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八章 围观者,班人们
    ……

    瞪呆的眼神若有所思的瞅着,满目疮痍般侧漏在凌乱的学生间。侧映的风儿都变了颜色,鸟儿都惊了磁场,倒是云儿都凑了来;惊慌、乱引、注目的周围像是变戏法般填充着班里同学——等等?

    班人们怎么突然冒的那么……的?入梦般的速度,或许是未在意时突然回神!

    而那任洛、魅棻、俞苋身后的更是夸张到飞起;班人瘦子周、胖子黄、李站、谷元、门方、杨目目、陈枚、牟君、黄琛、高雨……围观着的眼神,像是在搜索中遇着而戛然而止!意识到变了天的凝辰,此时也不知在想什么?

    这一切异样的眼神,骤停的脚步都缘起于昨夜那不速客!然黄雀之前,还有螳螂!

    庭幽院静七月流火的凉气渐起,识别着“斗柄西指,天下皆秋”而席卧池塘柳树的凝辰,像夏日样。遍天的星图而偏缝中盯着,那颗下沉的大火星,却不知在远处的角落自己已是那枚被盯的心宿二。

    在那入夜客前,已有先来“贼”!躲而不出,如同静盗者!殊不知颦笑、点动,那怕内心的躁动都被分毫不差的展现入“睑帘”。

    夜贼客的造作,竟轻于风,隐于形;未觉察的凝辰,更没能捕捉风吹草动之色!犹似失了些准头,未有先前的水平,难道是被入夜客所羁绊?

    不露面、未察觉,夜贼客的存在像是没有发生样。与入夜客较量,也被夜贼客全面捕捉着;在那阴暗中欣赏,躲在角落处尾随 ,时而逗逗入夜客,时而嘲嘲凝辰!更有起兴时,暗中也添了些“作料”,激起凝辰与入夜客两人剧烈的诧异,尤其是那枚暗器的“星轨”;虽不被他俩知道,但疑窦丛生已显。

    星图暗淡,入夜客走;而那颇像几分狗仔的夜贼客,兜兜悠悠并没有马上离开,像是差点什么不知寻摸什么,直到全面的捕捉上药包扎的凝辰,才趴满心头的窃喜而离开。

    窃拍的技术相当高明,捕捉的画面很是给人歧义感!暗自窃喜的夜贼客,欣赏着跃墙而出,不久正待寻思着的心竟被眼前所打破,竟瞅见那入夜客!惊讶裹挟着诧异而又平添了几分笑意;刚欲凑去,只见那入夜客顷刻而起踹飞一货而不见踪影,大有夺路而逃的感觉!

    原然是那陈柘礼!

    偶遇在半路,随而尾随去,两三步即被发现,随之杀伐剑气泗溢。

    “你,小子?还想尾随我!”

    “没!没——顺路?”磕巴着而说,汗水顶过毛孔,急而不知所措,慌而择路难逃!

    “跟奈何桥顺不顺路?要不要让无常兄请你喝茶?”入夜客有些不着急走的逗着眼前的“怂货”。

    “奈!奈——奈何——桥?”偶遇而腿贱跟了两三步的陈柘礼,心里被完蛋两字无数点暴击与蹂躏着而说:“不顺路,那——那……犯——犯癔症?!”

    “犯癔症?那就去找阎王谈谈心,没准立马就好!自己去,还是送你去?”说着的入夜客,神经突然绷紧而此时已无心逗眼前的怂货。随而离去,然身影的飘移不忘飘踹一脚,像是拿他垫脚起飞一样;未待陈柘礼反应,已滚面朝向它处,眼前的入夜客已换做夜贼客,竟不自知!

    夜贼客、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夜客、陈柘礼,一来一走一傻蛋,还是两个人。

    “卧槽……哎??”声猛浪般起飞,突被什么东西给捅破般泄气。

    诧异着变脸般的眼前此人,“泄气”的陈柘礼不见了声!夜贼客觉察到倒下的这货,心中的万点疑惑。

    “里面的东西,自己处理!”夜贼客挥手丢向眼前这货,一个指甲盖样大小的东西说道。

    “什么……”诧异?惊恐?无助而又不敢自作主张的问。

    “你感兴趣的,自然知道怎么做!”

    “啊??……”

    解释?明示?

    敢让夜贼客解释的人,已不复存在;更不敢——不明指示!

    越是说的少,越要想的多,揣摸不对意思,可能脑袋丢下你而独自去流浪。

    若不是了解的深,怎会如此的说;空留下唯唯诺诺样,攥着颗内存卡像是新型冠状病毒潜藏在手心一样。越想越勾心,心痒的令腿脚不听使唤径直钻进网吧!

    “卧槽?不是不来吗!还给我装?”周瘦子的话语惊破了网吧的风,却未能震动半点玩游戏的人。

    如游魂般惊魂那刻的眼儿,正对觅见眼前的周雷、黄校:一瘦一胖两位班人,自己都惊呆啦!互相怼怒着而又在心尖疑惑着:怎么在网吧?天意?天意啊!

