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二十五章 抓到陈金莲
    冉染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孙氏不放心她,站在门口走来走去,翘首以盼。

    看到冉染的身影,赶紧跑了过去,忍不住埋怨:“怎么回来这么晚,天黑路上不安全,赶紧进屋歇息吧。”

    孙氏接过冉染身后的背篓,看到里面有肉有豆腐,还有粉条,皱了皱眉头:“晨儿出了这样的事,用银子的在后头,咱们得省着点过。”

    冉染觉得孙氏还不错,知道关心她,至少没有第一时间问苏晨阳的情况,说明在孙氏心里也把她当做一家人。

    冉染心里高兴,脸上也带着喜气。

    “娘,相公的事情有着落了,我找到了于状师,他说会帮咱们的。”

    孙氏微微一愣,苍老发黄的眼珠也闪了一下:“于状师?他真的肯帮忙吗?”

    冉染点点头,把今天帮于状师媳妇接生的事情说了。

    孙氏口中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染丫头,你可真是办了件大好事,于状师和他媳妇成亲快十年了,虽然两口子很恩爱,可就是没有子嗣,好几次于老夫人想要于状师纳妾,都被于状师给回绝了。”

    苏家跟于家从前住的近,很多事情孙氏是知道的。

    这次于状师的媳妇难产,冉染帮了忙,于家有后,于老夫人也再也不会催着于状师纳妾了,也难怪她那么大方一出手就是二十两。

    “太好了,有了于状师帮忙,晨儿就能早点出来了。”孙氏双手合十又祈祷了两句。

    冉染洗了洗手,吃完饭,洗簌后打算休息。

    先进入空间整理一番,三七已经制成了三七粉,可以直接使用,空间里又种上别药草,板蓝根,柴胡,等。

    这个空间不用怎么打理,一切都是自动化,她只需要救人,完成升级就行了。

    随着她救人难度的增加,空间升级会越高,得到的医疗器械,药品也更多。

    从空间里出来,冉染回顾整个案情,觉得找到陈金莲才是关键,可根据孙氏所讲,陈金莲害怕已经逃跑了,她能跑到哪儿去呢?

    难道一辈子就不回来了吗?

    冉染很无语,当初陈金莲也是喜欢苏晨阳的,可到了关键时刻,她竟然为了自己的名节,至苏晨阳的生死于不顾。

    这样的爱情也太塑料了吧。

    也难怪无论陈金莲如何勾搭苏晨阳,苏晨阳也不为她所动,心不真啊。

    想着想着,就在冉染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她听到了隔壁屋子有人走路的声音。

    也别怪冉染耳朵尖,实在是古代人建房子的时候,隔音不好。

    刚来那两天,冉染躺在床上翻身,弄得床‘吱吱呀呀’的响,引得孙氏第二天就暗示她,苏晨阳身子不好,俩人动静不要太大。

    冉染还是清白之身,那时还不明白孙氏的意思。

    事后回想孙氏的话,才闹个大红脸,虽然孙氏误会了,可从此,冉染再睡觉规规矩矩的很,连翻身都不翻了。

    陈金莲的屋子跟苏家又是挨着的,她自然能听到屋里的动静。

    难道说陈金莲回来了?

    忽然,冉染从床上坐起来,蹑手蹑脚的出来,隔着墙偷偷的往隔壁瞧。

    果然,一个熟悉的黑影摸到了陈金莲的屋子……

    那日,陈金莲看到死人了,吓得是魂飞魄散,逃出家门之后,她也不敢回娘家,就找了个破庙躲了两天。

    饿的实在不行了,才趁晚上偷偷的回来。

    回来的时候,她才知道苏晨阳被抓走了,大家都在找她,替苏晨阳作证。

    陈金莲害怕极了,收拾点东西又跑了。

    这次她回来是打算收拾完东西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陈金莲不愿意惹官司,她要跑到外地,寻找她的一个远方亲戚,实在不行,找个人嫁了,也比整日在家里担惊受怕的强。

    把重要的东西收拾成一个包袱,陈金莲刚要出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黑影,握着锄头拦在了门口。

    “谁,你是谁?”

    逆着月光,来人像是暗夜的邪魅,陈金莲害怕的不敢直视。

    冉染把锄头扛在了肩上,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我说冉六嫂,你这个人不行啊,不厚道,苏晨阳咋说也是因为你才坐的牢,你啥也不说,就要偷跑,你可对得起苏晨阳对你的一片深情……厚谊。”

    冉染走到陈金莲跟前儿,陈金莲才看清楚来人不过是隔壁瘦小的冉染。

    她这才假装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我跟他可没什么情意,你可别胡说,污了我的名节。”

    冉染嘴角抽搐了一下,她还记得第一见到陈金莲的时候,她眼底的嫉妒和不甘,现在却这么说,可见这个女人是个凉薄之人。

    “行吧,我也不管你到底是啥样的人,总之,苏晨阳救了你是事实,你必须跟我去公堂跟县太爷说清楚,还苏晨阳一个公道。”

    说完,冉染去拉陈金莲,谁知陈金莲往后退了几步,瞅准门口,想要逃跑。

    “你看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又不是我让他来救我的,是他自己跑来的,如今出了事,跟我又有啥关系,赶紧的,我娘病了,我要回娘家。”

    这个女人当真坏的很,冉染堵住了门。

    气笑了,有种跟不讲理的人吵架,掰扯不清的赶脚:“好,你说的都对,我也不跟你吵,跟我去见官。”

    陈金莲没办法逃跑,急得直跺脚:“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轴啊,我都说了,不管我的事,我娘病了,我得回去。”

    冉染冷笑:“巧了,我正好会治病,你跟我去找老族长,明天一早我给你娘看诊,不收你一文钱诊金,如何?”

    她娘生病了,只不过是陈金莲找了个逃跑的借口,听说冉染要带她去找老族长,就不干了。

    趁冉染不注意,夺路要逃。

    来都来了,冉染岂能让她逃走。

    一个闷棍下去,陈金莲被冉染敲晕了。

    等她再次醒来,她跟冉染,还有冉老族长一干人等都来到了县衙的公堂。

    公堂之上,衙役们威严矗立,高声喊着‘威武’两字,县令大人一个惊堂木拍下去,四周一片寂静。

    “下跪何人?”

    陈金莲被吓得缩成一团,浑身颤抖,根本说不出话来。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古人是不敢见官的。

    尤其是陈金莲这种心虚的,更加害怕的不敢抬头。

    跟陈金莲不同,冉染在公堂之上,毫不惧怕,为了公道据理力争。

    “回禀大人,草民冉氏,苏晨阳的妻子,这个人就是冉陈氏,我夫君正是为了救她,才失手打死吴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