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五章 学生师父,群殴老师!
    ……

    菜,是不会炒;饭,是不会做!

    不过水饺、混沌下的不赖!吃着都在连连夸赞;想到今天的早饭做的,真不如下个混沌,弄个水饺呢!

    夸赞、后悔或窃喜都不能令时间停止,停止在休息的时刻;没有休息,没有饭后“甜点”;高强度的训练,顷刻吻在脸面。

    弥漫着“饭香”的丝柳,或是留恋着魅棻与俞苋;屋旁的斑竹早就抽动着空气,挥舞着手掌,然而依旧留不住。

    池塘边的山坡跑步而上,那怕崎岖是常态,也不管时间的活跃!攀走而努力都费劲的她俩,瞅着凝辰猴子般轻巧的步伐,不知会有多少杂陈添加着五味或是羡慕与“谩骂”长在嘴角心头。

    时间,不知的让黄昏笼罩着练武场。没有功夫感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也没有时间欣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有的只是汗水与劳累充斥着你、我、他。

    一天半高强度的训练,已经让魅棻与俞苋两人倍感酸痛,尝到——甚至怀疑曾经练的是不是武术;走路都在腿打颤,然而可喜的是觉得脚步轻了些许!

    俩人觉得明天就是周一,休息半天也好!便在俞苋家躺尸,而又吐槽着你、我、他;放松着难得的是,觉得躺着竟然是件幸福的事。

    躺着的时间过得犹如假日;旭日欲出也掩映不住空气中弥散着的火药味。异样的瞳孔,刷新着初见的目光。

    刷、刷、刷,弄的凝辰有些慌;同学们的眼神,议论纷纷的话语充斥着校园;已成传说而又不自知的凝辰,疑问着的步伐不自觉的偏向一隅而又急促的交替着。

    瞬间的脚步,闯入图书楼前,清晨凉凉的微风下聊着天晃悠着的一行人。顷刻间,其中带眼镜的中等小个,甩开刚才兄弟般聊天晃悠的人群;而此时也引起娟秀而筋骨活络同学的注意而惊问:“陈柘礼——哎~师父!师父?”

    “那呢?任洛!吁——师父哎!”发现快步而走的凝辰,韩昊跟问着说。

    “呀!吁、哎什么,追啊?”空留言语的单恋,不见那脚步赛过飞一样的陈柘礼。

    “卧槽,等等我们俩”说着的任洛追着陈柘礼而去。

    可能有些时候真是热脸贴冷屁股,依旧不会改口的凝辰,又要让他们失望了。班级里已经没有空余的座,无差别的齐刷刷的让凝辰觉得挺奇怪,却又不知奇怪为何?

    收拾收拾整理整理桌面,是凝辰课前的“必修课”!曾经透明般又无人在意,而如今众目睽睽之下被直播而不自知。随手划拉出,放下化学课本,侧脸吹过的风扶正着脸面。

    时间制造着课前的小躁动,江老师的身影扼杀着拥闹蠕动的班人。

    没有走上讲台,没有前门而进;凝辰侧旁冒出而问:“怎么样,考虑的如何?我要是有你那么牛叉,还那啥……早就数钱数到手抽筋!”

    被窜出的言语惊到,还未有反应;一阵哄笑而又扼杀着脑中的“乱想”,徒留一片空白,愣愣的呆住!

    见呆呆愣愣的凝辰,没有搭话而无暇顾及班人的“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动”;接着又说:“哎……咱们学校武道家都没有你那么厉害!你的工资也不低,而我带了二个班的化学课,还是毕业班的班主任也就那点工资?”

    “啊?没说不答应……”回有余温的凝辰搭话着说。

    “啊?你答应——吓死我了,还以为你不答应呢!”泄口气,显然放松了许多的班主任,而班人鄙夷声也此起彼伏连着躁动。

    中断的话没等说出,又被班主任怒斥着班内的躁动而道:“不要‘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那个?有个条件……”思路清晰的凝辰接着刚才中断的尾声继续说,而又被“掐断”着。

    哈哈?

    哈哈!

    哈哈……

    凝辰的话音之声很难见个完整,班内簇拥着的胡乱之“粥”,一阵狂笑中见的着的“五谷米粮”就是“什么条件?”

    “得拜师叫师父,而且不教我家意拳,不能教……”被掐断而又强续上的凝辰又被……

    入耳之声令话风突转的江影华,片刻不停顿的“插足”着说:“没问题,都是小事!只要能答应,其他的都是小问题!”

    又是一阵狂笑,又是一片乱!

    而那班主任已无暇顾及,好像任由其乱而我就是不闻、不问、不顾!

