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37章 布局抓人
    “那我们怎么吃饭呀,若是从外面担水回来吃,岂不是就被人给发现了么?”孙氏问。

    苏晨阳漆黑如墨的眼珠一亮,指着冉染弄好的草药和他的画:“娘,你和袁大夫先去镇上躲一躲,我和冉染随后就来。”

    袁大夫也明白了苏晨阳的意思:“好,我再去给林县令捎个信,我们来个瓮中捉鳖。”

    井水里的砒霜不能一下子把人给毒死,但是累计到一定程度的话,还是会死人的。

    袁大夫和孙氏俩人过了午时,便各自找借口,离开了家里。

    家里就剩下苏晨阳和冉染两个人了。

    算着毒发的时辰,冉染在屋子里布置陷阱。

    苏晨阳则从床底下的箱子里,翻出一把圆月弯刀。

    明晃晃的大刀,锋利的刀刃,把刚进门的冉染下了一跳。

    “这,这是你的?”

    只见苏晨阳爱惜的用衣服擦了擦刀柄:“不是,是我父亲的,不过,他不在了,就传给我了。”

    冉染看着书生气的苏晨阳,刚准备问出‘你会用吗?’

    谁知苏晨阳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刀尖停在冉染的脸侧,一缕发丝霎时落下,被苏晨阳利落的接住,握在手中。

    冉染被吓的愣住了:“你干什么?”

    苏晨阳把自己的头发也截了一缕,两束头发绑在一起,他塞入了自己的荷包里。

    “不干什么,成亲当日就该结发的,补上而已。顺便试试刀锋利不锋利……”

    冉染气的瞪大了双眼:“你耍剑就耍剑,割我头发干啥,万一你使不好,伤了我咋办?”

    “苏晨阳,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有意见你就说,你拿个刀吓唬我做什么,做什么……”

    冉染可不是个脾气好的,对着苏晨阳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却又巧妙的避开了他的腿。

    苏晨阳却只能受着,手里的刀也藏起来,怕伤到媳妇半分。

    “错了,错了,我错了,别打了,仔细伤到手。”

    冉染气得狠狠踹了一下轮椅,累的娇喘吁吁:“算你识相,既然你那么厉害,今天晚上抓贼的任务交给你了。”

    苏晨阳目光灼灼,把刀给收了起来,坐在轮椅上,心中却再盘算到底是谁害他的事情。

    “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还是他连累了冉染,若不然,冉染嫁给徐家,也没有那么多祸事了。

    这么热的天,冉染累出了一身汗,微微娇喘着,皮肤虽然有点黑,可眼睛却透亮。

    “算了,也不能全怪你,天色不早了,我去做饭了,早点吃完早点歇着,等贼上门估计要后半夜那。”

    孙氏和袁大夫都不在家,冉染也不用井里的水,干脆用神医仙境里的泉水,做了两碗汤面条。

    泉水甘甜,吃完之后,冉染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一样了,等到她给苏晨阳换药,发现他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疤痕虽然还在,可看着怎么也不像是刚动过手术的。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多久啊,伤口都好了。

    苏晨阳的腿虽然好的快,冉染却不能多说什么,依然给他包扎上,用木板夹着,就算是做做样子也要撑够日子,不然别人会拿她当妖怪的。

    吃过饭,趁天还没黑洗了个澡,又给苏晨阳换了药,天还亮着。

    夏日的傍晚蚊子很多,她不喜欢吊蚊帐,觉得空气很闷,好在冉染自制了蚊香点燃了,空气中有一股清亮的药香。

    天气还很热,闷热闷热的,冉染躺在床上,拿着扇子不停的扇着,她想念家里的空调了。

    “睡不着?”苏晨阳也睁着大大的眼睛。

    今夜注定无法入睡。

    冉染没理他,翻了个身子,背对着他。

    苏晨阳也跟着翻了个身子,面对冉染,手指轻抚她乌黑的头发,散发出他熟悉的香味。

    头发很长,像是绸缎一样披散在身体上,小媳妇个头虽然不高,身材却很好,不盈一握的腰肢,修长的腿,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

    他的手顺着头发来到腰上,犹豫了半天没有落下。

    悠悠的叹口气,他还是规规矩矩的平躺着,把两只手稳稳的放在小腹上,闭上眼睛休养生息。

    而那边的冉染却猛地睁开双眼,慢慢的呼出一口浊气,提起的心到底放了下来。

    俩人虽然同床,苏晨阳睡觉却一直很老实,再加上这所院子隔音不好,上了床之后就是睡觉,翻身都很少,更别说做别的了。

    可是今日不同,孙氏不在家。

    冉染这么早躺在床上,本来是为了等下毒的贼,可是睡不着的俩个人,就会感觉尴尬和暧昧了。

    冉染故意翻身不愿面对苏晨阳,却没想反倒给了他趁虚而入的机会。

    好在苏晨阳到底是个君子,对他还算尊重。

    冉染也松了口气。

    天渐渐的黑了,一缕月光透过纱窗照了进来。

    冉染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扇子跑到苏晨阳的手里,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替她扇着风,闭着眼睛,似睡非睡。

    ‘咣当’,屋外的一声响,同时把他们俩人都惊醒了。

    冉染刚准备喊人,却被苏晨阳给按住了。

    “嘘,先别动,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说着,苏晨阳把扇子放下,握住了身旁的那口刀。

    冉染紧紧的抓住苏晨阳的胳膊,心里七上八下,睁大双眼看着门口,床帏被苏晨阳放了下来。

    她跟苏晨阳一起蜷缩在角落里,随着来人的脚步越来越近,苏晨阳举起了刀。

    “姓苏的,去死吧。”

    说着一把明晃晃的刀落下,只是他砍的只有被褥,而藏在角落的苏晨阳眼疾手快,夺下他的刀后,反手把他给擒住,大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形势立马反转。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冉染也把那人的面罩给拿下,看上去是个三十多少的中年人。

    那人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被苏晨阳给按住了。

    连忙跪地求饶:“苏公子,不是我想杀你,是吴大,吴大要替弟弟报仇,他想杀你。”

    苏晨阳和冉染对视一眼,神色了然。

    果然,吴大这个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度。

    苏晨阳在大牢里,他不敢怎么样,故意撤诉把苏晨阳给放出来,然后投毒,杀人,替吴二报仇。

    “吴大呢,他在那儿,为什么自己不来?”

    “他,他也来了,就在外面等着那……”

    苏晨阳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把那把刀给冉染,找个绳子把这个人给绑起来,把嘴给堵上。

    接着,屋子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喊:“啊,救命啊,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