    随而开台机器,岔开话题般不理会瘦子周的邀请与胖子黄的拉扯,而特地选择个角落落定下心,渐渐的手颤心慌人似飘荡在空中,敲开——哇!惊、呆、傻,万般暴击凌乱裹挟着都难觅寻形容此时的心!

    里面的照片,竟——凝辰——我——卢凝辰竟然被打败!还受伤?卧槽,真的是劲爆啊!陈柘礼早沸腾着而又迟疑着盘算在心:我……该……要,咋么办?

    盘算着心尖的舞,周瘦子、黄胖子跳上了陈柘礼心头。独自在角落处,暗下欣赏的此时也不再独守着把持而懂得“分享”,招呼着周雷与黄校。

    “不看,没意思!”

    “可能是剧情的,不是简明扼要的?”

    “那也没意思!”

    听着胖子黄、瘦子周一言一语,弥漫在心头的雾滴;顷刻间,犹如遇着浓烈的日头而“调”在同一频道说着:“俩猥琐货——劲爆的,要不要!”

    丢下一波一波的队友胆汁浓烈口啊!而聚集拥来的胖子黄、瘦子周,全都挤着柘礼的脸庞。

    “劲爆——”

    “那呢?”

    “瞅清楚,仔细瞧!”

    “几张没有色彩的图片——哎?人是……”

    “咦?卧槽——可以,可以有……”

    “驴哎!这……”

    校园事,三人知,全校燃!然而在兴头上的三人竟觉得不过瘾,嘀咕争论半天酝酿着海浪前的谷底汹涌。各种奇思妙想的,夸张到脑浆沸腾的让人一听就心头轰动;学习事,那有那么上心而此时却是阴出新的境界:不但网上充斥着,街道巷口也如牛皮糖般的便

    (本章未完,请翻页)

    撒全城。已至于班人周雷想其悬浮于空而飘荡全城,如人求婚般轰动,然而“预算”不够,只得遗憾。

    才有了凝辰踏入校园而异目同光,齐刷而至,颇感夜路前行时鬼魅充斥样!

    “聚光灯”下走过“星光大道”般落于座,班人眼光的变而凝辰却并不理会。不过也有几个一如既往的崇拜而不走样,然而凝辰那有心思关心,依旧是我就是我何必管他人!

    “吁?!”

    “名人啊?啊——哈哈~哈哈……”

    “凝辰老师,怎么焉臭、焉臭啦!”

    “无声”的话语使得成堆的眼睛,从偷摸而变的光明正大,不再背后而言而摆明面而嘲!

    抬了抬头的凝辰,不再“装聋作哑”,扫过不再偷摸而论,不再忽瞟乱闪的班人;瞅见瞧热闹的,而一双鼓突的尤其显眼。只见前三左二的谷元,右半拉屁股深情的亲吻着桌姑娘,娇容般的面庞却不是娇羞的人。

    “谷兄,不怕熏着!哈——哈哈……”

    笑声也是会传染的,对笑不止的谷元,也对陈枚回了个抱拳礼,而出口道:“陈老师说的对,‘榴莲’味太浓!得离远点已免熏到!”

    “谷老师,别亲你的桌子了!都亲臭了,当心盖过榴莲的味道?”

    “卧槽,老陈啊!焉~焉~哈哈哈……”挪开屁股转坐在同桌门方桌子上。

    “我去!老谷啊,坐到你那去!”一个个子矮而有着粗壮有力的臂膀的,推开异位亲吻的屁股怒笑着。

    “门兄,这是要改姓西门啦吗?”

    “呀,你个……”

    话音还在产生,却被杂乱无章而突然变的落坐端庄、井然有序的班人所打断!不需细瞧就知是老师来了,回转身而端坐认真瞧书。

    停顿片刻,稍显犹豫而又并未理会而走至卢凝辰那,才停下回头的脚步。嘴唇难与牙齿分,像是新婚胶恋的夫妻,嘴唇的依恋令心不耐烦的凝辰些许爆发而又压制着。静的令班人胆魂心颤,而慢悠悠性格的凝辰则不慌忙的掏出一张银行卡反靠在桌面上,六位数字尤其显眼。未想及会如此顺利,略显尴尬的江影华则手有些犹豫的却并未停止。脚步的颠倒而又背影惆怅的走离教室!

    消失的背影惊爆在班人室,嘲笑声充斥,奚落声纷杂,盖过了理智的声音,多半是瞧热闹的,不过也有懂凝辰的。此刻的凝辰,天真的以为又可以回到以前样而不被违心事所烦,然那只是愿望而已,也渐渐的演变成了梦想。

    江湖来去,个人难绝,不是一厢情愿如情人相拥,那得两人心通才行。建系蹂躏着方程的课堂声依旧,而凝辰早就飞到关外荒漠!寻那难觅的心!

    “凭什么?江湖有成败,受伤难免!怎能凭这些就撤销师父的课呢?”

    “蔡……老师!合同?合同是干什么用的?你敢给学校抹黑,学校就敢先抹掉你,这是轻的!”

    “刘寨……尼玛!刘副校长;不把——狗屁玩意——你就是这样碾压践踏习武人尊严的?”

    “杜淼!杜老师?注意你的应有的话语!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