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二章 即相遇、则拜师
    ……

    稀松敞开着的脚步,轻吻着校门前的那方土地,斜挎着松散的学生;顶着烈火灼烧,步伐怡然自得,闲适不见燎眉之火,不乏戏谑躁动。

    脚步轻松的如同放学时样,没有急匆匆,没有夺步而抢,争分夺秒的急迫似乎还没有涌上眉头。而那魅棻牵着俞苋,高考似乎与她俩还没有关系,或许还以为自己才上高一!

    啪!

    一声清脆,撞击桌面的霸气!

    “护驾!”

    一声底音厚重,围来许多小弟;弄的凝辰连吓的躲避,闪开!

    引来全班的目光,俞苋站在凝辰侧旁,驻目而不言语;然陈柘礼、任洛、韩昊、周雷则挡在其正前,全都围在他们几个的身旁。本是毫无存在感,泉水般晶莹剔透的卢凝辰,可能从没想过“红”的真谛吧!

    护驾之声召唤的“不准打我大哥!”齐声而出,数不清是谁或有几人言。

    “弄啥?你们一个个想弄啥?想打架是吧——‘受害者’是我?搞得好像他吃多大亏而我们成了撒泼无赖?”见同伴被同学们“讨伐”,顷刻大怒的魅棻嗖的笔直而立着说。

    在理的话本就无需多言,魅棻以一己之力怼的其后附和之言“对,不准打我们大哥!”而显得弱弱的淹没在“洪流”之势中。

    然而打架还真不怕,怕的是闷闷不语的凝辰不动手。瞬间分为两派:讨伐者、阻击派;有给个火点燃爆地球的趋势,哇!已达临爆点呀,就差东风吹来。

    “‘美分’牛——我家魅棻说的牛!你问凝辰是不是?”俞苋搂着魅棻点赞着。而魅棻怒气未消的说:“别叫我‘美分’,叫我‘美元’!”说完憋不住的疑惑分秒逗笑了自己,一下子燃爆点降到冰点。

    战争?哪还有硝烟!都哄笑成团,彼此不分,讨伐与阻击已不重要;而回过神来的俞苋则推开挡在前的陈柘礼、任洛、韩昊说道:“起开,差点正事都给弄忘啦!”

    润了润嗓的俞苋,乖巧的立在凝辰面前而说:“那个收我俩做徒弟,就没那么多麻烦事?凝辰~凝辰~”酥的声音求问着凝辰。弯道急转的够大,简直是要起飞!让护驾的陈柘礼、任洛、韩昊等人惊吓的有点不知所措,而又酥的鸡皮疙瘩满身;刚要嘲笑突觉不对:“怎不早说呢?拜师,怎能少的了我们~一起啊?”

    不知有多少只眼睛,有多少双嘴巴,干巴巴的在等待着。额头沁满汗珠的浸洗,也泡不掉凝辰那突红的脸庞,不知挤了多久露出句极具封建迷信思想的话:“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

    卧~槽?

    ?!……

    卧槽!不知是搞笑,还是不想教,一句话气倒一大片。怨念之声充斥在满教室,然而只有卢凝辰稳如泰山立松于顶而不动。

    “卧槽!都你妹什么年代啦?你是上了世纪的90后的吗?”脱口而出的魅棻,又不解气的接着说:“不想教就明说,还‘传内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传外,传男不传女’?爱教不教!”

    “牛啊,棻!你说的对!你以为是降龙十八掌、易筋经密不外传”,俞苋夸赞着魅棻怼怒着凝辰。

    “她们女的,我们是男的!凝辰兄,咱们~可以教?”陈柘礼、任洛、韩昊齐声而问。

    “传内不传外”,凝辰依旧不改口的说着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干嘛呢,又干嘛呢?上课啦,都回自己座位上去”路过的班主任江影华,夺步而入教室又怯怯的止在三米外怒说着。

    班主任江影华,是位男老师;对于他的印象,同学们则用了一个词“耐看”来形容;教化学、体正修圆、喜咏春,武术段位:三段!

    化学老师为何要有武术段位呢?

    原因是很简单的!这是个崇尚武术而尤重德育的年代;尚武修学,以武为尊的年代;兼有国画、中医、书法、古文等民族传承之课程。凡入归德二高为师者,皆得武术段位,即归德二高的硬性要求;在这里体育老师被称为武术教员或武术教练。

    班主任的话向来有杀伤力,直接炸出量子纠缠般的速度,“飞毛腿”、“无影脚”、“凌波微步”都不值一提。刹那间,尽显潜能的学生,令班主任诧异些许忧虑,依然端坐的学生预示着上课?no、no、no,上课不是看学生而是瞅老师。

    “卢凝辰,起立!”

    话音起时,人已立;惊呆着班主任江影华而说:“吓——吓我一跳,那个……什么来着……话到嘴边被你吓跑?凝辰啊,速度慢点!老心脏受不了?”

