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四章 蹭饭啊,自己做!
    ……

    “你的意思,想弄啥?”问着的魅棻;虽然已猜个八九分,但是仍显得有些诧异。

    “好不容易,赖上个武功好的,不学是傻子!”

    “不学是傻子?霸气的如此理直气壮!嗯~后面跟着呢?”小小声说着的魅棻,脑根像是长着眼盯着凝辰。

    恰好赶上周末,又有允许,鬼不去才怪;理所当然的进入,总比偷偷摸摸的翻墙强;然饭菜的吸引堪比强磁,被收服的俞苋是要利用星期蹭饭啊!

    对比于魅棻而言,全程透明的俞苋,并没觉的没有瞄准自己的石步,有多么可怕;整个饭程中都在与魅棻闲聊,也造就了全程动嘴不说话而念念不忘的俞苋,难忘于凝辰家的饭。

    昏睡欲醒的路灯,眨巴着犹如刚睁的眼;魅棻、俞苋在前,而那随其后的闲散小步伐是谁呢?

    凝辰!

    显然是无聊的凝辰,堪比宗师级的少年保镖,谁人还敢放肆;路无作祟者,夜下的相随是那初见的模样。

    女生的脚程,多变的脸,并没那么恒定!

    当怯懦糯的尾随没觉路程远,而如今光明正大的回家时却觉得有些脚疼;于凝辰而言不远——五公里!早上上学五公里,晚遛回家五公里,仅是热身而已。

    然而让凝辰没想到的是,还未舒展开就已经到了魅棻、俞苋她们家,也算认一下门;回来并没有练功,而是入了庄周的蝶梦。

    啪啪!

    啪啪!

    啪啪!

    摩斯密码般隔断的敲门声;梦还在徘徊,叫声已来到耳边。

    “凝辰师兄!”

    ……

    “师父!”

    ……

    “伯母?”

    ……

    三两句喊声拽回庄周的梦蝶,六点的太阳你怎能见呢?也不是太阳早起的时候,也不是晚起的地方,七点差不多!可是她俩就硬生生的让凝辰,见到了六点钟的太阳!

    “卧槽?!你~你俩?还以为我妈又回来啦,你们也忒早了吧?”惺忪的眼神,软趴趴的腿脚打开了门晃悠的说着。

    “你还在睡?不是说‘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吗?”

    “谁说的——形容词而已,何必太当真!”凝辰说着已拐回屋内,而她俩也已跟着进到屋内。

    “哎?怎没见师父呢?”东瞅西望、东飘西晃、瞧瞧逛逛而自言着的俞苋,早就引起凝辰的怀疑。

    没等凝辰开口,无意中秃噜出口的魅棻就抢在前道:“你干脆说,怎没见饭呢?”

    “什么!你俩是来蹭饭的?”诧异着的凝辰又说道:“可惜啊!打错主意喽,我不会做饭哎!”

    “蹭什么饭——伯母——师父呢?”尴尬的俞苋,想到伯母答应收她俩为徒而追问着。

    “昨天就回去啦?我都没事啦,不回去干嘛!”困意消散,精神回暖的卢凝辰回答着两人。

    “回——回去?回~哪儿?”顷刻间,有些吐字不清的俞苋忙问着而那魅棻心里想着:收徒是客气话?

    “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们肯定不是来没学功夫的,心都不在啊?”笑笑的凝辰,无意而“挖苦”着她俩。

    “怎能不是!我们带着两颗真诚的心,专门来的!”

    凝辰想到临走母亲的叮嘱,让其教两位师妹说:“行、行!两位师妹,你俩就有我来教!”

    散发充满着的谈笑,占据着风轻清爽的老屋,没有了追问,却绕不开念念不忘的饭香!

    面食清香,五谷杂粮!然而魅棻、俞苋与凝辰没人会做,那也没关系,没有厨艺有胆就行,最起码得有胆吃;只是别像我在大学时上实验小组课做鱼糕时,乱七八糟的分工鼓弄半天而做好之后,小组六人没一个人敢吃,那就尴尬的要死喽。

    不会做归不会做,然而分工如同泾渭分明般隔断;切菜瞅洗菜,火炒盯乱砍而洗菜躲窜火;经过油火爆脾气的蹂躏,出来也分不清是切、是砍、还是剁的大块长条,都软面软面的成为一锅粥——上了颜色的粥!

    没办法又炒了一碟鸡蛋,然而魅棻发癔症般的伸手要来点酱油。眼疾不如手快,阻止未及的凝辰眼见的酱油从她手中倾泻而下,刹那间脸都被“熏黑”!

    完蛋!一碟瓦黑瓦黑的“玩蛋”,呈现在三人面前。

    “可以啊,你炒的?”刚出去回来,顷刻傻眼的俞苋,盯着眼前碟子里不知是什么的问。

    “它生气自己变色了个喜欢的颜色!”手上的酱油还滴挂着,憋着闷闷的笑着从魅棻嘴里说出。

    “卧槽?这么牛!变色龙啊再变一个,让我也长长见识?”不相信的俞苋,盯着撒谎不打草稿的魅棻又接着说:“我这孤陋寡闻的暴脾气,怎没见过呢?”

