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33章 无罪释放
    这个消息来的又突然又惊喜,就连冉染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么说吴大还真是个仗义的人,不愧是走南闯北的镖头,果然明事理。”

    既然能出去,谁也不愿意待在大牢里。

    孙氏也跑过来,找了辆马车,要把苏晨阳给接出去。

    可是苏晨阳总觉得那里不对:“娘,我不能出去,若是出去了,岂不是证明我做错了,反倒把人情算到吴大的头上。”

    孙氏微微一愣,有些想不明白:“哎呀,傻孩子,人家都不追究了,你还拗这个理儿干啥。”

    苏晨阳求助似的看向林菀,林菀也想不明白:“晨哥哥,吴家人都不追究了,我看你还是出去吧,大牢里阴暗潮湿,不利于你养伤。”

    苏晨阳有些着急了:“林姑娘,你怎么也这么说,我救了冉六嫂,失手打死了吴二,按照律法确实应该坐牢,吴家不追究,还要卖咱们一个人情,这是个啥道理……”

    冉染也赞成苏晨阳硬刚到底:“是啊,娘,这本身就是吴二的错,如果他没死,坐牢的就是他,吴大怎么还拿这个做人情呢。”

    孙氏急了:“你这个人,怎么说话不听那,对了,金莲也被放出来了,这个案子没了。”

    吴家撤案了。

    古代律法,民不告,官不究,就算是死人了,只要没有苦主来告,官府就懒得管。

    陈金莲都被放出来了,可是苏晨阳依然不出来。

    “不对,吴家就算是撤案了,现在也不是他一家人的事了,我还要状告吴二欺凌冉六嫂和娘子,就算他死了,也要背着一个凌辱良家女子的罪名。”

    苏晨阳还真跟吴家硬刚上了。

    他不出来,林县令也找来了。

    “我说贤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还是先出来再说,至于吴家,人死为大,我看还是都不要计较了。”

    苏晨阳清朗的眼神直视林县令,平静的一笑:“那好,既然吴镖头这么仗义,当初袁大夫因为跟吴二发生争执而坐的大牢,就让他一并撤案吧。”

    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在隔壁的牢房中,阴暗的角落里,一位沧桑的老者,安静的坐在那里。

    “袁大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孙氏无比震惊。

    三年了,袁大夫被人关在这里三年,虽然他心里清楚是曾经偷听了杨智的秘密被关进来的。

    可是当初杨智做县令时,找的理由是袁大夫寻衅滋事,而对方正是吴二。

    卷宗上说袁大夫和吴二发生了口角,导致吴二重伤,袁大夫才被关进大牢的。

    既然吴大要做好人,不妨好人做到底,把袁大夫的卷宗也给撤了。

    林县令也是认识袁大夫的,回到后堂翻阅卷宗,果然,袁大夫是跟吴二发生了口角,可是量刑显然重了,再怎么样,也没打死人,也没伤到筋骨,怎么就判了三年。

    “好,本官去找吴大问问清楚。”

    此时的吴大,正在县衙的偏厅里,卢捕快陪着。

    卢捕快听说吴大对苏晨阳的事情,既往不咎,很是不解。

    “吴大,他可是杀了咱兄弟的人,你就这么给放了?”

    很显然,卢捕快心不甘,情不愿。

    谁知吴大斜睨的扫了卢捕快一眼,冷冷一笑:“你呀,就是鲁莽,打什么官司,替吴二报仇要紧,若是他一直住在大牢里,你我还有什么机会复仇。”

    卢捕快很不服气:“要不是姓于的插手,我早就让姓苏的给吴二偿命了。”

    其实卢捕头更怨的是吴大的姐姐,要不是她当时糊涂说漏了嘴,也不会被于状师抓住把柄。

    但是卢捕快可不敢讲。

    吴大早就打听清楚事情的真相,不跟他斤斤计较,一心想等苏晨阳从大牢里出来后,怎样不动声色找他复仇。

    “吴大,杨大人现在好吗?你这次见到他有没有提过我的事?”

    吴大大大咧咧的往椅子上一坐,抬头挺胸,目光如炬,一看就是练家子。

    “见到了,只不过没有提你的事,姐夫,在清泉县老老实实当个捕头不好吗?非得跟着杨知府,你明明知道,知府衙门的捕头是他的心腹,可不是你能替代的了的,在别人手下当差,不如自己当头来的自在。”

    卢捕头是在苏家出了事,苏捕头死后,才被杨智提升为捕头的,但是杨智升官当了知府,带走的是他的心腹,卢捕头就留在了清泉县,在林县令手下当差。

    他想进府城,可是吴大却不想让他离开清泉县。

    卢捕头气得深深叹了一口气,他想高升也不过是想摆脱吴氏那只母老虎,可没有吴大替他说话也不成。

    “那如果这次咱们把姓苏的给弄死,在杨知府那里立了功,我是不是可以去他手底下当差了?”

    吴大这次都不撇他了,瞪大了双眼,冷哼一声:“三年了,他要死早就死了,你没有这个胆子,就不难为你了,这次我亲自动手。”

    卢捕头无语的皱了皱眉头,不是他不敢动手,是现在的这个林县令铁面无私,明察秋毫,可没有杨知府那么好糊弄。

    万一他把苏晨阳给弄死了,林县令查到他的头上,他一样是死罪。

    “吴大,你打算怎么动手?”

    吴大大手搓了搓大腿,总算舍得瞅卢捕头一眼:“这你就不要管了,总之,只要你对我姐好,好处少不了你的,虽然升官没有指望,赏赐分你一半。”

    卢捕头听吴大这么说,开心的搓搓手。

    心里叹气,不是他怂,摊上个练家子的大舅子,他打不过啊。

    而且吴大和杨智的交情比他深,他升官发财还得靠这个大舅子。

    又在偏厅等了许久,卢捕头有些不耐烦了。

    “都去这么久了,他们怎么还不出来谢恩,要不是你宽宏大量,苏晨阳还得回大牢里坐着。”

    说话间,林县令来了。

    “不用等了,他们已经走了,你们也回去吧。”

    卢捕头一听立马不高兴了:“大人,吴镖头还在这里坐着那,好歹让姓苏的少坐几天牢,怎么连声谢谢也不说,这就走了?”

    林县令沉着眼睛瞅了一眼卢捕头,再看看吴大,似笑非笑:“实不相瞒,他们倒是想来,只是苏公子的腿疾发作了,不得已他们先去了医馆,你们先回去吧,指不定他们是要到府上亲自拜访才显诚意那。”

    吴大一听人走了,心中虽然气恼,却也没当着林县令的面发作,起身也告辞了。

    林县令点点头,吴大走了,卢捕头跟着要走,去被林县令给叫住了。

    “卢捕头,你先等等,我这边有个棘手的案子你过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