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二十三章 再遇病号
    冉染拿着手里的鸳鸯玉佩找到官差。

    “大人,我是林县令千金的朋友,想……”

    谁知冉染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官差赶走了。

    “滚滚滚,那儿来的乡巴佬都说是我们姑娘的朋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配跟我家姑娘做朋友吗?”

    冉染虽然不至于衣衫褴褛,像是乞丐一样,也只是普通人的穿着,怎么连跟县令千金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了。

    冉染很生气,刚准备去理论,旁边急急匆匆跑来两个人。

    “快点,快点,我家夫人快不行了,快点救命呀。”

    一个老大夫被那丫鬟拽着跑,气喘吁吁的。

    “我只管看诊不管接生,接生你该找稳婆。”

    丫鬟着急的直跺脚:“找了找了,生了两天都没生出来,眼瞅着都不好了,要不然怎么会请你。”

    古代女人生孩子,不去医馆都是在家里,提前请好了稳婆和奶娘在家里住着,等生的时候派上用场。

    除非人快不行了,不然是很少请大夫的。

    因为古代的大夫大都是男的,不方便接生。

    老大夫被丫鬟拉着继续往前跑,心不甘情不愿:“生孩子的事情来找老朽,忌讳,忌讳。”

    原来古代男人都觉得女子的产房不干净,就算是大夫也不愿意近。

    冉染顿时觉得这位老大夫太没有医德了。

    人家都命悬一线了,他怎么还管忌讳不忌讳了呢。

    好奇的跟在他们身后,拐个弯,来到衙门旁边的另一个宅子里。

    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哭泣的声音。

    “呜呜呜,夫人,醒醒啊,夫人。”

    “这可怎么办啊,小的不出来,大的又背过气去,这是要一尸两命啊。”

    “你们这些稳婆,要你们干啥吃的。大夫来了没有。”

    丫鬟拉着老大夫刚进门:“来了,来了,赶紧给夫人看诊吧。”

    院子里一片混乱,冉染跟着也进了内院,竟然没有人阻拦。

    只见内院里好几个人,丫鬟们从屋里端出一盆盆的血水,倒了,再端热水进去,不多时,又是一盆血水倒出来。

    屋里传出阵阵的哭声。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门口焦急的来回转个不停。

    “大夫来了,快去瞅瞅贱内,生了两天了,人快不行了。”

    看到老大夫进来,再也不顾上男女有别,赶紧把人请到了屋里。

    老大夫被他们拉到房间里,冉染也紧跟着进去了。

    那年轻男子疑惑的瞅了她一眼,冉染含笑指了指老大夫。

    男子以为老大夫带的徒弟,也顾不得多问,便让她也进去了。

    一掀帘子,满屋子的血腥气,冲的人头晕,本来天气都热,屋子里更热。

    “大夫,快来看看吧,我儿媳她……”

    话没说完,老夫人捂着脸先哭了起来。

    老大夫给床上的产妇看诊,都这个时候了,他们竟然还不忘记把床帘给拉上。

    把脉,听稳婆叙述病情。

    没有例外,产妇难产,发动了两天了,催产药喝了三副,产妇的宫口才开四指,孩子生不出来,产妇又大出血,命在旦夕。

    老大夫一边听一边诊脉,此时屋子里屏声静气的,只有几声低泣声……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老大夫不知道把了多久的脉搏,额头的眉心越皱越紧了。

    老夫人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大夫,我儿媳到底咋样了……”

    又是好大一会儿,老大夫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摇摇头:“不行了,准备后事吧……”

    “少夫人……”

    “儿啊……”

    屋子里传出惊天动地的嚎啕大哭。

    老大夫甩甩袖子就要离开,冉染趁机掀开床帘,瞅了一眼产妇的脸色。

    突然,冉染看到产妇的肚皮动了一下。

    “她还没死……”

    冉染的话音一落,哭声戛然而止……

    “什么?她没死?”

    “你是……?”

    老大夫此时已经出屋了,冉染灵机一动:“我是刚才那位大夫的徒弟,这位夫人还有救,我可以试试。”

    冉染怕她们拒绝,伸手摸了摸产妇的脖子静脉,微弱的跳动,确实危在旦夕。

    “倒杯水来。”

    冉染从袖兜里拿出一包银针,深吸一口气,抽出一针插入产妇的虎口,接连插入骨盆处的几个穴位。

    温热的茶水端来,只是瞬息间,换成了空间里的灵泉。

    茶水灌下,只是片刻,产妇猛地咳嗽了几声。

    冉染把银针拔出,产妇悠悠的睁开的眼睛。

    “醒了,少夫人醒了。”

    “明燕,明燕,我儿,你总算醒了。”

    紧接着,冉染摸了摸产妇的肚子,果然跟她料想的一样。

    产妇的骨盆太小,孩子位置也不对,才造成的难产。

    原本冉染想剖腹产,可是此时无论是医疗条件和设备都不具备做手术的条件。

    忽然,冉染又看到产妇的肚皮动了一下,她咬了咬嘴唇。

    孩子的生命力还是很旺盛的,如果用特殊的手法,说不定产妇可以顺产。

    “再去准备一碗催产药。”

    冉染让丫鬟把产妇给半抱起来,她起身又在产妇的肚皮上摸了摸,确定了胎儿头部和脚的位置后,轻轻的用巧劲儿推了一下。

    只是这一下,胎儿的身体在产妇的肚子里便顺了过来。

    虽然胎位顺了,可若是没有宫缩,孩子还是生不出来,而且羊水已经破了,胎儿在产妇肚子里很容易造成窒息。

    现在冉染最担心的是,胎儿有没有被脐带缠绕,也容易造成窒息。

    催产药喝下之后,产妇身体太虚弱了,宫缩的力度也不大,冉染只能再做针灸。

    又过了两个时辰,天都黑了,产妇已经没有力气,瞳孔扩散。

    众人都在焦虑,大家都在质疑冉染的时候,只见冉染银牙一咬,从空间里拿出手术刀,在胎儿出生的口,做了个侧切。

    “生了,生了。”

    胎儿被冉染拉着肩膀给拽了出来,手脚麻利的剪断脐带,交给稳婆。

    她来做善后工作,胎盘去处,缝合伤口。

    孩子生出来了,大人的命也保住了。

    大家全都松了一口气,喜悦之情不言而喻。

    “没想到姑娘年纪轻轻,竟然有这么好的医术,真是名师出高徒啊。”老夫人称赞道。

    冉染配合着笑,她能说只是凑巧,刚才的大夫她根本不认识吗?

    也好在她有神医仙境,不然,她也没办法,接生孩子,她也是头一次。

    不过跟牲口接生倒是经常,而她的手法也是在牲口身上试验过的。

    要是这些人知道,她从前是个兽医,不知道会不会打她(苦笑)。

    有了灵泉,有了系统,好歹把两条人命给保住了。

    冉染也很欣慰。

    再看神医仙境,果然,又添了新设备,X光照检测仪,虽然款式很老旧,但是给苏晨阳看腿骨已经够用了。

    有了这个设备后,等苏晨阳出狱,她就可以给他做骨骼矫正手术了。

    这边刚忙完,那边稳婆着急的喊:“不行啊,孩子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