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一章 醒来已成传说
    ……

    幽谷、深山、密林;曾经向往的隐士而无人打扰的生活。读书、著录、舞剑;不曾得凡尘俗世的叨扰。

    简单,也有些许无聊;不过自给自足的“日出耕作,日落而归”;不问“俗尘”的人情世故或是世态炎凉!

    一分田耕作,一把剑分化,一张桌花圃前而放,淡茶清雅沐浴山风;竹林七贤未必有此心情啊!

    也许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每个人想要的都是发自内心而与人不同,外人很难窥探而知的心底之事。不得而知,非要探寻终究是要被扣上偷窥者的帽子!

    小院清幽,苔藓点缀,院内桌前写书著述的少主卢凝辰。风儿都不愿意离去,想留在他的身边做其书童;雌鸟频频媚眼传秋波,雄鸟竟亮翅开屏,引的歌儿绕梁三日而不见衰弱。日久时便与风成密友,与鸟儿成知己!

    凝辰院里著书,风鸟围在院落相伴,景象之和谐,美的山林都在欢笑着。

    喜剑嗜文词,著书带舞剑,是凝辰常躲在教室外独自时的嗜好。然而并非天晴云阔常在,“乌云压城风满楼”是平常起的磕绊。

    向往的本是向往的,能否成?不是个人可左右的像提笔写字那么简单,不然怎会有“天公不作美”一词呢?

    不信啊?你看叨扰之人已来!

    “你就是飞城少主,卢凝辰?”问话之人,铠甲长剑傍身,瞅着就非等闲之辈而在卢凝辰眼里却不值一提。只见他说道:“no、no、no非也,闲云野鹤、村野之人!”

    “……他是在骂我吗?”没听懂的将军问着手下人说。

    “将军……莫上当,他想遛!”机灵的一人凑声提醒着那来将。

    “哎~怎会,还怕……”

    “文人逃起来,可防不胜防……伺机而逃~咱们可不是对手?”

    入心侧耳,想着转身而道:“能在此地想必公子也是个高人?怎么都不敢承认自己呢?是否有违自己的心境呢?”

    “从没否认,何必要再承认呢?”依旧著书立说手写不停的卢凝辰,不抬头而话已出的说。

    “就是说,你就是飞城少主卢凝辰喽?”

    “非也,我是卢凝辰不假;可不是什么飞城少主!”

    “是卢凝辰,不是飞城少主?当我傻呀,咔嚓喽,废话那么多!干他……拿下”,气的将军怒不可遏的强烈压制着怒气而说。

    背转身盏茶时刻,已无动静。心想着:刚才动静忒激烈,别把他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否则就没价值喽!转身而言语卡在喉咙,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那惨烈无比、东倒西歪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所带的那群“饭桶”!眼前这位飞城少主卢凝辰,不但半分毫发未损,连张纸片都没能从桌上脱落。

    “洒脱之人,世外高人呐?”由天而下的雨带着一串串话,吓傻来将更是惊呆卢凝辰。一个箭步抓着那将军说:“怎么做到的?你怎么做到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教我!”

    “用嘴说的,怎么教~啊?”

    “嘴没动,怎么说出的话,腹语吗?怎么这么清晰如同从口而出!”抓着那早已吓傻的将军瞅着质疑着,扒着衣服欲查腹语如何说。而那将军死死的拽着而听:“卧槽,干嘛呢?”

    “吁,还在说?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怎么说话的?”说着早把著书立说抛到九霄云外,更不想那品茶舞剑,只是不知能否砸着玉皇大帝。

    “看!是你能看的吗?”话出口时书本已砸的卢凝辰,仰卧在地!

    分秒之间,箭步而起眼神犀利“救驾”之声震荡在整座教学楼,哄堂而来笑声传四海啊!

    被打倒的起身竖起拇指说:“牛掰,闷闷悠悠的像个死人般到头来你才是天下第一,你才是隐藏的彩蛋!”

    慢慢清醒的卢凝辰,睡醒起来才发觉是在教室班级。凌乱的书桌,飞扬的课本,熊猫眼桑葚脸猴屁股头;一个个眼神是那么的让人读不懂,说是嘲笑吧多了羡慕,说是羡慕吧又多了嫉妒,可说是嫉妒吧又多了崇拜,然而崇拜之中又有几分隔阂尤其是女生!

    百思不得其解的卢凝辰,此时也是无心想那些,是真想钻进鼠洞与老鼠为伴终生不出洞。,

    忽然觉得手中拽着什么东西,突然觉察到可能是要被杀才能解恨之事,因为大家的眼神说明着一切!猛然蹿红的脸庞看谁都不美,瞅啥都不香;不及闪光一瞬丢掉拽着魅棻裤子的手,而那女生没等卢凝辰道歉就冲出了教室躲进洗手间;涨红而又呆住的卢凝辰,顿时被一阵狂笑吓得激灵一震而听道:“你牛,拜你做大哥!”

