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十七章 你要相信我
    信他?

    冉染拿什么信他?日久见真情?

    毕竟相处时间短,冉染倒是愿意给他这个机会。

    可她今天却不愿低这个头。

    陈金莲可是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那。

    她虽然做不来跟苏晨阳太过亲密,也不会当着外人给苏晨阳甩脸色,毕竟她明白男人总是爱面子的。

    “再说吧,面差不多好了,我要去包饺子了。”

    “我也帮忙。”苏晨阳推着轮椅,跟在冉染身旁,悄悄的扫了冉染一眼,看她面色如常,一颗心才放回去。

    再说陈金莲看到苏晨阳跟冉染亲亲热热的说了好大一会儿,一坛子老醋早就打翻了。

    陈金莲的男人在她刚过门的时候就去世了,婆家人不待见她,说她是个扫把星。

    娘家人收了聘礼也不想再退回去,就让闺女在婆家守寡。

    于是陈金莲还是留在了婆家,成亲时婆家给分了两亩地和一处院子,男人去世后,婆家要把院子和地都收回来。

    陈金莲大闹了一场,差点跟婆家打官司,最终田地给收了回去,给她留了一处院子,只是自此陈金莲跟婆家再也没有关系。

    婆家人不管她,任她自生自灭,好在陈金莲有一双巧手,靠着给人做衣裳,做刺绣养活自己。

    陈金莲长的还算俏丽,比起邵杜娟差了点,皮肤却比冉染要白皙,尤其是身材前凸后翘,别有一番风韵。

    村子里的男人几乎都对她有想法,奈何陈金莲养了两条大狼狗,算是彻底吓退了疙瘩村里的男人们。

    直到苏晨阳母子俩搬了过来,虽然苏晨阳是个瘸子,可他长得好看,知书达理又文质彬彬的,陈金莲一眼就看上他了。

    如果是个正常的男子,陈金莲可能不会有别的想法,毕竟那个男人能看上一个寡妇那。

    但是苏晨阳不同,他家穷,又出了事,还是瘸子,陈金莲觉得自己有很大的机会跟他在一起。

    只可惜后来又听说苏晨阳定亲了,这才歇了心思。

    苏晨阳的未婚妻邵杜娟,长得比她好看,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苏晨阳眼瘸了才会看上她。

    可是谁也没想到,嫁给苏晨阳的不是邵杜娟,竟然是不常见面的冉染。

    陈金莲对冉染知道的不多,俩人都是不常出门的人,彼此并不了解,所以陈金莲一看到冉染的相貌,打心眼里觉得她配不上苏晨阳。

    又是嫉妒又是懊悔,讥讽了冉染一顿。

    可是陈金莲更没想到的是,苏晨阳成亲才几天呀,竟然对冉染这么亲密,她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厨房里孙氏正在剁饺子馅儿,猪肉香葱外带野菜,闻着味道就馋人。

    “婶子对新媳妇儿真好,过年才吃的饺子就给包上了,嫁到你家真是太有福气了。”

    孙氏正愁没人诉苦那,听闻孙氏的话,撇撇嘴:“你当我愿意那,还不是染丫头不跟我商量就把肉给买下了,天气越来越热了,再放几天都坏了,这不才想起来包饺子。”

    陈金莲挑眉,趁机挑拨离间:“哎呀,那你这儿媳妇也太不会过日子了,天天吃肉,还不得把家给吃穷了。”

    孙氏似乎觉得不该当外人面数落媳妇,又找补了两句:“不过人家是用自己的嫁妆买的,咱也管不了啊。”

    “那也不能这么过啊,既然嫁了过来,她的嫁妆就该给婶子和晨阳用,好歹修修房屋,添两件新衣裳,最重要的是给晨阳看腿,她的嫁妆也不能糟蹋。”陈金莲打抱不平。

    孙氏长长的叹口气:“唉,管不住啊,人家原本是要嫁给员外少爷的,嫁到我们这样穷苦人家,着实委屈了她……”

    陈金莲还想说什么,眼瞅着冉染和苏晨阳一起往厨房走来。

    酸酸的嘟囔:“那她必定不是诚心跟晨阳过日子的……”

    这样的两口子,早晚要分开,她又有希望了,只需要耐心的等着就行。

    心里欢喜,看冉染也顺眼了,刚准备跟冉染打招呼,忽然外面来人了。

    “染丫头,我来了,我家相公非得让我来好好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来来来,把这些给收下,让狗儿再给你磕个头。”

    原来是狗儿的娘,带着狗儿和一些礼物来答谢冉染了。

    冉染是不好意思受这么重的礼的,赶紧把狗儿给拉了起来。

    “不用了,不用了,你都已经谢过了,举手之劳而已,太客气了。”

    狗儿的娘把一篮子鸡蛋递给了冉染,爽朗的笑开了:“那行,不让狗儿给你磕头了,但是这点东西你得拿着,狗儿的命不能让你白救。”

    冉染又要推辞,谁知狗儿娘干脆把篮子塞到了苏晨阳的怀里,拉着狗儿就跑了。

    “我走了,走了,染丫头,以后有事就找俺,你救了狗儿,俺们一家都感谢你。”

    狗儿一家感恩图报,性子醇厚,冉染看着满满一篮子的鸡蛋,哭笑不得。

    农家人攒个鸡蛋是要换银子的,这么多只怕攒起来不易。

    苏晨阳看冉染犹豫,劝道:“我看你还是收了吧,毕竟是条人命,收了人家也安心。”

    若是不收,只怕会被村里人说她太过清高,以后找她看诊的就不会有了。

    “行,那咱们就留着,等下次再去集市换银子使。”

    冉染把鸡蛋放到了里屋。

    刚从屋里出来,突然,着急慌忙跑过来一位大嫂。

    “染丫头,染丫头,快去给我家闺女看看吧,她都烧了一天了,她爹不让找大夫说烧两天就好了,我是实在担心,都说你会看病,我求你去给我闺女看看吧。”

    冉染这边刚准备包饺子,就被大嫂给拉走了。

    大嫂的闺女夜里着了凉,烧了一天一夜了,嘴唇干裂,昏迷不醒,在古代,小小一个风寒也会要人命的。

    冉染赶紧让人准备温水,物理给小姑娘降温,又开了一个方子让大嫂去抓药,等大嫂去镇上回来,小姑娘的烧已经降下来了,一碗药下去,出了汗,小姑娘睡的沉沉的。

    “这个药明天早上一份,晚上一份,只要明天晚上不再发烧,多喝开水,过两天就好利落了。”

    大嫂看着小姑娘脸色恢复正常,悬着的心这才放回肚子里。

    “染丫头,你果然会看病,这下就好了,以后有个病有个灾的,再也不用去城里请大夫了。”

    虽然冉染没有要诊金,大嫂却给了冉染三斤面粉,冉染依然是推托,她看病不要诊金也行,只要能完成空间里的任务就可以了。

    农家人不容易,她不缺吃的,也没打算要诊金。

    还是苏晨阳的话,要点东西是为了让人安心,况且区区三斤面粉,也不值几个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