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七章 入星夜,有客来
    ……

    言语止住笑脸,领着班人的面容,点缀在尴尬中。不知有多少人,有多少双眼睛,相对而又疑问着“嘲弄”卢凝辰!

    而那被盯的凝辰显得都有些慌,比武、“群殴”都不曾有的慌乱。讲台上落定的关叶柯,毫不介意挂彩的脸庞,敏锐的捕捉到心境慌乱的凝辰。

    关叶柯:女,五段水平有些许水分,教习语文,喜游身八卦;只不过不及创派人半分毫而已;三十冒头而肩宽体长,近瞧弥漫着满星凡辰的麻点,远看粉黛朱颜;用十年前上学时的话说是——越看越有味道,属于耐看型。

    “关老师,那个……”欲说却不知该不该说而卡壳着的班主任江影华,吞吐在慢路而被关叶柯疏通着。

    “啊……哦,没事;对于我们习武人而言,这点淤青谁还会在乎?”

    立在半空中的话音,昭示此话的出现;满堂竖起大拇指来,赞其霸气而气量;围魏救赵般都从凝辰那的目光朝向关叶柯。班级里无不透漏着满脸似乎言说着:“关老师,牛啊!我们挺你!”

    班人们的拇指群阵,弄的班主任都不好意思说什么,而寒暄两句离开语文课堂。

    “凝——卢老师——师父,咱们上课吧?”问向凝辰的笑容,掀起哄堂而笑的班人潮,醉醇的引出凑热闹的多巴胺。

    闷闷的课堂被班人们的笑声哄破了天,不知有多少言语藏在这笑声背后。目光、脸面有多少遮盖,小声的私底或许有些不能道的秘密!虽如此,只不去想而已。

    醇甜的多巴胺,也难敌关老师的磁音;三两言便把熙攘的班人拉进文学的殿堂!属于自己的课堂,纵享在各朝文学,“品尝”着文体的多面,当朝的“特色佳肴”;虽然不像朝代歌唱的那样每朝都有涉猎,但是先秦诸子百家,四六文、赋、唐诗、宋词、元曲以及现代文章;已够我们游到地老天荒,尝尽人间疾苦,食尽百味烟火。

    班人的课堂,忍受在文言文的折磨,诗歌的虐待,诵读的煎熬。若弃之诵咏,绝对是种享受,然而对其“博闻强记”乃是克星,似乎更能考的高分!学习中等的凝辰,不知怎的好像没有此烦恼,像是匆匆的过客无忧无虑;倒是班人们多了几分热锅上蚂蚁的态度。

    与“小弟组”的陈柘礼、韩昊、任洛三人极不相同;不苟言笑的凝辰,心中也添加几分怡然自得,多了些许有恃无恐;不像他仨已在油锅里煎炸许久备受滚揉。

    从何来的底气?让忌惮茫然无措,流浪在寻觅中!寻寻觅觅,化作他人的戒备——忌惮凝辰武术课时,加以报复?

    怎可能呢?难道人品如此差吗?那不是太小瞧他的人品,对武德的践踏吗?

    或许也可能别人不这样想,然无从得知其境!如今的人多暴躁,心多杂乱;毕竟不是自己心,心境的变化常随之潜藏,就像已变的陈柘礼而不为任洛、韩昊得知,还以为故意逗凝辰而为拜师呢?

    污浊的潜藏在笑语后,甚过鬼子遗弃在土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

    里的毒气弹。不知何时,躺枪般夺走你的性命。

    夜晚的池塘边柳树下,卧躺小床凉席的凝辰悠悠自在的检索着星图,思索着星空!恰在此刻,对岸柳树一条黑影搅动了星图!引起凝辰的警觉,不过躺着的凝辰,并未作出他来动作而是如常不换。静静的换做了欣赏外来之客的矫健身姿;那松鼠般的动作,金丝猴般的手脚三两下的飞跃已来到眼前。

    不放一词,不言一声;剑意江湖,全显眼前。而那快剑,竟令已有防范的凝辰以划破单衫的代价,也只能险胜躲开!着实被惊到,那突破心层的震惊比之中等稍差的成绩,呱唧一下高考考个全校第一来的还要过之。

    凝辰的震惊,怎赶上来人的惊叹:我剑虽快,却没能指及凝辰鼻梁!果然是两下子,名不虚武不弱。

    惊叹之余淡定身来的那人,开口未及树底的凝辰;入耳便闻“你伤我呢,没事;竟然弄坏小床凉席,你是要作死啊!”

    “哼!卢凝辰——在学校不是很牛吗?说这个有水分那个有水分;得自己没水分才能有说别人的资格!”话语中充满着不愤,愤怒的涟漪渐成浪潮!

    “呦哦,熟人啊!为何弄成如此另类?没有大侠风,何必充当大侠状!”挂在嘴角的言语,添加着诧异心,徒增着疑问忧,迷乱着多层虑!