    怯怯的回应着的卢凝辰,在等待着,全班同学也都瞅着江老师;无数只眼睛,盯着那两只眼睛,直接发毛的江老师说道:“卧槽!到嘴边了,竟然忘记要说什么?”

    瞅着惦起的板擦,眼神跟着脑袋飘忽不定的左右游离的班主任;不耐烦的陈柘礼脱口而出道:“拜师,学武术?”

    顿时扭身而转的班主任大喜:“蛔虫啊你,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传内不传外,传男不超女”齐声如拳拳拳头而来,打闷着化学老师的热情。然而如同添加正相关的催化剂般点燃着化学老师的激情,说道:“我去!你们早先一步啊?没事,谁是大师兄、大师姐还不一定呢?”

    “哎呀!班主任,你要搞特权?不公平、不公平……”在陈柘礼、任洛、韩昊的带领下一浪盖过一浪的起伏着,声音响彻的诉说着。

    “干嘛?陈柘礼、任洛、韩昊!你们仨捣乱是吗?”气的班主任黑板擦飞去的说。

    定眼细瞧,那出手的板擦在任洛眼中就显得慢条斯理,没等眨眼却已被速手而追着。顿时,陈柘礼、韩昊及其带动起全班的气氛,然而班主任却胜券在握般淡淡的笑笑,并不为其左右。

    陈柘礼:戴眼镜,脸面坑洼不平,中等小个准三段水平,喜刚猛之拳。

    韩昊:嘴功第一,武术不会;之所以能入此等崇尚武学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名校,是因为其父对学校的大额捐款支持;凡武术皆喜欢,然而也都不会。

    任洛:娟秀而不失男子气概,尚武而有收敛,喜太极,四段之水准!

    “捣乱没用!这可是发工资的,咱们学校对武术向来是推崇备至,而且不是空话,每差一个段位底薪就差二百元。你们武术老师蔡威段位是七段!虽然只是在咱学校兼职,但是是段位最高的,少说比我底薪多八百块!凝辰若是答应,加上底薪月入两千且每周只需两节自习课!那个~每天中午最后一节的自习课你可以不上,自由出入!就凭着打败七段武术家的战绩,说不定还有‘特殊津贴’呢?”

    “啊,那个——什么……不要两千,你给我八百就行,我来当怎样?”陈柘礼慢慢的站起来说着。

    “你啊,倒找两千都不行——坐下!卢凝辰意下如何啊?”说着眼巴巴的瞅着,勾问着的江影华突然有种要下不来台的脊背发凉。

    不知是谁“怯”一声而出,却并未被同学及等待着的老师发觉,为何呢?

    听那放学的音乐,是多么的让人心潮澎湃而又魂牵梦绕的如同初恋情人再相遇。一下子轻松下来的江老师,慢慢的说:“卢凝辰,想想行?都在等你答复?都看好你啊!”

    想想之词,悬在脑门;虽被拒绝,但一直在锲而不舍的敲扣着。拒绝、扣响,拒绝、扣响,一直萦绕整个下午!上的什么课,学的什么内容,估计也没听也不知道。直到放学的音乐再次响起,一直注意的魅棻想来欲说未出口时,却被陈柘礼插队。

    “卢兄——凝辰大哥,不愿意就拒绝,别郁闷!有我们给你撑腰?”

    “谁说不愿意?”收拾起挎包的卢凝辰,淡淡的随口而说;起身离开,头都没回如同消散在教室中。

    引来一片奚落音,多了些许抱怨闷怒:“都是些贪财之徒!什么‘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皆是扯淡”。

    “别堕落,凝辰兄?你,别堕落,不……”欲跟着凝辰的任洛,说着被陈柘礼抓住而说:“要是敢答应,就是‘重财为贼’瞧不起咱们同学间的友谊!”

    “怯!这就堕落,你的堕落好伟大!瞧不起同学间的友谊,你们的友谊好脆弱!哎?你不也想去吗,要不是被拒在门外,卖乖也轮不到你;还不需别——你们瞅我弄啥?”随口而说的魅棻,无意中不知戳中什么痛点引来刷刷刷的目光如炬。

    仿佛间空气静止的好是吓人,然而被“狗腿子!”之音打破了静止。

    “卧槽?‘狗腿子’?你们几个!说说什么叫‘狗腿子’?”追出去欲干仗的魅棻,猛然间被一股真气震慑的无法动弹。

    惊叹,犹豫间发现是被俞苋拉拽住;以为被其目光吓得像老鼠遇到蛇,显然不是!怒气而起说:“拽我弄啥嘞,揍他们呀?”

    “揍他真的不重要,追卢凝辰才是真;想不想拜师啦?”想想揍不过的俞苋,想到正事说。

    “有道理,走!追师父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