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二十一章 杀人偿命
    卢捕头的悲伤还没来得及渲染,县令大人升堂了。

    “下跪何人?所为何事?”

    冉染这个受害者还没开口,卢捕头倒是先哭诉上了。

    “启禀大人,苏晨阳这个王八蛋,把我小舅子吴二给打死了。”

    冉染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卢捕头,你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便信口雌黄,信不信我告你一个污蔑之罪。”

    县令大人把惊堂木重重的一拍:“安静,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一个从实招来。”

    冉染瞅了一眼苏晨阳,只见他虽然跪在地上,脸色苍白,额头的汗也一滴滴的落下,再看他的跪姿,很显然旧伤疼痛难忍。

    可是即便如此,他却一句话也不肯说,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整个人像是等待宰杀的羔羊,愤怒,无奈,毫无生气。

    冉染银牙一咬,口齿伶俐道:“禀大人,是这个吴二大半夜偷入我家隔壁冉六嫂家里,意图强迫她,我和夫君听到动静是去帮忙的,却不料吴二欺负冉六嫂不成,反倒开始欺负我,我脖子上的伤痕就是证据,我夫君看我快要被他掐死了,才推了他一下,谁知他就撞到锄头上自己摔死了。”

    一番话说得明明白白,再加上冉染脖子上被吴二掐住的伤痕,似乎案情一目了然。

    县令大人又问了冉老族长,冉老族长点点头:“确实如此。”

    县令大人扫视了一圈大堂上的人,又拍了一下惊堂木:“那你说的那位冉六嫂何在?”

    冉染心里咯噔一下,扭头看向冉老族长。

    “禀大人,冉六嫂是个寡妇,我们去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我们正在派人寻找……”

    只要找到陈金莲,让她把事实说清楚,冉染觉得她和苏晨阳应该没事。

    听说没有找到陈金莲,卢捕快又说话了。

    “大人,既然他们人证不在,依属下所见不如先把人给关押起来,等找到人证之后,再审理此案。”

    县太爷频频点头,但是冉染却觉得不妥。

    “那不行,冉六嫂不知道躲那里去了,万一她是个贞洁烈妇,跳河自杀,难道我们的案子就不审了。”

    “即便是她不在,我们村子的人都可以作证,况且吴二本身就是死在冉六嫂的房间里,半夜跑到一个寡妇家里,是正常人所做的事情吗?”

    陈金莲虽然不在,可在场还有其他人,况且吴二是县城的人,大半夜不睡觉偷偷跑到一个寡妇家里,就算是用屁股想也不会有啥好事。

    冉染不明白,这么简单的案子,这位县太爷怎么就这么墨迹那。

    卢捕头冷哼一声:“你这个小媳妇,还挺伶牙俐齿的,你怎么就知道吴二去找那个寡妇不是约好的,苏晨阳打死他不是打击报复?”

    “如果是约好了,冉六嫂也不可能喊救命,再说这种事情肯定是偷偷摸摸的,不让人知道,我和夫君是听到她喊救命才过去的。”

    卢捕头冷冷的一笑,嘴角狰狞:“那又或许是苏晨阳跟那个寡妇原本就有一腿,看到吴二进去,心里不服气,才把人给打死的。”

    冉染气得脑袋嗡嗡的,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颠倒黑白是如此可恶。

    “你胡说,当时在场的只有我们四个人,你根本不在场,怎么就知道事情的真相?”

    谁知道卢捕头双手一摊:“所以说,我们得先把那个小寡妇抓到,才能还原事情的真相,凭你一张嘴,我的一张嘴,是说不清楚的,破案子是要讲究证据的。”

    冉染怒斥:“难道我说的就不是证据,我身上的伤痕就不是证据,再不济还有吴二的尸体,他身上还有被冉六嫂抓破的伤痕,难道也不算证据?”

    “卢捕头,我看你是因为死者是你的小舅子,你故意为难我相公。”

    “你……”卢捕头说不过冉染,就要拔刀。

    县太爷再次拍下惊堂木:“放肆,公堂之上岂容尔等大声喧哗。”

    冉染还要再分辨,只见苏晨阳的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死死的摁着,紧紧的抓着,抓的她手腕儿疼。

    “依本官所鉴,就依卢捕头的意见,先把苏晨阳给押下去,等抓住冉陈氏,再重新审理此案,退堂。”

    苏晨阳被衙役们抓走了,冉染被他们轰了出去,冉染不服,还要再告,却被冉老族长给拦住了。

    “丫头,别折腾了,还是赶紧去找陈氏吧,没有她,苏公子是出不来的。”

    很明显的,县太爷还是偏向卢捕头的,况且现在确实需要陈金莲出面替他们作证。

    冉染实在没办法,只能跟着冉家众人回家。

    刚出了衙门,却看到孙氏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衣衫全是泥泞,头发也散了,脸上还流着血,狼狈之极。

    “娘,娘,你这是咋了?咋弄成这个样子了?”

    冉染伸手扶住快要跌倒的孙氏,心里越发着急了。

    隔壁动静那么大,孙氏肯定也被惊动了,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会这么狼狈?

    孙氏抓住冉染的胳膊,看到跟在她身后冉家族人,又气又急:“陈金莲,她,她跑了,我头上的伤就是她打的……我儿……”

    冉染心底一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和愤怒涌上心头:“这个女人,太忘恩负义了,娘,她娘家在那儿,我找她去。”

    如果不是她,事情也不会发生到这个地步。

    孙氏反手拉住了她:“别去了,她既然想逃,就不会让我们抓到,你一个人怎么去找她……”

    孙氏跌跌撞撞来到冉老族长的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老族长,我求求你,给县令大人说说情,我儿真的是冤枉的,放他一条生路吧。”

    冉老族长赶紧去搀扶孙氏:“苏夫人,刚才在公堂之上,能说的染丫头都说了,现在还是找到陈氏最为重要,你放心,找不到陈氏,县令大人也不能结案,苏公子的性命暂时无碍的。”

    孙氏心疼的泪水涟涟:“可是他有腿伤,在大牢里那种地方……”

    大牢里不是人待的地方,空间狭小,又脏又乱,伙食也不好,孙氏怕苏晨阳受不住。

    冉老族长摇头,重重的叹口气:“我们都去找人,你和染丫头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事到如今,冉染看着孙氏受了伤,又精疲力尽的样子劝道:“娘,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只要案子不结,他们也不会拿夫君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