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39章 小娘子是神医
    也正是此时,苏晨阳才知道,九皇子翊王能出京城来查案子,都是因为岳安。

    话说四年前,岳安学成后,下山历练,被师父推荐给九皇子成为他府上的侍卫。

    无意间,岳安听说了苏捕快的事情,暗中调查。

    岳安也清楚的知道,苏捕快为人仗义,体恤老百姓,连他这个孤儿都会救,根本不可能贪墨赈灾的银两。

    果然,他查出很多隐情,再加上去年雪灾,朝廷再次赈灾,却发生了灾民动荡的情况,皇上派人一查,才知道赈灾的粮款并没有到灾民手中。

    于是,这才有了九皇子翊王出京查处赈灾粮款失踪事件。

    岳安是九皇子的贴身侍卫,也被派遣了任务,让他先一步来到清泉县,明察暗访。

    可是不知道怎么走漏了风声,岳安原本是跟着吴大他们一路赶到清泉县的,刚找到一点证据,就被埋伏了。

    虽然受了伤,索性证据没有丢,被他藏起来了。

    但是,这些事情他是不可能跟苏晨阳说的,只说他被人追杀,有任务在身,等治好病之后,还得赶紧离开。

    冉染只能委婉的告诉岳安,他们的井里被人投了毒,这里不能住人了,打算一家人搬到清泉县。

    岳安心里咯噔一声,紧紧抓住苏晨阳的手:“那你们就赶紧收拾收拾东西离开,我知道是谁下的毒,我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你们再回清泉县。”

    冉染微微一愣,很听话的去收拾行李。

    苏晨阳的眼神越发阴沉了:“是吴大,卢捕快,祁州知府杨智他们?”

    岳安点点头:“你都知道?”

    “两年前,我也曾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可是那个时候,我势单力薄,不是他们的对手……”

    想起两年前,他找到证据心心念念要替父亲洗刷冤情,却被卢捕快打折了腿,要不是卢捕快胆子小不敢杀人,只怕他已经被打死了。

    如今终于有人肯管这件事了,苏晨阳一定要为父亲正名。

    苏晨阳和冉染收拾东西,打算离开这里。

    而吴大他们其实并没有离开。

    看到苏晨阳和冉染,还有被他们打成重伤本该奄奄一息的人,竟然安然无恙的从屋里出来。

    他们这些人都很震惊。

    “大哥,刚那个人挨了我们好几刀,这,这就好了?”

    吴大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那致命的一刀是他亲手给刺上去的。

    刚才之所以没有进柴房,也是因为他觉得那人八成快死了,他也没必要跟苏晨阳硬刚,才离开的。

    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被砍了好几刀的人,就这么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老大,我听说苏晨阳的媳妇是个大夫,医术很高明,一定是她救的,苏晨阳的腿不都被她治好了么。”

    吴大和他手下爬在墙头,看着苏晨阳的腿已经能柱拐杖了。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苏晨阳是在出狱那天做的手术,而且出狱当天他都能架着双拐下地了。

    现在已经过去十来天了,感觉他恢复的很快。

    “大哥,要是那小娘们真是个神医,不如我们把人介绍给杨大人……”

    吴大的眼睛一亮,是了,他只要把那女的给抓了,苏晨阳不就来找他了,苏晨阳已经在翊王那里挂上号了,杀了他更令人起疑。

    可若是抓了他的小娘子,威胁与他……

    吴大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

    一挥手,手下人全部都跳了出来,把苏晨阳,冉染和岳安给团团包围了。

    “都不准动……”

    冉染猛地咽了口吐沫,左右看了看。

    我去,苏晨阳是个瘸子,岳安是个重症病号,只有她是个正常人。

    而她这个正常人又背着包袱,拖着行李,怀里还揣着她所有的银子。

    冉染很不争气的差点给跪了。

    苏晨阳和岳安双双挡在冉染的前面,一个人拿刀,一个人拿剑,目漏寒光。

    只听岳安厉声呵斥:“吴大,我劝你还是赶紧缴械投降,王爷已经调查到祁州知府杨智身上了,你若是顽抗到底,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若是你现在成为揭发杨智的证人,我还可以在王爷面前替你美言几句,至少能保你不死。”

    此时的吴大还真是自大的很,叉腰狂笑。

    “笑话,就算是查到杨大人身上又能如何,王爷也是要讲证据的,咱们杨大人的女儿可是太子府上的夫人,小小的王爷也是太子的对手。”

    冉染此时才知道,祁州知府杨智竟然还有这样的靠山,那么也就是说,杨智那些贪污的赈灾银粮最终都到了太子的府上?

    可是太子啊,未来的皇上,这么做岂不是等于自掘坟墓。

    岳安冷冷的哼了一声:“不过是个不入流的侍妾,你以为太子当真会为了他与陛下反目,醒醒吧,赶紧投降,饶你不死。”

    吴大再次仰天大笑,面目狰狞:“只要你死了,他死了,一切证据都没有了,我们还怕什么。”

    “对了,这位小娘子可得给我们留下,听说她的医术出神入化,嘿嘿,正是我们大人需要的。”

    说完,吴大朝手下一抬手,目露凶光:“把他们俩个给我杀了,小娘子给我抬走。”

    吴大的手下众多,叫喊着冲了过来。

    冉染从袖兜里抓出一把痒痒粉,朝苏晨阳和岳安喊道:“闭气,让开。”

    一把粉撒了出去。

    冉染拉着苏晨阳的轮椅一直退到门里头,岳安‘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我背着晨阳,咱们从窗户走……”

    冉染点点头,岳安的伤口已经结痂,只要不是太用力,应该没事。

    “你们小心。”

    岳安背着苏晨阳从窗户跃了出去。

    冉染这边也手脚麻利的踩着轮椅翻了过来。

    再看前院吴大这些人,但凡是闻到痒痒粉的,都在哀嚎,身上痒的不行,有的都抓烂了,再也顾不上追人。

    岳安背着苏晨阳走了没有多久,跑到村口的时候,冉染累的喘气。

    “别,别跑了,他,他们不会追来了。”

    岳安把苏晨阳放到一块大石头上,他倒是气不喘,体不虚的:“为啥?等他们不痒的时候,不就追来了,我们还是赶紧跑吧。”

    冉染很是无奈,系统里的痒痒粉有两种,一种是恶作剧用的,痒个十来分钟,用水一冲就好了。

    另外一种是毒,痒到了骨子里,直到把肉给挠烂,露出白骨,骨头也发痒,一直挠一直挠,越挠越痒,至死方休。

    冉染原本只是想用第一种,可是,刚才她发现,她拿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