    “你们啊!炒蛋要放酱油吗?”不解的问着魅棻与俞苋,而凝辰盯着一碟浸泡酱油的泡蛋问着。

    “当然要放酱油,但是不能做成‘木须柿子’而把西红柿换成酱油!”幽默而说着的俞苋,转眼又说:“散花的‘茶叶蛋’?”

    “得,凑合吃吧!总比那个强点?”指着那碗“粥”而说着的凝辰,勉强的说道。

    “你自己在家怎么办?”有点下不去筷子的魅棻问着。

    “简单,不炒菜!不动油锅!怎么简单怎么来呗,想换个口味就去菜市场买点水饺、混沌自己煮煮”。

    “怎么简单——怎不买点腌咸菜,那不挺简单的吗?”魅棻话怼话的问。

    “还没来的及再去买,不然怎会炒菜?”

    “酱油泡蛋”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吃,就是有点咸,说话间已经饭菜填饱。刷锅洗碗倒是很积极,完美的手法也很快的完成,不用猜在家就只会干刷锅洗碗的活。

    池塘柳树宽阔大气,平整的山石地面上先过两招来个摸底考试;然而她俩真实实力有点过家家般的低,怎可能入的凝辰的眼呢?两招放倒,弄的凝辰直叹气而直言:“三段水平有水分啊!”

    只能从基本开始,基本的方式如同苦行僧般的艰苦;一般人是很难坚持的,就像有人扎马步可数小时而有人数分钟都不能忍受!劈叉一字肩而有人八字胡时,就已经声嘶力竭的嚎啕声震九天!

    凝辰的方式,近在咫尺——池塘边的小山及眼前的院落与池塘!

    常常跑步攀爬而上,坡缓山高约五百米;山顶上望着熟悉的气息练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功一小时,颇有几分唐代诗人刘禹锡的“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或是唐代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不高的山,是成就凝辰的绝佳之地!只是走上去,魅棻与俞苋就已经喘的不行;还没上山的游人快呢?不过凝辰走的与上山游玩的市民不一样,上山有“楼梯”而凝辰走的是从家边池塘而上的坡路。

    半坡路上就直喊着休息休息喘口山风,沿着眼前的山景,顷刻间不觉的山美而只有累充斥着满身。

    你我而行,怎能说歇就歇呢?被凝辰催促着继续赶路,连这点耐力脚力都没有还怎么学功夫!诧异着的两人,得知还没开始呢;瞬间如江堤溃坝,刹那间被击倒般傻眼!有退缩冲动的两人深知冲动是魔鬼,竟合力把魔鬼给扼杀在凝辰面前。

    努力?努力!努力……

    轻松的到达山顶公园的凝辰,也像她俩般努力!不过是努力憋着,憋着嘲笑她俩万重艰险的脚程声!

    哇?

    哇!

    惊叹多,人更多。

    转过来别有一番天地的山顶公园,习武早已成为如今的风气,是在园林一侧角落处展现的淋漓尽致!魅棻与俞苋那见过都惊呆,原来这才是武林圣地?

    游走着瞧热闹,称赞这个夸奖那个,乐的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都不知自己弄啥嘞!差点被认为是在嘲笑而挨揍,习武的没达到一定高度脾气也都有一番暴躁,动手基本上没有商量的机会。

    “你们俩要弄啥?学不学啊?”

    “人有点多,不好意思哎!”回转身的魅棻,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着。

    “没让你在这练,再说我也有点尴尬!”

    “你也尴尬?谁敢嘲笑你,干不死他!”一句话引得,众人诧异的目光。

    瞬间扭头而撤的凝辰,甩口推脱着:“我不认识她们,跟我没关系?”

    顿时不妙的感觉袭上心头,两人笑着追着喊:“师父……师父别走?”

    快步而走的凝辰,紧急的脚步像是在说着:不走干嘛,挨揍吗?两人也跟着步伐变的紧急,来到常常练功而没人的地方。

    “这地方都被你找到,可以啊!”瞅着环境幽静,木香怡人是个好地方的魅棻说道。

    “哎?这不是咱们上来的路往左边吗?”俞苋发现右面转是公园而左边转转崎岖山石后面不远的小的练武场说。

    “眼光不错啊,怎么样我弄的!发现的时候就是一推十数米的乱石滩,打扫收拾出来还可以吧?”指着如今整洁宽阔的练武场的凝辰说。

    “没人发现吗?”刚问出口而瞬间明白的魅棻,接着又说:“是有点弯弯绕!”

    “不带你们,你们能发现发吗?专门设计的,是想来就来的吗?”怯怯而喜的凝辰为自己的练武场,而喜不自胜的说着。

    纵是良辰美景,奈何功夫太低!香嫩肌肤被淋淋的臭汗熏染成练武人该有的模样,足足两斤汇流与脚底,差点摔到悬崖!惊险中直叹息着:“小心啊,没命纵是功夫学的再好也没用!”

    两斤汗雨,已够下山。饿了的凝辰下了最拿手的水饺、混沌——两样!退去了面白,晶莹剔透般的熟面沁水色,是那么的熟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