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二十二章 押入大牢
    冉老族长把孙氏给搀扶起来,再三的保证。

    “苏夫人,你放心,陈氏我们一定帮你找到,想当年若不是苏捕快,我儿只怕早就被冤枉死了,你放心,如今也正是我们该报答的时候,一定会尽心竭力的。”

    原来七八年前,冉老族长的儿子被人冤枉奸杀妇女,多亏苏捕头及时抓到了真凶,还还他儿子一个清白。

    如今冉老族长的儿子考中了举人,还娶了知州大人的女儿,住在省城,前途一片光明,他是怎么也忘不了苏家的恩情的。

    苏家如今遭了难,也多亏冉老族长力保,苏晨阳母子才能在疙瘩村苟延残喘。

    官大一级压死人,孙氏如今也只能求冉老族长了。

    大家好不容易把孙氏给劝住,冉染搀扶着孙氏一路往回走。

    经过县衙旁边,孙氏忍不住扭头看了看,流连的眼神久久不能释怀。

    为了工作方便,捕头的家就在县衙的旁边,虽然是公家的院子,可孙氏也在这里住了十来年。

    如今物是人非,捕头换了别人,孙氏再也找不到往日的痕迹了。

    冉染和孙氏相依相伴往家赶,冉老族长带着村里的人到处寻找陈金莲的踪迹。

    孙氏说的没错,当初既然害怕跑了,现在就不可能被人找到。

    两三天过去了,陈金莲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孙氏再也等不及了:“染丫头,也不知道晨儿在大牢里怎么样,我们去瞧瞧他吧。”

    冉染也担心苏晨阳,可是孙氏的头被陈金莲打烂了,身体也一落千丈,虽然冉染每顿都用空间里的灵泉养着,奈何治标不治本。

    “好,我一个人去吧,娘在家里等我消息。”

    孙氏抹抹眼泪,这几天整日以泪洗面,她的眼睛都快瞎了。

    “带点银子去打点,那些个官差没一个好相与的,没有银子连大门都进不去。”

    这点道理冉染还是明白的,袖兜里揣了十两碎银子,背上草药,卖完草药,换点银子给苏晨阳买点好吃的带到大牢里。

    果然跟孙氏说的一样,冉染来到县衙的大牢,层层打点,不但给银子,还给他们准备了酒菜,这才进到劳里,见到了苏晨阳。

    本以为苏晨阳肯定更加狼狈,没想到,苏晨阳坐在大牢里像是在家里一样,除了味道不好闻,身上倒是干净,衣衫也整齐,仿佛他不是在坐牢,而是换个地方住而已。

    只是冉染总觉得苏晨阳的状态不对,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生气,就像是被冲到岸上的鱼,晒久了,连挣扎都忘了,只等着人来捡了。

    “苏晨阳,我来看你了。”

    牢差把冉染放进去,冉染看到苏晨阳如此平静的样子,倒生出几分敬佩。

    “看样子你过的还不错,我给你带了些吃的,陈金莲现在还没找到,你放心,冉老族长也在帮忙,我们一定找到她,还你一个清白。”

    冉染一边说一边把点心和菜摆在桌子上。

    苏晨阳也不客气,他确实饿了,只是他吃不下,长长的叹了口气:“娘子,我这一来,怕是一辈子出不去了,指不定哪天就没了,那位卢捕头……”

    苏晨阳的话说了一半,左右看了几眼,沉寂的眼神又黯了黯:“死的人是他小舅子,吴二又是清泉县一霸,卢捕头肯定不能善罢甘休,你和娘也别费力气了……”

    冉染这才明白,为什么苏晨阳这么平静,原来,他已经抱了必死的心……

    不对,人之将死,不是这个状态……

    “难道我们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去省城找知府告状,冉老族长的儿子不是在省城吗?可以找他帮忙?”

    苏晨阳犹豫了好久,才从怀里拿出一个鸳鸯玉佩,递给冉染。

    “不用跑那么远,你拿着玉佩去找县令大人的千金,她的闺名林菀,舅舅是个状师,只要给足银子,他会帮忙的。”

    鸳鸯玉佩,县令千金,加上苏晨阳说话是躲闪的眼神,羞红的耳根,聪明的冉染已经明白了几分。

    原来一切他都已经想好了,胸有成竹。

    “要对付的人是个捕头,你确定县令大人不会徇私?”

    苏晨阳抿抿微薄的嘴唇:“于状师跟卢捕头不合已久,而且吴二是个地痞流氓,于状师这个人最看重名声,像这种打赢了官司还能赢的人心的事情,他最是喜欢。”

    冉染明白了,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县衙,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

    卢捕头再厉害也不是一手遮天,于状师的姐夫是县令,卢捕头就算是有再大的靠山,也只是县令的手下。

    苏晨阳还真是聪明,拿于状师针对卢捕头,这样就不怕卢捕头给苏晨阳下黑手了。

    古代的律师称为状师,不像现代,律师只是个名头,古代的状师也是吃衙门的饭的,有官职的,警察办案,律师辩证,最终判决的是法院。

    所以,在县衙,卢捕头和于状师是平等官职的。

    “好,那你多多保重,我去找人。”

    既然有解决的办法,冉染心里就不慌了,把苏晨阳和林菀的儿女情长也放在了一旁。

    “娘子,照顾好娘,也,照顾好自己……”

    冉染出了牢门,苏晨阳紧紧抓住两根木桩,期翼的追随着她。

    冉染郑重的承诺:“放心,我会的。”

    手里摩挲着那块鸳鸯玉佩,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酸酸的。

    对苏晨阳的过去,原主不知道,冉染也不清楚,可现在看来,他的过去很复杂,至少没有原主活的那么单纯。

    除了已经定亲的邵杜娟,还有隔壁小寡妇陈金莲,如今又冒出一个青梅竹马的县令千金。

    冉染挑眉,苏晨阳仗着自己长的好看,到底有多少桃花?

    如果苏家没有出事,即便是苏晨阳被退婚,嫁给他的也不会是原主吧。

    冉染苦笑,如果苏家没有出事,邵杜娟也不会退婚,那原主更不会出事,她也不会穿来。

    一切仿佛都是命中注定。

    摇摇头,把这些无谓的杂乱抛到一旁。

    苏晨阳毕竟是为了救她,才伤人性命的,无论如何,冉染都得把他给救出来。

    出了大牢,冉染来到了县衙的后院,整个县衙都被官差包围着,想进去找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