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十九章 不甘心
    与苏家充满了温馨和谐相比,一墙之隔的陈金莲家里,冷冷清清。

    陈金莲没有点灯,一个人坐在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心里越想越不甘心。

    苏晨阳母子搬过来三年了,陈金莲也照顾了他们三年。

    如今苏晨阳成亲了,成亲对象却不是她。

    就好比辛辛苦苦种了一棵果树,都要结果子了,果树却让人连根拔了,不单单是不甘心,还有一些愤怒。

    陈金莲想嫁给苏晨阳的心,几乎全村的人都知道,虽然苏晨阳早就和邵杜娟定了亲,可是大家也都知道,邵家早晚是要退亲的。

    如今她成了全村的笑话,让她的面子往那儿搁。

    陈金莲夜不能寐,她忽然想起,苏家是出了事才被迫来疙瘩村居住的,如果她能帮到苏晨阳,岂不是能让他另眼相待。

    冉家的丫头,她知道一些,是个闷葫芦,又是个孤女,如果她能帮到苏家,成为苏晨阳的平妻也行啊,只要这辈子能跟苏晨阳在一起,她认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陈金莲就去了清泉县打听情况。

    越打听越心惊,苏家没救了。

    得罪了县令和卢捕头两个人,苏家又不能出清泉县,一辈子只能留在疙瘩村,没有希望了。

    陈金莲有些灰心,她嫁给苏晨阳只图他长得好看?

    应该,是的,吧。

    毕竟她是寡妇,尝过肉的女人,长时间没吃肉,还是想的慌的。

    冉染和苏晨阳两口子,冉染采药,炮制药,苏晨阳做香胰子,各忙各的,日子过得宁静,平和,并不知道陈金莲的小心思。

    直到这天晚上,冉染忙了一天,把药草给炮制好后,晾干收起来,打算明天一早拿到集市去卖。

    而苏晨阳的香胰子也快做好了,洗个澡,试试香味。

    孙氏上了年纪,忙活一天早睡了。

    冉染等苏晨阳洗完澡,也准备睡了,忽然,她听到隔壁陈金莲家里传出一声惊叫。

    “啊,救命……”

    猛地,冉染起身,支着耳朵细听。

    “救命,你是谁,滚开……”

    果然出事了,冉染冲出屋子,抓起锄头就要往隔壁跑。

    苏晨阳也着急慌忙出来了。

    “娘子,你是不是听到动静了?”

    冉染点点头:“你也听到了?”

    苏晨阳也点点头,但是他却把冉染给拦下了:“你别去了,让我去。”

    苏晨阳的腿都折了,走路都费劲,冉染抢先奔了出去:“你喊人,我先去看看。”

    救了一时是一时,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就算陈金莲再不好,也不能随便被人糟蹋。

    冉染拎着锄头冲入陈金莲的院子,就看到她养的两条狗竟然都死了。

    此人肯定是有备而来。

    一脚把房门给踹开,果然,一个陌生男人正在狞笑着扯陈金莲的衣裳。

    陈金莲的嘴巴和手脚却都给绑住了,却依然极力挣扎。

    “啪。”那男人一巴掌打到陈金莲的脸上,怒骂:“你个小贱人,怕是早就想跟老子好了,假模假样的装啥装,还不顺从点,让老子好好舒坦舒坦。”

    “呜呜,呜呜。”陈金莲虽然是寡妇,可也是守规矩的寡妇,贞洁被人毁了,她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住手,你个流氓。”冉染挥动着锄头就往那人身上招呼。

    一锄头打到腿弯上,那人吃疼,转过身来,却看到一个瘦小的女人。

    “这里没你的事,给我滚开。”

    “敢欺负女人,打死你。”

    冉染又一个锄头打下去,那人疼的龇牙咧嘴,刚脱下的裤子又提了上来,气得面目狰狞,一步一步朝冉染走来。

    “你干啥,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动手了。”

    冉染只是想把这个男人赶跑,却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大胆,难道是要杀了她吗?

    冉染握着锄头紧张的屏着呼吸,慢慢的往后退,打算退出门去。

    而陈金莲那边,得救之后,赶紧往外跑。

    跑就跑了,赶紧去喊人就是了,谁知陈金莲竟然把门给带上了。

    漆黑的屋子里,只剩下那个男人和冉染。

    冉染心里那叫一个气啊,早知道陈金莲是这样自私自利的人,救她干啥。

    心里紧张的呼吸都急促起来,握着锄头的手心也出汗了,脑海中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自救的办法。

    可是对面的男人长得人高马大,身强体壮的,太有压迫感,害得冉染都忘了自己有个空间,危难之际可以躲进去了。

    那男人离冉染越来越近,冉染被逼到墙角,动不了了,那男人嘴角狞笑的都抽搐了。

    “跑了一个,又送上门一个,老子就不客气了。”

    说着男人伸出手去抓冉染,冉染发狠紧闭双眼,举着锄头照着那男人就是一下。

    忽然,锄头竟然被那男人给抓住了,猛地一用力,冉染连人带锄头被他带走,一个踉跄,冉染差点撞到那人怀里,而锄头已经在那人手里了。

    冉染紧张的睁大了双眼,此时此刻,她竟然非常期待苏晨阳的出现,虽然他是个瘸子,可也是她的希望。

    而此时的苏晨阳也已经来到了陈金莲的院子里。

    看到陈金莲手被绑,嘴被堵上,赶紧帮忙解开。

    “我娘子那,她不是来救你了吗?”

    陈金莲慌乱的缩成一团,害怕的话都说不出来,眼泪哗啦啦直流。

    “你倒是说话呀,我娘子那?”

    苏晨阳看到陈金莲的屋子门竟然被闩上了,屋里黑漆漆的动静挺大,心里一沉,暗叫不好。

    赶紧上前把门给推开,就看到冉染已经被男人掐着脖子拎了起来,四肢慌乱的去抓对方,脸都紫了。

    “混蛋……”

    苏晨阳拿着门闩,不由分说,照着那人的后脑勺就是一棍,紧接着,苏晨阳用自己的身体做武器,一下子把那人给撞倒了。

    双手卡在他的脖子上,疯的似的要把那人给掐死。

    那人总算是放了冉染,冉染蹲下身子急促的呼吸,刚才被掐的大脑缺氧,她几乎要昏死过去,现在终于好了,空气实在是太珍贵了。

    可是看到苏晨阳发疯的样子,再看那人竟然一点都不反抗,冉染觉得不对劲。

    “住手,苏晨阳,快点住手,晨阳,晨阳。”

    冉染用尽吃奶的力气把苏晨阳给拉起来,那人果真一动都不动了。

    “苏晨阳,你不会把人给打死了吧。”

    苏晨阳好半天才从愤怒中回过神来,长开自己的双手,也觉得匪夷所思。

    “我,我……”

    冉染伸出两指放在那人脖子静脉上,好半天,没有一丝脉搏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