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30章 决定成全你
    苏晨阳换了间干净的大牢,还有一个石床,再加上冉染抱过来干净的被褥,躺在清凉的石头上面,在阴凉的大牢里倒是不觉得热。

    心里想着冉染的那些话,正心里不舒服,没曾想,冉染又来了。

    “苏晨阳,你猜我刚才跟谁看诊去了?”

    看着冉染熠熠生辉的眼神,苏晨阳从里面嗅出了八卦的味道:“不管是谁,你作为大夫,都不能泄露病人的隐私。”

    苏晨阳做人还是很正直且有原则的。

    谁知冉染更兴奋了:“是林菀……”

    苏晨阳微微一怔,心也提了起来:“她到底怎么样?”

    林菀跟苏晨阳从小玩儿到大,小时候倒是一切正常,可是忽然有一天,林菀就病了,而且一病就再也没有好过。

    苏晨阳也听说林家给她找了很多大夫,都没有一点效果,而且苏晨阳也隐隐的听说林菀不能生孩子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林菀到底得了什么病,可作为一个女子,不能正常生育,很显然是很影响女子的婚事的。

    冉染凑在苏晨阳耳边小声的说:“她的病我能治,但是治好之后,恐怕有些隐患……你知道的,倘若她成亲时,夫家肯定会以落红验证她的清白,治好之后不会有落红……”

    即使没有落红,女子该清白还是清白的。

    冉染为了给苏晨阳解释清楚,还在苏晨阳的手心里给他画了个图,苏晨阳听的是一知半解,但是却知道她真的能治疗林菀的隐疾。

    “如果你能保证她成亲后,能生孩子,我想她夫家一定不会计较那么多的。”

    冉染嘟嘟嘴:“你又不是她的夫家,你怎么知道?”

    苏晨阳深深的叹口气:“因为她其实是个很好的女子。”

    “你是不是喜欢她?”冉染忽然问道。

    苏晨阳警惕的扫了一眼冉染:“你问这个做什么?”

    “要是你喜欢她,我可以成全你呀。”冉染眨着无辜的大眼睛。

    苏晨阳脸色一沉,布满黑线:“冉染,你不要太过分。”

    冉染双手一摊,越发觉得这个主意可行:“我是好意啊。等你的腿好了,娶了县令家的千金,你就不用再受卢捕头的气了,而且还可以查你父亲的案子。”

    “好意,我看你是太好心,把自己的夫君让给别人。你是有多看不上我。不惜为了和离,给自己找理由。”

    苏晨阳气得伸手去抓冉染,想把她拉过来打一顿。

    冉染机灵的猛往后撤了一步,讪笑:“算了算了,我也不过是说说,你不要那么激动,我也只是看你跟她关系不错,才好心问你的,既然你不愿意,回头我再给你找好的。”

    冉染说完,不等苏晨阳说话,又兔子似的跑掉了。

    苏晨阳算是发现了,冉染的思考方式似乎跟别人不同,跳跃的让人抓不住,又气又无奈,他打算等冉染再次进大牢的时候,好好说教说教。

    “苏公子的小娘子当真与众不同啊,没想到你成亲了,若是你父亲还在,应该很欣慰吧。”

    苏晨阳微微一愣,在他牢房的隔壁,竟然还住着一个人,而这个人,竟然认识他的父亲。

    “谁?你是谁?”

    苏晨阳拖着折了的腿,往一旁挪了两步,大牢阴暗,他看不清对方的脸。

    对方显然也很诧异:“你的腿……”

    对方从隐影中走出来,伸出手抚摸苏晨阳的腿,苏晨阳又惊又喜的看着他,嘴角忍不住颤抖,眼圈红了。

    “袁大夫,你怎么会在这里?”

    袁大夫却没有说话,而是心痛的看着苏晨阳的腿,老泪纵横。

    “年纪轻轻,怎么把腿给弄断了,下半辈子可怎么过呀?”

    苏晨阳也悲从心头起,想起袁大夫和他爹的过往,忍不住落下泪来。

    苏晨阳的母亲孙氏,自从生了苏晨阳之后,身子一直不好,苏捕头在执行公务的时候,也没忘记给孙氏求医问药。

    袁大夫其实是祁州府城的大夫,医术高超,受人敬仰,在跟孙氏调理身体的时候,跟苏捕头相谈甚欢,俩人成了莫逆之交。

    苏捕头每次去祁州,肯定也会去袁大夫家里坐坐。

    而袁大夫若是来清泉县诊治,也一定会来看望苏捕头。

    可以说是苏晨阳是被袁大夫看着长大的,而袁大夫一辈子没有成亲,也没子嗣,自然也把苏晨阳当亲儿子看待。

    后来,苏家出了事之后,苏晨阳也到处找袁大夫帮忙,可是不管苏晨阳怎么找,袁大夫就像是消失了一样,无影无踪。

    没曾想,袁大夫竟然在县衙的大牢里。

    见到许久不见的亲人,苏晨阳一肚子的委屈,不知道从何说起,可是袁大夫出现在大牢里同样也是个谜。

    “袁大夫,你究竟是如何被抓进来的,难道这三年来,你一直都在这里吗?”

    袁大夫深吸一口气沮丧的点点头。

    “事情还要从三年前,清泉县原来的县令杨智那里说起……”

    三年前,苏晨阳一家还没有出事,原来清泉县的县令杨智得了头疾,专门把袁大夫请来医治。

    就在袁大夫给杨智针灸的时候,卢捕头进来了,很显然俩人有秘事相商,袁大夫很自觉的出去了。

    就在杨智的门外,袁大夫隐隐约约听到了俩人的密谈,似乎跟清泉县赈灾的银粮有关。

    袁大夫原本没有在意,卢捕头走后,他继续给杨智诊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杨智的病情越发的严重。

    于是,杨智就把袁大夫用诊治不利的借口给关了起来。

    这一关,就是三年。

    三年时间发生了很多事,苏捕头被冤枉,家破人亡,杨智则引抓捕贪墨赈灾银粮有功,直接官升三级,做到了祁州知府。

    苏晨阳在查找线索的时候,被卢捕头打断了腿。

    如今,若不是因为苏晨阳打死吴二的案子,被关进大牢,苏晨阳也不可能再见到袁大夫。

    “唉,三年前我来的匆忙,本想给杨智诊治完,再去看你爹,没想到,那年中秋夜,竟然是永别……”

    袁大夫听闻苏捕头的死讯,也是一把辛酸泪。

    “孩子,你别气馁,来,让我看看你的腿,若是能治好,咱们这次就算是进京城,告御状,也要把这些贪官污吏给抓住,给你爹鸣冤。”

    苏晨阳本以为自己父亲的案子已经无望了,没想到袁大夫竟然知道事情的关键,这一下他又有勇气为父亲平反了。

    可是,袁大夫看了看苏晨阳的腿伤,眉头拧的更紧了。

    “唉,耽误了,耽误了,除非华佗在世,能刮骨疗伤,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