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十八章 曾经少年光芒万丈
    等冉染从外面回来,家里的饺子早就煮好了。

    陈金莲也不在了,孙氏在厨房收拾碗筷,苏晨阳守着饺子等冉染回来。

    “回来了?饿了吧,赶紧吃饭吧。”

    冉染早就饿了,早上去集市,下午回来又去砍柴,想吃顿好的,又被拉去看病,已经饿的前心贴后背了。

    端着碗,她也不客气,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染丫头,没想到你真的会看诊,这是他们给的面粉吧,还是精面,太好了。”

    孙氏把冉染拿回来的面粉给收起来,心里充满惊喜。

    村里人实诚,冉染看诊不要诊金,但还是给了东西,长此以往,她家就再也不用发愁饿肚子了。

    冉染埋头吃饭,神祗已经拉到了空间里。

    空间升级速度喜人。

    除了三七,又出现了金银花,板蓝根。

    冉染找到橡胶树后,种下橡胶树,还得到橡皮带和针管,等再治疗一个重患的病人就能得到葡萄糖了。

    但是,如果说让冉染给苏晨阳治腿做手术,还需要更重要的东西,手术刀和消炎药。

    冉染还得继续努力。

    冉染刚放下碗筷,苏晨阳便接了过去:“累了吧,要洗澡吗?我自己做的香胰子,比街上卖的好,你要不要试试?”

    冉染愣了一下,清澈的眼睛对上苏晨阳的。

    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睫毛又长又密,眼眸又黑又亮,像一口不见底的井,印象中,眸光阴翳,似乎有无尽的忧愁。

    可如今,他的眼眸含笑,有一股漫不经心的味道。

    冉染的心怦然一动,鼻息间似乎闻到了一股清甜的味道。

    “好啊,谢谢。”

    “跟我来,我拿给你。”

    大锅里烧着热水,冉染跟着苏晨阳来到隔壁的小房间。

    这是他们家的茅房,不像乡下人的茅房,臭烘烘的,他们这一间反倒收拾的很干净。

    门口是个铁架子,上面摆着一个小木盆,架子周边挂了两条布巾,一个应该是孙氏的,另一个便是苏晨阳的。

    架子旁边是一间隔断,这里是坐便,冉染早就知道,另外一间隔断,有一个很大的木桶放在里面。

    冉染有些吃惊,这跟现代的卫生间布置的差不多,如果不是苏晨阳看不懂简体字,她差点以为他也是穿越的。

    架子上摆着很多东西,苏晨阳献宝似的一一跟冉染介绍。

    “你看,这个是洗澡用的香胰子,我自己做的,带了点桂花的香味儿,这个是洗衣服用的,用皂角做的,还有这个牙粉,闻一闻,有没有竹叶的清香……”

    冉染听话的挨着闻了闻,仔细的看了看。

    “这些做起来其实很简单,铺子里卖的太贵,我娘舍不得,我就找来方子做给她用……”

    直到现在她才确定,苏家家境确实不错,苏晨阳也是个很有情趣的读书人。

    她想起了红楼梦里,贾宝玉闲来无事就会给家里的姊妹们做胭脂。

    这些日常用品在现代看起来很简单,便宜,家家户户都有,人人都用,但是在古代,可是个稀罕的东西。

    而苏晨阳竟然都会做出来,可见他本是一个精细体贴的人。

    只是因为家庭的变故,原本阳光一样的男子,周身布满了乌云。

    “喜欢吗?如果你想要别的香味,回头我再给你做。”苏晨阳清亮的眼神带着一丝讨好。

    冉染抿嘴浅笑:“喜欢,谢谢,可是你平时有空做吗?”

    苏家从前没有进项,只靠着苏晨阳画画和孙氏勤俭节约,他大概没有时间做这些了。

    果然,苏晨阳清亮的眸子懵了一层雾霾。

    “这些都是前两年做的……”

    自从他的腿受伤后,就没有再做过,也没有从前那么讲究过。

    冉染明白是腿伤导致的心理疾病,如果时间长了,会得抑郁,不过治疗抑郁症最好的办法便是专心致志的做事情。

    制作香胰子等这些东西,本就是苏晨阳的兴趣,若是能把这个兴趣捡起来,会对他的心理起到一个释放的作用。

    苏晨阳的腿,冉染迟早想办法给他治好,可是心理上的疾病刻不容缓。

    冉染忽然绽开一个大大的微笑:“嗯,好啊,你要是会做,就给我重新做一套吧,我不太喜欢桂花味儿的,我喜欢清淡的。”

    现在已经是百花绽放的季节,反正现在家里不愁吃喝,给苏晨阳找点事做也挺好。

    “好,那我明天去山上采花,给你做一整套的。”

    冉染嫣然一笑:“那我们一起吧,明天我去山上采药。”

    第二天一大早,孙氏听说苏晨阳要跟冉染一起上山,不知道怎么回事,嗓子一疼,眼圈泛红。

    “那你们小心一点,别摔了,早去早回。”

    苏晨阳自从腿折了之后,已经整整两年没有出过这个院子了,看着原本开朗活泼,明媚如光的少年逐渐变的沉默阴郁,做娘的心里也不好受。

    孙氏希望苏晨阳走出来,不管将来如何,日子总要过的开心才是。

    快到午时的时候,冉染和苏晨阳一起回来了。

    冉染背着柴火,推着轮椅,苏晨阳在轮椅上,怀里抱着一个大竹篓,脚边放着一个竹篮。

    竹篓里是冉染采的草药,竹篮里全是花,下面还有一些野果子,野菜等,满满当当的。

    “儿啊,你们可回来了,累了吧,饭马上就好了。”

    孙氏已经站在门口望眼欲穿了,看到小两口回来,赶紧迎了上去。

    苏晨阳确实累了,好久没有出门,他的体力跟不上。

    冉染倒是还好,原主身子虽然瘦弱却很健康,况且她也需要多运动才能再长高一点。

    苏晨阳回房间休息去了,孙氏帮着冉染把药草给晾晒一下。

    可以看出,孙氏今天很高兴。

    “听说晨阳要给你做胭脂?”

    冉染点点头,手脚麻利的把草药铺开晾晒。

    孙氏用袖口擦了擦眼角,无比唏嘘:“从前他爹经常不在家,家里只有我跟晨儿俩人,晨儿心细又孝顺,都说男儿远包厨,可晨儿从小就帮我干活。帮我洗衣裳,打扫庭院。”

    “那一年是他十岁生辰,不知道从那儿弄了个方子,做了胭脂,香胰子,牙粉让我和他爹用,还别说味道挺好闻,那个时候街坊邻居,亲戚们都找我要那。”

    曾经,苏捕快还在的时候,苏晨阳也生活在幸福,温暖的环境下。

    只是灾难到来的时候,从来不会提前打招呼,总是让人伤的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