    “哼,那就看有没有此能耐;越过你的嘴角漏的风?”包裹着“滤纱”的那人说。

    “是——生怕认出你来的样;不是熟人,就是认识的同学!是谁,报个名来?”识破第一层“面纱”的凝辰自言而问着。

    “没重要!来就是瞧——拿出冒气的劲,让我也领教下意拳,长长见识……”慌乱而又淡定的内心,全力裹藏着说:“猜不到就接招吧!”

    “还挺急?肯定认识你,是谁……”

    本欲一鼓作气攻破第二层“面纱”,而那人剑招已吻来,可是怎能被你吻到呢?毕竟没见到你的真容,得先见了面再决定谈恋爱而后才能有吻痕的印记。

    交手不见分势,互绕双星般胶着着,没有量子纠缠般心有灵犀;有的是难分高下,无法停下的决心定要判个高低的心。

    一路过池塘,跨柳树,直打到山顶上专属练武场;引得归路的鸟儿熬夜瞧热闹;静夜不知名的虫鸣化作雨后的蛙声,分分钟钟摇旗呐喊般的惊声尖叫。

    各自都以为略胜一筹,竟然来的旗鼓相当样;惊讶的星空聚集着竟绊住行星的脚步,而又牵动着彗星的身影。暗自心惊的那人,不知凝辰此时的心境,竟是开心的不行;虽不及独孤求败般渴望遇着对手,却也有几分难遇的心喜。

    练武场上两人都已心累,各自招呼着休战半个时辰!大眼望小眼,左眼望星空,右手盘算着快速的心速。

    盏茶功夫,略有心力的凝辰问:“哎?那个亮个面容瞧瞧,包的那么严实不热呀!”

    “就一层纱娟般——透气、耐用、不伤皮肤且丝滑柔顺如……”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话说一半尬止的那人不见出了声;直引的心悬而未定,等、却不见声响。一时间尴尬的那人与凝辰只能手上动话。

    斜林密语增添着不少的身影,搅动星夜感动的云君卸下了眼泪。久战不分高下,久违不下眼泪,实在不愿胶着的那人,顷刻飞出一丝黑影!

    卧槽?

    暗器!

    还挺准!

    打不过竟玩起暗器,实在突破凝辰固有的思维。中标在身的凝辰,一时无措的那人也是惊了:竟偏左半寸!直接导致凝辰肩头挂了彩花。

    “卧槽,有点阴啊!敢不敢让我瞧瞧,你的模样?”凝辰有点抱怨着问:“怕我认出你样,还是想当隐藏的大boss?”

    “呃,当然是隐藏的大boss?”调皮的那人说着。

    “啊,就是怕瞧出你的模样喽!会挖出你的模样贴满整座背山!”瞅着池塘后的山的凝辰,见那人要走而又怼怒着说。

    “那可以呀,正觉得有点无聊;可等着你猜出我来?不要让我等太久啊?”说着欲拂袖而走的,右脚迟疑如空鸟尬止在半空,转身对着凝辰又说:“要止血哦,不然几顿饭可补不过来哦?”

    话音见尾时已不见影,凌晨三四点钟的样;星光渐渐变得暗淡,退去光亮,添作一层灰蒙蒙样,拂晓前的暗淡,无暇留恋凝辰的容,回到屋内包扎着被暗器杀伤的肩膀。

    心情复杂的校园,乾坤大挪移般此时转移至凝辰,变做凝辰的心情异样。虽不显山不露水,但不自在的感觉总觉不舒服。

    “呀,凝辰师兄?”

    一句话惊掉半身胆魂,转脸的身影才有半分的淡定。

    “你俩呀!要吓死我吗?”笑脸的凝辰,跟俞苋及魅棻招呼着,而迅及闪电的速度躲避着要拍到肩头的手掌。

    拍空、踉跄、眼神囧异的苦笑上头,一连串的动作伴随着魅棻。引得俞苋嘲笑不止,凝辰啊凝辰!今天怎不知道迎上而怜香惜玉呢?

    觉察有异的两人,手掌追着凝辰的肩头而走向人群;然而怎可能追上呢?突的眼前一黑未躲及时而被夹击的凝辰两向受敌!

    “魅棻,你不知道大哥肩头受伤了吗?朝伤口上撒盐啊你这是!”故意阻挡在前的陈柘礼,笑问着。

    “什么?”魅棻与俞苋惊呆住脚步,却未及凝辰心中的惊措不止。难道昨夜那货是眼前这货?他能有此功夫?看不出来呀?

    一连串暴击的疑问冲击着凝辰,顷刻间化作乌有被她俩搅乱着追问不止。不过陈柘礼指了指头顶上,而不见了踪影。

    未等细问走去的脚步,站在别人的板报处头顶寻不到半片云!

    骗子吗?逗我们开心,涮不起火锅涮我们?三人相互疑问着!不过可以肯定,凝辰确实受伤而且在肩头!

    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