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六章 入在卢门,梦扰静
    ……

    憋灭着的士气,被瞬间强提起。围观的不再只是围观,而多了几分变化在脸颊。仿佛之间凉风都来遛弯,顷刻间界窗都被打开;吞没着先前造就的五味杂陈与多感之味。

    习武不因武术之“优劣”而定高低;之所以有强弱优劣之别,是因为有人的分别;不然怎会说“天下功夫,唯快不破”呢?怎会有世界级武术家李小龙呢!怎会用拳头与那声吼而影响世界呢,怎会创设国术截拳道而深满全球呢。

    独偶于一派功夫者,终究是难成大器!厉害的国术,见长的功夫都是多方柔和,多方的汲取养分而有所建树。

    眼前的两位,围观的渐多;一阵狂拍一阵神经的拨弄,录像的惊到不知怎么结束!细瞧滚躺拥抱着熟悉土地的,竟是前辈康元!

    落败之气抵在心口,无奈之余而已成混战群殴之势;并没有那位老师有闲暇着搀扶的手脚,胶着而腾不出半刻时间。

    引来的雨尖之风,被吸引绕来的凉风躲在雨中也要凑上一眼,搏一搏惊呆的眼球,安抚一下狂暴燥热的心。长江边连绵的江滩,化作连绵的江雨;滚滚长江水,幽深巷道没,牵动而又惊扰着内心的波澜;更犹如弥漫着的瓦斯点,瞬间爆成了片!

    顷刻,“幽深静谧”的学园,被交互而又狂乱的救护警笛扰醒。不明真相的学生都在惊呆中瞧热闹,嘴角的话语多些许八卦,添几分忧虑。不知是否是在担忧,然嘴硬而志气如“签下生死状”的前辈们,凭借着嘴硬而甘拜服输让卢凝辰“躲过一劫”!

    虽有先见之明,却没想到一群高抬自称前辈牛气冲天的,竟没打过一个少年;还输的那么惨!憋闷着想想都想笑,然而不是笑的时刻,招呼着惨重不同的同事,围在身边的已经没了凉风而换做气蒸。

    低吟之声发自肺腑,拜师之言不绝于耳;然而令人可惜的是能被识别的仅十有其四,乱语而声不出的也十有其二。

    “行……行啦,医院上点药就好啦;休息两天就好,咱练武人皮糙肉厚的!”糟乱而被安慰着的蔡威,心中指不定怎样嘲笑夜郎自大的老师们。

    “……嗯……师、师……”

    ……

    “……嗯~疼……啊……”

    竟然还有乱入之声?然伶俐口齿化作唇齿不清,说而不得其意,听而曲解其味;才让“语言不通”的无奈,触及灵魂般的觉悟着。轻伤的抢先拜师,而康元与杜淼自在其中。

    武术教员们都已“罢工”;在场的知道的而明白,不在场的而不知道的,肯定认为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而立威呢?

    可!若是立威,这烧的忒旺;是不是有点过了?过不过的不知道,反正凝辰的……

    上课?

    还上什么课!

    瞧热闹……

    呼啸着的救护警笛,比之下课铃要强至百倍。提前下的凝辰,只得返回班级做学生。闷在鼓里的班人们,此时也无人关心留意他;班人被救护警笛吸引着的心,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在飘荡。多面漏出的脑壳,衬托的窗户成为点缀。

    “凌乱”的群殴,动静虽大,大不过体育馆内心中震荡,加深着凝辰在“学生们”心中的师父之尊位。无聊的自习课,成为八卦之地;方寸之间,滋养着百无聊赖之声!

    时间临近夜的深,睡觉不免入为醉乡客。飞城少主卢凝辰,清幽小院著书喜剑客。而那落败归去的将军,而此时却酝酿着温柔富贵乡。

    偏僻幽静的小院,近日有些活络;打杀之策常在眼前晃悠。即不被其扰,也不为其所动;依旧是常态稳稳不变色,外出而觅风的凝辰,忽得一清秀罕见姑娘觅宿留食!纳闷之惑,渗满全身;疑虑之感,淋漓在外。

    难道是成精的妖怪?难道是花草丛木幻化而成?难道入了吴承恩《西游记》的群妖幻化界,或是曹雪芹《红楼梦》中还泪的绛珠仙子?难道是进了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不成?

    虫鸟啄食,覆雨倾盖;忍受着山闷浊气,吸食着露珠及瞥下的缕缕日光,充饥着扁瘪空腹,山野常态,最是无常。

    心怜惜着泪珠,手捧抚着幽花;弃风而归的凝辰,悉心照料一番。

    不禁填充内心的景象,然而并不是?这明明是个人吗?