    “没~没~没上课吧?”磕磕巴巴而又强忍着羞臊的脸庞探问着,见没有老师绷紧的弦忽然松了些说:“幸~幸~幸亏没有老师!”

    “你错了,不但上课且有老师!”异口同声,异常整齐的声音几乎掀翻卢凝辰头顶的楼房。

    吓得腿软着说道:“别吓我,小心脏可经不起你们这般蹂躏?”

    “你那no、no、no……”;“非也……”;“还有嘴没动——嘴没动你扒裤子干嘛,应该kiss啊!”  ;“别逗凝辰啊,他不是看腹语怎么说的吗!不对,大哥,大哥往这看!”顺着大家的手指,向同学们躲开的身体望去,一个体实个高强健有力的男子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睡死般躺在教室的后面,竟是体育老师!

    瞬间崩断心弦般也倒在地上,随后两人被救护车送进医院。

    惊动着校长,校园瞬时躁动起来,各色版本纷至沓来。不过只有他自己班里的学生,才知道真相,瞅瞅一个个脸青腿伤的就知道卢凝辰有多么厉害;一个个都惊叹着隐藏的挺好,然而只有女生魅棻及其要好的几个同学有杀他之心。

    虽然卢凝辰仅是昏晕,但是体育老师却是脑震荡!虽是轻微脑震荡,但他是个老师!无论怎样学生打老师,在哪儿都肯定是站不住脚的。何况是做梦被当成外敌,还“救驾”,我的个亲娘哎?只能是等死吧!

    “武术段位等级七段,大

    (本章未完,请翻页)

    师级别的武术家,竟然被一个十五六岁的高三学生打败?”惊呆的校长疑问着。

    “是的,据学生们求情时说的是没错!”调查的老师说道。

    “学校竟然隐藏着如此人才!怎么没有代表过咱们学校参加过比赛?”惊呆的校长疑问着质疑着。

    “卢凝辰这个学生,在班级几乎是透明的;成绩中等,话也不多,不善交际!关键是没人认为他会功夫,所以就……”

    “狡辩的不错啊!就这样教学生的?什么是透明的,什么又叫没人认为他会功夫?因地制宜、修武尚道都是空话吗?”校领导们激烈讨论着,不亚于诸葛亮舌战群儒。

    而学生们也没闲着有事没事都往医院窜,让卢凝辰多装病两天。出谋划策的、求情托关系的;虽没顶上用处,可是却记在凝辰心中。

    软化求情体育老师蔡威的,瓦解学校不当舆论的,纠正着歪言邪说;不过都被校长严厉斥责批评,而校长的惊呆绝不是空无用处,同班学生的努力加之校长的话“学校竟然隐藏着如此人才!”才没被开除。

    除了高三(五)班:卢凝辰的班级;其它外人并不知有手拽魅棻裤子之事。魅棻,虽然有杀他之心,但是没有想他龌蹉之事;觉得他也不是这样的人,可能只是睡蒙了做梦而已。

    因祸得福,学校也充满着凝辰的传说;不过因“打老师、揍同学”,仍然被记大过处分的卢凝辰,这个梦做的代价有点大。

    都已结束,归于平静;那也只是表面,而在有些当事者心中未必能过得去。然而尴尬羞愧的卢凝辰,遇着同学显然是故意躲着;实在躲不过去就对遇着竖拇指的同学,笑笑而过。

    更尴尬的是路遇魅棻时,都是下意识的抓紧裤子而后松开,涨红着脸的卢凝辰欲低头匆匆而过!然而怎能如此轻松逃掉,早被魅棻与同伴俞苋瞅着。两人不动,吓得卢凝辰也停住脚步,畏畏缩缩唯唯诺诺的边缘而加快着脚步。

    顷刻间,被魅棻同伴俞苋抓住说:“扒我家魅棻的裤子,想就此而走啊?”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差点要哭出来的卢凝辰,是真瞅不出做梦时的大侠之风范,镇定自若的运筹帷幄与眼前此人有何关系。

    “又不是故意的,也没扒掉……”话音未落而被俞苋抢过说道:“什么没扒掉,你还想扒掉吗?”

    “没!没有,别瞎说?”急的魅棻,遇见她的眼神又说:“你说的算?听你的!”

    “怎么着也得教成你一样厉害的吧,专防你这种级别的‘色狼’!”俞苋挽着魅棻胳膊“邪魅”一笑的问着。

    “那恐怕没这个机会,这一世就甭想——我,跑!”嗖的一声,不等魅棻与俞苋话出口,跑的已无影形踪。

    “嘿,这人?能吃了你啊!还跑,不上课吗?不回班吗?”向魅棻说着的俞苋抱怨着。

    头顶悬着烈日,脚底踩着燃锅,风都热过几度,抽喝着皮肤里的水分。步伐自然比之先前快,校门显现在魅棻与俞苋眼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