    艰巨的任务,轻松的完成;暗自窃喜着讲起课来都见血到肉,然而讲台下的班人却是有些许复杂,多了些许脸色!不知会激荡出何种火花,燃烧起何种内心之火?人心的复杂本就是很难测的,有什么好猜的随缘便是。

    魅棻、俞苋挺安静;而陈柘礼、任洛、韩昊小弟组,跟先前单一之味的眼神多了些许五味之感;盐水鸭变成烤鸭!

    时间蓄养着五味杂感,孕育着眼神的多变,造就着隔阂的雾纱渐变成层纸!

    狂热不显,隔阂不断;时间推移着来到周二中午最后一节自习课,入职当“老师”的凝辰,缓缓的走进体育馆。

    渐生出些许紧张,心中平复平复着波乱的海浪线,压制着表面的平静而心底依旧暗涌作乱。

    体育馆内约二十位老师,寻不到学生的凝辰,瞬间觉察杀气围在四周!柔和眼神中掺杂着犀利、不屑、不愤;扭头不瞧的凝辰还在寻着,一阵上课的音乐唤醒着体育老师蔡威。

    “师父,卢师父?寻什么呢,上课嘞?”转悠着寻摸着的卢凝辰被蔡威提醒着说。

    “啊!寻摸半天没找着学生啊?”疑问夹带着着急,慌得有些怯懦着问。

    “哦!你不知道啊?往这瞧,都是你的‘学生’!”领着眼神,瞧向那二十位刷刷而立的老师——最低段位也有五段!

    “教——教老师啊!”

    “不,你是老师而他们都是学生——徒弟!”

    “不教来的急吗?”

    “已经来不及,已经预发你半年的工资!银行短信没提醒吗?”暗自窃喜的蔡威,乖乖般的笑着言说着。

    被围堵住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退路的凝辰,掏出手机;屏幕中间一条不全的信息,一眼便认出是银行到账信息,不知何时收到的赫然醒目的一万二!

    半年——六个月——12000!

    “卧槽!路堵的够死,不能退了呗?”

    “那~不能;退什么,傻呀!”提醒着凝辰的蔡威低声的说。

    “师父好!”一片齐声而出;虽不情愿,依旧同出。

    “老师——徒弟们好”!

    “听说你徒手两招,就撂倒蔡师傅;咏春拳杜淼讨教几招——水分多大都给你控干!”

    “太极康元也来讨教两招……”

    不等康元师傅把话说完,随着吹哨人而齐刷刷的涌现前十二位老师!见势不妙的蔡威急忙怒斥着,而笃定要过招的怎能被三两言打发呢?

    慌得一笔的蔡威,却不如“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凝辰。先前的怯懦,顷刻换做侠骨气魄,淡淡的说了声:“是单挑,还是群殴?”

    卧槽!此话一出,无法挽回的局面就此而生。躁动着又上前七位老师,除了曾经落败的蔡威,其余皆要教训眼前这位无知熊胆的少年。

    得!蔡威已劝不住,只能坐等两败俱伤;倒是先叫了几辆救护车,以免来不及。

    自诩前辈的老师们,群殴岂不是忒欺负少年;便争先着先来单挑,杜淼、康元段位最高功夫最好争抢的也最厉害!不过皆被一句话给激怒着说:“猖狂!忒猖狂!”

    究竟是什么样的话,能让“前辈们”有如此反应呢?

    体育馆内绕在梁间的刺耳,仿佛还在回旋着,可惜不是余音绕梁而是“就一起吧?别争来争去,终究都得落败!”

    “小贼!我来!”

    说着的杜淼一步跨前,老师们掩面不敢瞧那小子惨败猪头状。然而凝辰伫立不闻杂音,只是入眼上前的杜淼——瘦壮而脸面光洁中有分历经苍苍的洗刷。

    “让你两招,请先出手!”

    闭眼不语,闭手而背,装作大侠状;等待着出手的杜淼有些慌,竟听不出杀气之向。心中些许起疑,不免有些惊叹;然而也不见击到自己不免的挣眼而望,顷刻大怒:“卧……槽……出招啊,等菜呢?”

    只不像古龙笔下的紫金对决,谁先动,注定要败北!而同样等接招的凝辰,听问则说:“不是要让让你两招吗?”

    “什么!就这耳力,有毛病啊?能配当我们师父?能撂倒蔡师傅!”满目疑虑,双心室两心房都冲出沁满血液的愤怒。怒怼着少年凝辰,让围观的老师拧把汗,觉得其定会是惨不忍睹状。

    你吼、他怒,皆被冲昏着头脑;刹那之间的杜淼已仰倒在地,快到令吃瓜“群众”都惊掉下巴。

    “就这还好意思叫嚣?别一个一个的,群殴啊”怼怒着围观的老师,淡淡而说的凝辰望着略显迟疑的不动前的老师们。

    士气已败而又被康元强冲打着说:“板货?起开,弄不死你?入你门下!”

    已败士气,瞬间满血复活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