    暂住凝辰小院的荒野姑娘,名唤星眸;一眼无法抵挡的美,就连凝辰都做些许迟疑而不自知。

    两日的叨扰,发觉不像其说的飞城少主卢凝辰“该有的模样”!心中的疑虑喋喋不休,泛起的涟漪渐成海啸般模样;冲刷着心墙的高台,溃堤、漫水终究越过。

    注目星辰更迭,案头笔下迎日落日出;东升西落而又晚来迟暮,耐不住的内心决定离去的星眸趁着晚起的日头,悄悄想遛。怎奈起过旭日,堵在门前的凝辰问道:“怎么就走?”

    “几日已够添乱,公子模样应该不会喜欢有人扰其清静?”欲辞别而去的星眸,盯着飞城少主凝辰而作别着。

    “不叨扰,清静在心便好;多些时日无妨”院前伫立而飒爽英姿披在身说。

    “哎呀,竹林七贤未必有此境界!我呢?入不了!也不必多待,该走啦”辞别着而朝向院门走去的星眸说。

    风带门而拦阻着要逃的星眸,大惊而让其没想到的是飞城少主,竟是个文武兼修之才。意识露馅的星眸,欲强行而走;然半天的坚持仅“推开”门一侧,双手合着努力“拽着”欲逃不走,招招屈于下风。

    小院突变的妆容,令凝辰惊讶却让喜笑爬上星眸的脸颊。像是星眸吹发落地而立现,犹如孙悟空拔根汗毛立地而现。

    牛~啊……门楼!

    耕牛!

    卧槽?门楼内有个黄牛!

    门楼内瞬移而在,仿佛就生在此的黄牛,阻挡着半边而“配合着”她。难道她还能召唤出黄牛?快速的拨弄心弦,无声细算着加之牛友的配合,能轻松而逃才对!

    为何跌落回院中,重回原地呢?凝辰啊凝辰,怎能下的去脚,竟然没有怜香惜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别人都是甩袖而走,而你怎可以袖子不甩就走?”说着一脚踹回想逃的星眸,盯着的眼神不移不动。

    “哦?你想要房钱~是吧?”故作岔题的星眸,转移着话题翘起的心而问道。

    “怯!岔题,休想岔路而走!”如同学生作弊般,竟展现在凝辰面前,笑笑的言语而出说着。

    慢条斯理的言语,无法推进的着急,就连黄牛都听怒了;一头把星眸顶撞,飞钻进凝辰心怀。本欲大怒,奈何明心颤动;两相贴合着拥抱,心在说话而觉得温暖的心韵,一番波澜风雨,竟成为女友——惊醒之吓,汗欲而漏的凝辰叹息着:“梦——一个梦,黄粱一梦”!

    灯早已打开,侧转身的凝辰;顷刻,神经绷直!发觉身边竟躺有一头牛,卧榻之侧而立牛?

    卧槽!汗河汹涌,内心澜峰起;惊跌的凝辰,一头撞顶至天花板!痛的连声波动,泪都前来安抚着,血欲顶破而被围堵变成了瞧热闹鼓包,着实让凝辰感受了一下什么是痛至心头。

    夜灯下抱头久久不起,不禁感慨梦的代价有点大,也有点痛。

    万分的精神驱散着睡意,这下好了,哪还睡的着。只得闲步院落,陪着星月遛遛圈。院落里的池塘,旁边柳树下席地而卧,心慢慢静下。从小到大,每遇着心波荡,每遇着意繁乱,夜晚的柳树下便是凝辰疗伤的地方。

    夜晚、柳树,像是凝辰的守护神时刻疗愈着他,而那星月则是药引子。

    柳树下的风,徐徐微微而围着凝辰,轻跳着那不知的舞,最是心静。入很轻的梦,睡很深的觉。

    依旧毫无波澜,校园中的学生;没有太大的变化。昨日的惊扰,也只当是瞧热闹、释压力而成为匆匆过客而已。中学的校园中除了学习,成为过客而淹没在时间的激荡跳动中的有很多。或许能成为回忆,也或许匆匆不见点滴痕迹,空留下空白的余痕!

    课前的班主任,见缝插针窜去班级。无暇顾及转入的鸦雀无声的教室,站在凝辰侧旁对着他说:“凝辰啊,咱也是同事!能不能别那么暴啊?咱老师们也不容易,都被你揍进医院!鼻青脸肿的怎么上课啊!”

    “啊……嗯~他们要比试的”无奈的凝辰,则无奈的回答。

    “是,听说他们群殴你?”班主任也忍不住八卦一下问道。

    “开始要单挑,嫌太麻烦就让他们一起;先来不肯,后来不知怎的就变成群殴了吗?”

    “群殴,就落的他们那样?”千分疑惑,万分暴击的内心疑虑着问。

    “嗯……好像是?”

    “那你也要下手轻点,毕竟是老师?”抱怨仍然浮现,气势却明显减弱不少的说着。

    “有点没收住,没收住……”心里浮现着倒地而起如僵尸般围殴上来的“徒弟”,却没有出口而只能淡淡的拦下那份怒气问着。

    “可要收住,不然老师们可就没脸露面”班主任刚说出口,只见一副点缀着淤青而缓缓走来的人,落定在讲台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