢来,我还能说出更难听的来。”冉染把盒子合上,她不准备扔了,里面的玩具还挺好的。

    苏晨阳的眼神闪了闪,嘴角抿出一抹微笑:“冉染,你变了。”

    冉染都‘呵呵’了,原主都被邵杜娟欺负死了,她是现代过来的,性格当然变了。

    “你现在才知道啊,若是你死过一次,你也会变得。”

    苏晨阳黑眸紧缩,他怎么忘了,冉染刚被抬回他家的样子,虽然穿着红衣,但是里面浑身都是泥泞,按照她说的,她是大难不死从山坡上爬出来的。

    当初他还以为她是跟人私奔,摔下山坡的。

    后来才知道,她是被邵杜娟给推下去的。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

    如果不是那些人,只怕现在在徐家享福的人是她。

    冉染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没关系,这件事也与你无关,你跟我一样也是受害者,只是你不要劝我跟表姐和好就行,我是个大度的人,但不是对所有伤害过我的人都能大度。”

    苏晨阳低垂眼帘,竟然十分认同冉染的话,这些话都说到他心坎儿里了。

    忽然,冉染紧盯着苏晨阳的双眼,坦诚的眼眸让他瞬间无所遁形。

    “苏晨阳,你是不是还喜欢她,对她念念不忘?”

    “怎么可能……”苏晨阳怒瞪双眼,“就像你说的,她跟徐峰都是垃圾人,应该丢掉才是。”

    冉染眨眨眼睛,刚才外面的情况,他倒是一清二楚。

    忽然,她发现苏晨阳的眼眸黑亮,竟然能从里面看到她的身影,忍不住凑了过去。

    “你的眼睛真好看。”

    苏晨阳忽然感觉呼吸紧促,心跳有些过猛,紧张的眨眨眼睛,还没有说话就听冉染继续说。

    “行了,我知道了,你要是真喜欢她,治好腿,再把她抢回来。”

    嗯?苏晨阳是这么想的吗?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那你呢?”苏晨阳反问。

    他把邵杜娟抢回来做妾?冉染会同意?

    果然,冉染双手抱臂,歪着毛绒绒的脑袋,一脸的决绝:“当然是跟你和离了,我可是正常的女人,不搞共侍一夫那一套,君若无心我便休,自此山水不相逢。”

    说完,冉染抱着盒子进了里屋,收拾她的嫁妆去了。

    苏晨阳的心突然像是被烫了一下,鸦羽般的睫毛微微抖动,睫毛下是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暗潮涌动。

    “我不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