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十五章 挖草药卖钱
    望闻问切,冉染把了脉微微一笑:“冉七爷,你这是有点上火了,心浮气躁,加上天气有点干,问题不大,回去弄点灯芯草熬点茶喝,若是有条件再用鸡蛋炒姜末吃两天就好了。”

    生姜炒鸡蛋有温化祛痰的功效,春天天干容易咳嗽,老年人常犯的病。

    此时有个妇女把她儿子推到冉染面前:“他也是有点咳嗽,都半个月了,要不让他也吃点生姜炒鸡蛋?”

    冉染看了看那孩子的喉咙,扁桃体发炎,古代孩子也真是皮实,要是现代的孩子早就已经发烧了。

    “不行不行,冉七爷是肝火旺盛,是热咳,你这孩子明显是着凉了,穿的少,还流鼻涕是寒咳,你得给他吃点蜂蜜加梨水趁热喝几天就好了。”

    那妇女吃了一惊:“这咳嗽跟咳嗽还不一样那,染丫头,你可真厉害,怪不得你娘肯让你读书识字,就是比我们这些睁眼瞎强。”

    春天农耕,大家都很忙,狗儿救回来之后,大家都散了,冉染会看病的消息也传开了。

    只有孙氏担心冉染给人看不好病,还耽误病情,拉着她赶紧回家去了。

    此时,冉染已经进入神医仙境,一下子救了三个人,她的系统升级了,给了三七的种子,种下去再看进度条,十分钟之后就可以收割了。

    但是下一个任务有些奇葩了,冉染需要去砍树,砍一棵,种一棵,就能得到医疗用的橡皮带了。

    冉染准备明天就去山上砍树,就在她要退出系统的时候,发现系统左上角有个抽奖一直在闪烁。

    冉染点开,果然有个抽奖活动,点开,抽奖的灯在一旁医生技能上面来回的跳跃,忽闪忽闪的,冉染也没仔细看,点一下,灯光停在一个技能上,点亮‘记忆力’。

    冉染的手上突然多了一本《本草纲目》。

    原来是让她学习中医,也是,即便是一个好医生来古代也得重新学习。

    毕竟现代治病都靠仪器,古代治病都靠技能,她还是要重新学习的。

    提高记忆力,她的知识储备量就能大增。

    而且根据书本上的药草,她还可以上山采药,毕竟空间里的药草都是珍稀药草,普通的小病山上的药草就够了。

    上山采药还可以换银子,到时候再从空间里拿药就显得不那么突兀了。

    这个记忆力功能果然好,她只是把书本细细的翻了一遍,所有药草的形状,功能,属性都在她脑海里了,还有一些治疗的方子。

    冉染以前本来就会,这下更是记忆深刻了。

    从空间里出来,几乎是须臾,都在空间里待了好一会儿了,现实中她跟孙氏还在回家的路上。

    “染丫头,虽然你会点医术,也不要着急给他们看诊,还是得去看大夫,万一你把人给误诊了,咱们可是赔不起人家。”

    孙氏担心冉染,冉染却左耳朵听右耳朵出,只是配合着点头罢了。

    回到家里,孙氏就把去县郡找大夫的事情给苏晨阳说了。

    苏晨阳依然正在画画,也许他早就料到如此结果,神色淡淡的。

    孙氏摸着眼泪道:“儿啊,娘知道你不甘心,可咱们现在胳膊拧不过大腿,就算了吧,你爹要是在也希望我们娘俩好好活着就行。”

    苏晨阳像是没听到一样,依然在用画笔在盒子里慢慢的调色,只是色彩早已不是他需要的颜色。

    “好的娘,我知道了,你累了,去歇息吧,我把这幅画画完。”

    “唉。你饿不饿,染丫头买了一些肉,娘给你包饺子?”孙氏担忧的看着儿子,心如刀割。

    此时苏晨阳却对着孙氏展开一个大大的微笑:“不用了娘,我不饿,累了一天了,你去歇着吧。”

    相公快受了冤屈,儿子被打折腿,如今她什么也做不了,唯一的念想只剩下好好活着了,孙氏抹了把眼泪去厨房了。

    冉染正在厨房收拾,买的东西归置好,把肉给切一下,该腌制的腌制,该剁馅儿的剁馅儿,孙氏已经说了要吃饺子,她也改善改善生活。

    粗面和细面掺杂在一起,加点水给揉成一团,揉好之后放在那里醒一个时辰,冉染又去院子里拔了几颗葱。

    孙氏进来了,看了看面,又看了看那些肉馅儿,一下子吃那么多,心疼的很,她拐上竹筐上山挖野菜。

    从前冉染没来的时候,孙氏每天一大早都会去山上挖野菜,挖的基本上够一天吃的,然后再砍点柴火,瘦小的身子扛着一大捆柴火,拐着一篮子野菜不到午时就回来了。

    今天她还没上山,家里没有野菜,柴火也不多了。

    可就在孙氏要出门的时候,被冉染喊住了。

    “娘,我跟你一起去吧,俩人干活快。”

    冉染从小被家里娇养着,孙氏是知道的,就没打算让她干重活,因为她知道一个女人的手从细皮嫩肉到粗糙,不但是身体上的痛苦,心理也很难过。

    虽然他们家穷,孙氏也是愿意对儿媳妇好的。

    可是看到儿媳妇这么懂事,孙氏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那咱们就走吧,早去早回,一会儿太阳下山了,山上还有野兽那。”

    原主虽然住在这个村,从来没上过山,唯一的一次便是成亲前的晚上。

    原主对山路不熟,但是冉染是要进山的,既然要做大夫,她是要采药的。

    婆媳俩从集市上回来后,又一前一后进了山。

    苏晨阳就坐在屋子里,遥遥的看着她们,心里不是滋味,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他什么活也干不了,只能让两个女人养活,又惭愧又难受。

    他用力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腿,下肢毫无知觉,可是一旦他要站起来,就会钻心的疼。

    若不是为了孙氏的一点念想,为了替父亲洗刷冤屈,苏晨阳真想去死。

    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画画,多画几幅好卖钱。

    太阳渐渐的落山了,夕阳照着云彩,红了大半边天,映照着青山流水,景色很美。

    苏晨阳下笔很快,像这样漂亮的晚霞每年都有几次,次次的景色都很震撼,他很喜欢,总也画不够。

    “苏公子,你画的画真好看,可惜城里的人都是奸商,要是搁在别处,肯定能卖大价钱哩。”

    苏晨阳画的入迷,家里几时来人都不知道。

    闻声回头,便看到门口俏生生的站着一位小妇人,用深蓝色布巾包着头,瓜子脸上一双勾魂的丹凤眼,让他从来不敢直视。

    “六嫂子来了,家里只有我一个,就不请你坐了,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