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医女:家养权臣超凶猛 > 第41章 慈安堂
    苏晨阳和冉染,孙氏一起搬到了袁大夫的院子里。

    袁大夫一辈子行医济世,孑然一身,苏晨阳本来就把他当亲人看待,也是准备给他养老的。

    四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倒是和睦。

    除了冉染。

    冉染发现她的神医仙境降级了。

    神医仙境里判断宿主能不能拿满级,主要是有四个因素,医术,医德,毒术,阴阳术。

    前三个都好理解,只有这个阴阳术,让冉染很是纠结。

    一个好大夫需要一个好身体,她能理解,阴阳术是个什么鬼。

    可是这四个技能需要齐头并进,若是有一个没有开启,其他三个非但升不了级,还会降级。

    医德和毒术就算了,冉染不能见死不救,也不能随便拿毒伤人,留在第一级可以慢慢升。

    原本一下子升到三级的医术,如今降到了二级不说,又有往下降的趋势。

    若是降到了一级,她仙境里的手术,器材等东西就不能用了。

    要知道冉染给苏晨阳治腿的时候,正是在三级,仙境里有X光,有手术室都能用,要是没这些,一些救命的手术就不好用了。

    可是让冉染去练阴阳术……

    她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炎热的夏季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溜走了。

    虽然苏晨阳父亲的案子还没翻案,但是大家都已经知道苏捕快是被冤枉的了。

    就等九皇子找到证据后,把一干人等一网打尽,给苏晨阳和他父亲一个交代了。

    苏晨阳回到清泉县,回到生他养他的故里,也没人再说三道四,指指点点了。

    而袁大夫和冉染的慈安堂也正式开张了。

    袁大夫久负盛名,冉染年纪虽然年轻,医术也不错,凭她能治好苏晨阳的腿,每天来看诊的也不在少数。

    这一日,冉染刚确诊一个女患者,写了方子让她去交银子抓药,这边抬头竟然看到熟悉的面孔。

    “表姐,你怎么来了?”

    只见邵杜娟脸色一红,面露尴尬,扭扭捏捏的不肯说话。

    冉染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有病就治,找我有事就在一旁等着,后面还有患者呢,别耽误人家。”

    眼看冉染就要撵人,邵杜娟一把抓住冉染的手腕:“有病,有病,我身体不适……”

    冉染面无表情,伸出三个指头给邵杜娟把脉。

    看诊讲究望闻问切。

    不得不说,邵杜娟确实长得好看,白皙的皮肤白里透红,柳叶眉,略带风情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樱桃嘴,这个相貌在清泉县也是百里挑一的。

    “脉搏有劲,身体健康,没什么毛病。”

    冉染检查不出什么,以为邵杜娟是没事找事来的。

    谁知邵杜娟脸色更为难了:“不,不是,有毛病,我,我一直怀不上……”

    冉染挑眉,原来如此。

    掐指一算,邵杜娟成亲也小半年了,若是夫妻感情和睦,她也该有身孕了。

    徐家毕竟有钱,娶媳妇就是为了传宗接代,邵杜娟要是长时间不怀孕,很有可能会被休的。

    “小日子正常吗?有没有腹痛什么的?”

    冉染细细的问,邵杜娟即便是害羞,也认真的答。

    可是问了半天,冉染觉得邵杜娟一切正常。

    “这样啊,不能怀孕的因素有很多,也可能是你,也可能是你男人,不然等找个机会让你男人也来检查一下。”

    一个人是检查不出问题,这在现代不孕不育医院是常识。

    谁知邵杜娟疑惑的看着冉染:“你成亲这么久了,也没怀上,是不是你不会看啊,从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可没听说你懂医术啊,冉染,你该不会是为了想见徐峰,糊弄我的吧。”

    一股无名火从冉染心头,冉冉升起。

    你可以质疑她的医术,毕竟冉染对自己的医术也不怎么自信,要不是有神医仙境,她还是只愿给牲畜看诊。

    可你不能质疑她的感情。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冉染可不是个拖拖拉拉的人。

    “徐峰是谁?”冉染高挑着眉,凌厉的眼神些许不耐烦,“表姐,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去别的地方看诊,恕不远送。”

    说话间,冉染就把邵杜娟给轰走了。

    邵杜娟气得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跺跺脚走了。

    但是邵杜娟的那句话,被有心人听见了。

    “冉大夫,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该不会也不能怀孕吧,说起来你跟苏公子成亲半年了,也没见你肚子有动静呢……”

    这是质疑她的医术了?

    冉染:“我怀孕不怀孕,跟医术没有关系,再说你是拉肚子,不是生孩子,就算我治不了不孕不育,你这个病还是能看的,去抓药吧。”

    后面有病人起哄。

    “就是,人家冉大夫就算是想怀孕,也得看苏公子行不行啊。”

    “听说苏公子被人打断腿的时候,那个地方也不行了,这可不能怪冉大夫。”

    这些人看着是替冉染说话,可说出来的话咋这么不对味儿呢。

    冉染也忽然想起,苏晨阳确实有隐疾,只是他没说,她也假装不知道,讳疾忌医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她一个做大夫的,总不能连人家私事也管吧。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苏晨阳最近忙着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首先在意的是孙氏。

    孙氏正巧要喊冉染吃饭,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她心里沉沉的也不好受,忍不住埋怨她。

    “染丫头,别人那样说晨儿,你怎么不解释那,虽然晨儿的腿不得劲儿,可每天晚上,我可是都听到你们的床‘吱吱呀呀’的响。”

    “晨儿可是一个男人,让别人说他不行,回头走在街上,人家会看不起他的。”

    冉染的脸一红,想解释,又觉得越解释越乱,干脆闭嘴,毕竟孙氏跟她是婆媳关系,这种事她不好说什么,孙氏真心想问,去问苏晨阳好了。

    要吃晚饭了,袁大夫出诊去了,家里只剩他们三个,苏晨阳却觉得饭桌上的空气颇为凝滞,看看孙氏,再看看冉染,也看不出什么。

    刚要开口问,林菀的丫鬟春红着急慌忙的冲了进来。

    “苏公子,不好了,我家小姐晕过去了。”

    苏晨阳眉头紧皱,放下碗筷匆匆离去。

    孙氏则微微一怔:“菀儿晕过去了,喊大夫啊,喊晨儿做什么?染丫头,你也赶紧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