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十六章 俏寡妇
    “没事嫂子都不能来看你了。”

    苏晨阳说出家里没有人,其实是想让她避嫌的意思,谁知冉六嫂不但没有避嫌,扭着柳腰反倒进来了。

    “这不是天气渐渐的暖和了,我男人从前有几件单衣,我觉得你们身量差不多,就改了改给你拿来了。”

    说着冉六嫂进屋子把竹篮放桌上,从里面拿出两件青色的衣衫来。

    “我这才回娘家几天啊,怎么突然你就成亲了,也不告诉嫂子,难不成是怕嫂子讨你的喜钱。”

    冉六嫂幽怨的眼神落在苏晨阳身上,上下转了两圈,最终落在他的腿上,脑子里却想着别的事情,俏脸有些发烫。

    苏晨阳到底是读书人,孤男寡女在屋子里说话不符合规矩,转着轮椅从屋里出来了。

    冉六嫂很有眼色的,赶紧上前推他。

    这次苏晨阳连拒绝的能力都没有了,俩人一起来到院子里,冉六嫂干脆搬个小凳子坐在苏晨阳的身旁。

    “既然家里就剩你一个,我也不放心,我就在这里等她回来好了。”

    说着冉六嫂熟稔的从屋里拿出孙氏的针线筐,里面有她没有做完的针线,冉六嫂帮她接着做。

    冉染和孙氏从山上回来的时候,院子里便是这幅岁月静好的画面。

    宁静的小院子里,苏晨阳闲适的坐在那里,跟身旁的小妇人聊天,小妇人俊俏的脸上挂着微笑和安宁,俩人岁数一样,男俊女俏,好一对璧人。

    冉染却感觉这个场面有些辣眼睛,冉六嫂她认识,是个寡妇。

    苏晨阳又是有妇之夫,俩人凑在一起让她想到了一个被和谐的成语。

    许是冉六嫂常来,孙氏看到她后,热情的打了个招呼:“金莲,你从娘家回来了?啥时候回来的,哎呀,好几天没见你了,怪想的。”

    冉染表情原本淡淡的,可听到冉六嫂的闺名,她差点喷了,金莲?谁是武大郎?

    冉六嫂娘家姓陈,闺名金莲,跟苏家是邻居,她又是个寡妇,两家好的跟一家似的。

    陈金莲看到冉染后,故作惊诧的睁大了眼睛。

    “邵家的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敢把婚事给换了,要是邵家那丫头嫁过来,我就不说什么了,那丫头长得俊,也出一张好嘴,怎么把她嫁过来了,闷葫芦似的,啥也不会呀。”

    冉染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陈金莲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冉染不如邵杜娟呗,邵杜娟跟她一样没干过重活,她就不信邵杜娟嫁过来能比她适应的更好。

    孙氏尴尬的笑笑,把柴火放地上,拍拍身上的土,给她打了个颜色,示意陈金莲说话小点声。

    而苏晨阳听闻陈金莲的话,眉头皱了皱,转着轮椅便迎了上去。

    “这是什么菜,我怎么没见过?”接过冉染手里的竹篮,随手翻了翻。

    “白蒿,是一种草药,平常不当菜吃,清热利湿,凉血止血。多挖一些回头卖到药铺里去。”

    冉染把白蒿倒入簸箩中,铺开,放在架子上晾晒。

    苏晨阳捏了一把白蒿闻了闻,淡淡的清香,趁机打量自家媳妇,虽然长得又黑又瘦,可巴掌大的脸上,有一双清澈如水,清亮得仿佛能说话的眼睛。

    等所有的白蒿都倒完,‘啪嗒’一声,一本书从竹筐里掉了出来。

    苏晨阳弯腰给捡了起来,大吃一惊:“《本草纲目》?这是你常读的书吗?”

    冉染淡淡的扫了一眼,“嗯”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搭理苏晨阳,前头有个邵杜娟,这又来个陈金莲。

    苏晨阳不过是个瘸子,仗着长得好看,招惹的桃花不少,她不耐烦跟这种朝三暮四的人来往。

    “怪不得你说会看病,要是你经常读医书,即便是不会也差不多了,所谓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苏晨阳对着冉染热络的找话题聊天,只是不管苏晨阳是如何热情,冉染却总是淡淡的。

    “真好,我要是也有机会多读点医书,说不定时间长了,自己也能给自己看诊了。”

    苏晨阳清朗的眼睛,满含希翼。

    冉染终于看不过去了:“医者不自医,你就算是把医书都看完,该不会还不会,大夫要求的是临床试验,根据症状来医治,可不是照着书上得的。”

    现代医生除了从学校毕业外,还有在医院里临床几年才能毕业,只看区区两本书都能看诊,岂不是草菅人命。

    苏晨阳看冉染终于肯搭理她了,更热络了。

    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嘿嘿一笑:“是了,是我着相了,你都把书读完了,还说自己不会看诊,我还没看就说如此大话,太不自量力了,失礼失礼。”

    冉染把草药全部给铺开,悠悠的叹口气,她一个正常人跟一个病人治哪门子气那,就算所有的女人都喜欢苏晨阳,又与她何干,左右她是要离开的。

    “既然你喜欢,那这本书就送给你了,给别人看诊就不说了,至少能养生,让自己和家里的人少生病,若是你够聪慧,说不定还能把自己的腿给治好,那就真的本事那。”

    冉染虽然只嫁过来几天,可苏晨阳知道她绝对不是这种阴阳怪气,尖酸刻薄之人。

    可是今天的话,无端的这么透着一股子酸气,苏晨阳聪慧,扫了一眼陈金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娘子,我跟冉六嫂是清白的,都是邻居,她又是寡妇,我们之间来回照应……”

    谁知苏晨阳的话还没说完,冉染无语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别叫我娘子,我们早晚是要和离的,这个称呼太腻歪,以后我叫你名字,你也叫我名字好了,我叫冉染。”

    听闻冉染的话,苏晨阳的心暮的一沉,清朗的眼神立刻黯淡下来,抿直着嘴唇带着倔强:“我说过,不和离,除非我做过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不然,这辈子我都不跟你和离。”

    冉染一听气笑了:“咋地,你还赖上我了,我长得又不好看,养的又娇气,你娶个媳妇不容易,当然得找个好看又能干的,我不配。”

    说完,冉染扭头就要走。

    手腕却被苏晨阳给拉住了。

    “你……”

    定定的瞅了冉染一会儿,苏晨阳的手渐渐的松开了,低垂着眼帘半掩着星眸,嘴角抿的更紧了。

    “是我配不上你,委屈你了……如果你真的嫌弃我,将来我会同意和离的,可你不是也说过,至少我们在一起试试么。”

    “我,我会对你好的。”

    冉染是个颜控,苏晨阳长的又好看,她看不得好看的男子受委屈,而且这个委屈还是她给的。

    “是啊,我说过要试试的,可你像朵花似的招蜂引蝶,我可不愿一腔深情被辜负,尤其是朝三暮四的人。”

    原来冉染是吃醋了。

    苏晨阳忽然心里不堵了,低沉的闷笑了两声,捏了捏冉染的手腕。

    “我不是那种人,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