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二十七章 传八卦
    自古八卦得人心。

    不管是不是真相,只要够刺激,八卦的传言胜于真相。

    冉染的话一出,大家都伸长耳朵听她说话。

    “那天我们刚睡下,就听到吴二跟陈氏说话,要带她去村口的小树林,还说卢捕头早就看上她了,陈氏不从,吴二就来强的。”

    “苏公子那个时候听到动静也赶了过去,本来想帮陈氏一把,结果就被吴二给打翻了,谁知此时卢捕头赶来了,原来他等了太长时间等不及了……”

    剩下的冉染再也不多说,稳婆脑补了一下。

    “肯定是卢捕头看到吴二把人先上了,不高兴跟吴二打了起来……”

    宋夫人也点头同意:“这就是了,苏公子文弱书生,又是个瘸子,怎么能打死吴二呢。”

    冉染也没说就是卢捕快把人给打死了,结果,八卦像是插了翅膀一样传到了卢捕快夫人吴氏的耳中。

    中午,宋夫人留冉染和稳婆吃饭,刚吃完,宋家的丫鬟就跑过来了。

    “快去看热闹呀,卢捕快的夫人公堂之上跟卢捕快打起来了,还拿了那么长的大刀那。”

    这样刺激的好事,冉染岂能放过。

    一群人来到衙门公堂看热闹,众衙役想拉架,可是看到吴氏的大刀明晃晃的,都胆怯了。

    只见吴氏揪着卢捕头的衣服,举着刀怒发冲冠的质问他:“说,你是不是跟那个小寡妇有一腿?她不过是个乡下寡妇,我弟弟怎么可能知道她?还巴巴的跑到乡下找她,一定是你,是你撺掇的,是不是?”

    再说卢捕头,正在绞尽心思教陈金莲做假口供,诬陷苏晨阳,说苏晨阳纠缠她,等等。

    卢捕头还让人给陈金莲熬了药,买了吃食,伺候的很周到。

    他不过只是要陈金莲的假口供,当然是选择一个只有两人在的小屋子。

    结果这个时候,吴氏杀过来了,看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场景。

    醋意大发,举刀就乱砍。

    卢捕头还怕吴氏伤及无辜,把她拽出屋子,结果吴氏更加误会了,说卢捕头是为了保护陈金莲,把她给推开。

    俩人一个打一个躲,慌不择路,来到了公堂之上,被衙役们和众人围在一起看热闹。

    冉染来的时候,他们打的不可开交。

    于状师早就来了,见到冉染,兴奋的挑眉。

    “也不知道谁传的流言,简直绝了。这下看他怎么收场,苏公子有救了。”

    冉染抿嘴一笑,来到门外,拿起鼓槌,‘咚咚咚’的敲响打鼓,林县令来到公堂的时候,大胆的吴氏还跟卢捕头扭打在一起。

    “放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这是县衙,是公堂,来人,把他们给本官拉开。”

    谁知吴氏不愧是母老虎,连县令的面子都不给,公然在大堂上大哭。

    “他勾搭小寡妇,害死我兄弟,今天我要跟他没完……”

    卢捕头一肚子的冤屈无法申辩:“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

    吴氏去后堂揪着陈金莲的头发给揪了出来。

    “还说没有,你把她都藏到县衙了,还敢说没有,要是我来的不及时,只怕你俩都滚到床上去了……哎呀,大人给我做主呀,这个杀千刀的背着我搞女人不说还把我兄弟给杀了。”

    卢捕头都要被吴氏给逼疯了,恨得他咬牙切齿:“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吴二是被苏晨阳给杀了的,不是我,那天我跟你在一起,难道你忘了吗?”

    吴氏却依然不依不饶的大哭:“放你娘的屁,苏晨阳那个瘸子,能打死我弟,就是你,肯定是你。”

    听到吴氏的话,冉染都惊呆了,这个女人是傻的吧,怎么连自己男人都诬陷,要知道这可是一条人命啊。

    卢捕头也惊呆了,无奈之下只能说了实话:“是被苏晨阳给推到误伤的,吴二摔倒的时候,正好磕到了头……”

    说时迟,那时快,冉染取出银针在吴氏的后背上扎了一下,吴氏一下子瘫软在那里,手里的大刀也被冉染给夺了过去。

    卢捕头得救了。

    于状师上前一步,取了先机:“既然卢捕头都承认苏公子是误伤吴二,大人,这个案子可以结了。”

    林县令憋着一肚子怒气看着乱糟糟的公堂之上,气得胡子都在打颤。

    陈金莲被吴氏打了一顿,头发散了,脸也花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卢捕头也被吴氏扯的衣冠不整,头发凌乱,狼狈不堪。

    人证和物证都在,林县令拍了一下惊堂木:“升堂……”

    “把疑犯苏晨阳,人证冉陈氏都给带出来。”

    苏晨阳腿折了,是被衙役给拖出来的,再加上他因为腿伤这两年人也瘦了很多,来到公堂之上,任谁也不肯相信就是他打死了比他粗壮的吴二。

    林县令重审此案,陈金莲无奈说出了真相,她现在只想跟卢捕头撇清关系,不想再被吴氏殴打了,比起名节来说,吴氏的殴打更疯狂,更野蛮。

    苏晨阳确实是误杀了吴二,但因为吴二要强上陈金莲,苏晨阳帮忙不成反被打,误杀吴二属于自我防卫过当,苏晨阳最终被判做牢三个月,罚苏家给吴家伤害金五两。

    陈金莲做伪证,判做牢半年,仗二十。

    案子完结。

    卢捕头原本想公报私仇,却因为吴氏的胡搅蛮缠,而最终没有得逞,还闹了个大笑话。

    即便如此,县令大人退过堂后,卢捕头又被吴氏揪着耳朵给带回家去了。

    “除了上工,你给老娘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要是再让老娘听到你的流言蜚语,小心老娘把你的老二给割了。”

    冉染惊呆了,卢捕头竟然摊上这么一个河东狮,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庆幸。

    不过,冉染也挺感谢她,如果不是她在这里胡搅蛮缠一通,卢捕头也不会说出真相,苏晨阳的案子也不会这么快的结案。

    苏晨阳正式被关入大牢,开始为期百天的牢狱之灾。

    冉染以为事情总算是结束了,刚要松口气,于状师却重重的叹口气。

    “吴家不是那么好惹得,苏晨阳误杀了吴二,就算卢捕头不给他出气,他还有个哥哥。”

    是了,吴二之所以叫吴二,是因为头上有个吴大啊。

    “这件事也不是苏晨阳的错,再说县令大人已经结案了,他还想干什么?”

    于状师无奈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吴大是个镖头,押镖还没回来,他为人挺仗义,只是极为护短。总之以后你要小心就。其实苏公子在大牢里也不错,至少吴大不敢硬闯大牢。”

    冉染不太明白于状师的话,但这件事总算是有了结果,冉染也跟孙氏和苏晨阳有个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