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二十四章 这里就是于家
    胎儿出生后,需要大哭,才能排除肺里的羊水。

    若是不哭,胎儿就会窒息,轻则脑瘫,重则丧命。

    冉染听闻赶紧跑了过来,果然,孩子的嘴唇已经开始发紫,整个脸都被憋的通红。

    虽然稳婆已经把他的口鼻都清理干净了,孩子长着嘴,还是哭不出声音。

    这是常见的情况,出生的婴儿被羊水卡住了,他自己不会吐痰,只能靠人工吸痰。

    冉染二话不说,凑了过去,盖着纱布,用自己嘴巴包裹着孩子的嘴唇,捏着鼻子,把他喉咙里的羊水给吸了出来。

    然后再把孩子翻着爬在手掌心,在后背上,重重的拍了两下,一口羊水吐了出来。

    孩子猫一样的哭声响了起来:“哇,咔咔,哇,咔咔……”

    接着哭声越来越大,母子连心,那边产妇也渐渐的清醒过来,冉染又喂她喝了一杯灵泉水,产妇缓过气来,朝孩子招招手:“抱过来,我瞧瞧。”

    此时屋里的人刚提起的心,再次放了下来。

    老夫人抱着大胖孙子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

    “好,好,真好……来人,给这位大夫重赏。”

    大人孩子,在两个时辰前还命在旦夕。

    两个时辰后,已经平安无事,产妇还生出一个六斤重的胖小子,确实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老夫人拿出二十两银子来谢冉染,并吩咐丫鬟们去报喜迅。

    “先去县衙,给大小姐报信,让她不用担心了。再去其他亲戚朋友家。”

    县衙里竟然有他们的亲戚,冉染接过银子随口问了一句。

    “老夫人,你认识县令大人的千金吗?”

    老夫人还没说话,她身旁的小丫鬟笑了。

    “县太爷的夫人是我们家大小姐,县令的千金是我们家的小小姐,我们怎么可能不认识她呢?”

    冉染刚救了他们的少夫人,大家对她都很热情。

    “她呀,是我的外孙女。”老夫人也笑了。

    冉染的脑子忽然有些短路了。

    难道这里就是于状师的家?

    苏晨阳给她鸳鸯玉佩,是让她先找到林菀,然后在通过林菀找到于状师,让于状师帮忙打这个官司。

    可是现在,冉染直接来到了于状师的家,那她是不是就不用去找林菀了。

    额……其实,冉染还是很想看看,那位一直被苏晨阳藏在心底的女子究竟啥样。

    无关其他。

    好奇而已。

    “不过你要是找她……”老夫人犹豫了一下,“你到底是什么人?”

    苍老的眼神充满了警惕。

    冉染垂眸,苏晨阳的事情只怕清泉县的人都知道,如果她说出自己的身份,这些人会帮她吗?

    斟酌再三,冉染决定试试。

    “我是苏晨阳的……朋友。”

    果然,他们是听说过这个名字的,许老夫人的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

    “苏晨阳……苏捕快,你是晨阳的朋友?”

    老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苏晨阳穷还住在山沟里,他们成亲也是个意外,所以从前苏家这些亲戚朋友,竟然也没有一个人知道的。

    冉染谎称朋友保持苏晨阳的清白名誉。

    “确切的说是邻居,他家这不是又出了点事情,我过来帮忙。”

    于老夫人曾经跟苏捕快也是好邻居,她也很欣赏苏捕快的豪气,听说苏晨阳出事了,一脸着急关切的神情。

    “啊,他怎么又出事了?快跟我说说。”

    于是,冉染详细的把苏晨阳救人时意外打死吴二的事情给说了。

    于老夫人听闻,苍老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愤然。

    “吴二那个小子,整日里偷鸡摸狗,调戏姑娘小媳妇,从来不干好事,要我说,他死了也是活该。”

    “只不过他是卢捕头的小舅子,卢捕头跟苏捕头有旧怨,只怕这次不好善了。”

    冉染也重重的叹口气:“是啊,所以苏公子就想请于状师帮忙,他也不是故意打死人的,如果不是吴二半夜偷偷跑到冉六嫂家里,欺负她,苏公子也不会挺身而出,见义勇为。”

    于老夫人点点头:“好吧,我带你去见我儿,你救了我儿媳和我孙子,我们理应全力相帮。”

    有他们这句话,冉染就安心了,把手里的银子给退了回去:“那我就替苏公子母子,谢谢老夫人,谢谢于状师,这是诉状费,还请于老夫人笑纳。”

    于老夫人是个厚道人,推却了。

    “一码归一码,银子你先拿着,我们跟苏家也是有交情的,需要银子我们会找他要的,你也只是仗义相帮,怎么能让你破费那。”

    于老夫人以为冉染跟苏家不是一家,两家人明算账。

    引着冉染找到于状师,说明来意,果然不出苏晨阳所料,于状师非常乐意相帮。

    不过,案子的关键还是要找到陈金莲,如果她能去衙门说明实情,这个案子苏晨阳最多按失手来算。

    吴二本就是一个地痞流氓,苏晨阳失手打死他,还会受到大家的称赞,不会坐牢,赔吴家一些银子就行。

    当然,这是于状师想象的最终结果。

    具体要如何实施,于状师打算先去找苏晨阳问问清楚。

    这边于状师如何替苏晨阳翻案,冉染不懂古代的律法,就交给专业人士打理。

    她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婆婆孙氏,让她不用太担心。

    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冉染带过来的药草也都卖完了,苏晨阳虽然入狱了,可是孙氏和冉染也得吃饭啊。

    冉染又买了些肉,买了点豆腐,打算回家做个大锅菜。

    集市上买菜的人不多了,大家都急着卖完早点回家,所以这个时候的菜价还挺便宜。

    “你们知道不,吴二被人打死了。”

    “我知道我知道,听说吴二看中了村里的一个小寡妇,正好给她相好的碰上,被打死了。”

    “不是她相好,说只是邻居,听到动静出来帮忙的。”

    “我就猜到吴二这么好色,早晚出事。”

    古代的八卦跟现代传八卦的速度一样,版本也是层出不穷,只是一天的功夫,吴二被打死的事情都已经传了好几个版本了。

    看来吴二这个人还真是无赖,不得人心,死了之后大家都很开心。

    可是冉染就不明白了,吴二这么坏,卢捕头不知道吗?

    “哎呀,闺女,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卢捕头的媳妇是个母老虎,经常动手打她相公,卢捕头呀,惧内。”

    冉染以为自己只是想想,没想到问出了口,正在割肉的伙计笑嘻嘻的说出了原因。

    冉染也笑了,想起一句话,恶人自有恶人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