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十章 初见样,自由人
    ……

    偷袭?比武呢,暗度陈仓的“偷袭”,姑且算他兵法袭扰之;而用暗器,还他娘光明正大的就是实锤本体了!

    卧槽?想什么呢——不知偷袭那货是怎么想的;难道是想手触天堂,脚踩地狱,来体验那是什么感觉?

    或也许是嫌弃阎王不勾他?呃……应该是想念地府的好茶! 算了、算了,他人的心思姑且不揣测,眼前的才是。

    随着“暗器”飞来的时候,也昭示着场上没有悬念,只有实力。前辈们的功夫都已成型,短时间不会改变也难跨越,更别提什么突破,彼此的熟悉也让对方的底细无处隐匿!

    卧槽?

    无耻!

    啊……嗯……

    连串的“杂碎声”,乱哄哄、闹腾腾,早已侵袭着整片的操场。你听、你瞧……

    被“暗器”拽回的陈柘礼,似乎有点胡思乱撞的盘算着天时、地利、人和;诧异着如此不长脑子的,除非是实在想不开或是脑子确实瓦特了,否则怎可能!

    “暗器”袭来的瞬间,惊慌的周围全都拥散开,齐刷刷的!似乎应了句“高手过招,易~伤及无辜啊!”

    就是“躺枪”!

    黄莲一口,秒杀榴莲;那你陈柘礼也得受着,谁让你在这个学校呢?谁让你又已经下场,不在擂台上呢!想撒气呀?没地,规矩匡着你;非能者不足以破,以前是,现在更甚!

    一点就着的火气清晰可见,聚敛头顶,越拥越多,非江湖高手不足有的感觉。然而不知怎的,又慢慢的泄去那压抑的火气……

    谁没脾气,脾气上来管你领导小兵的!可当脾气变了态,奈何不了便成就了火气,而又有谁人能说发就发呢?

    简单的火气,怎能抗衡复杂的场合?火气的冲动不足以推动陈柘礼的脚步,然而又是什么能够钉住它呢?难道……你以为是弘大的场面压制着他?弱弱的吐槽下:其实是倒地时瞥见一人,一个足以令其压制自己的人!

    哇,睑帘外的秘密:原来压制的境界,其实是为了保护自己!

    “受伤”的陈柘礼疼的卸下满眶的泪珠,而又无可奈何……殊不知误伤的,还有颗瞥见的巨雷!

    顷刻之间,操场上起伏的心已按耐不住,冲破了头顶的云。

    谁?

    此时谁还在乎台下细处;难道还有人会用冷冻电镜技术,去寻那埃米级的“细处”!“蚂蚁头”无暇瞟向它处,而聚上“台”!

    1:1

    流汗半天,心沸成粥仿佛操场成了方鼎!而那欢呼声,犹如煮粥源泉,沸腾的水泡,不停的浮出、冲破!头顶的风,却躲到凝辰的身后!

    嗯~站队凝辰的教员组,比之学生派势力完虐……啊!

    庆祝的心涌来,奔腾策马不足以比之无不败下阵来。

    哎?

    哎……

    哎!

    “嘚瑟”的蔡威呢?哪去了?此时的操场怎能缺了他,此时已有人注意到——“躲起”而“挤进”的校长及一些瓦生瓦生的面孔!不过面孔虽生,但瞧那步履娇容间,也是生的副练武身。

    “又较量呢?教室空荡荡,武力在操场。虽然咱习武人皮

    (本章未完,请翻页)

    糙肉厚,但是没‘防护措施’,可不行?这是学校——报备了吗……规模以上……”

    欲说未止,“凉水”不断浇头醒脑;机灵一颤的,话音都走了样。康元递过纸巾弱弱的询问般道:“秦校长,鼻血、鼻血流~”

    刹那间,犹如回神反应的秦安,脸色又加深一些;言语生气的奔出没门的唇齿: “刚才是谁打的我?是谁——速度挺快——跑的更快!”

    短短一席话,就像沐浴一夜寒风后的哈尔滨;就连声音都被冻藏着,冷冻般的静,寒彻操场;弹指间,操场换做了冰都,鬼斧神工般的冰雕齐聚眼前。

    顷刻间,立在四周的“雕像”,一个个像是老鼠遇到蛇,喘气都有了规律。不禁令人感叹着不免些许生疑,默契修的那么快吗?

    是难得,还是为何?

    颇有些:最温和的语气,说最狠的话;最平静的心态,显最决绝的气;不过还没到“扮乖巧的仔,做狠绝的事!”吓得操场都静下心,仿佛掐住了那呼吸管!

    静了半刻,好似逗笑自己样的校长,不经意的稍侧身跟那陌生人说:“社会风气太浓,武术氛围太正”。

    “秦兄过谦。如今的风气已被扶正,习武如国策般存在,德育更是先行。不过也要靠秦兄这样坚定不移的贯彻到底才行,否则不就像以前成了句口号了吗?”说着,又有些“腼腆”的扭捏着调侃道:“你们取得段位的就像街头打乒乓球的,比之在深圳砸到百万富翁或是在北京遇到高官般普遍;而我们学校就差的如同一个秒差距般远!”

    “胡兄啊,谦虚的有些长草?你们那高手如云,岂是我等敢比?要努力追赶的那个是我们才对!”

    “说笑,说笑……”

    秋风带些凉,洁净的晴空,勾心引魄;可是那沟渠的水,走出了婆婆的蹒跚步伐,也有呼唤多日也不曾露面的小松鼠,此时好像忘记了什么正待……

    蔡威:早躲出几个秒差距,远离到看台;边惊讶着凝辰,边躲在其身后,可依旧没能躲得过那穿梭太空的天眼;连凝辰也被揪出,相互间的一番寒暄,而那凝辰不喜欢寒暄,也就只竖起耳朵听听。不但两位校长来了兴致,那随行的也早就伸手出脚而按耐不住剑气泗溢!

    “秦安兄,‘打一架’呗!可早就想跟你们划两下,奈何一直没机会;索性趁着氛围如此,也不虚此行一下~啊”山脊中学校长胡郎笑着询问。

    “胡郎兄,有意思啊?打一架就打一架,谁拍谁。要不要咱俩先来走一个……”言语未止,手腕早已挣脱而出。

    哇、好!

    怎么感觉有几分“偷袭”的成分……啊……哈~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两位校长,先动起手来!

    难得相见的牛郎织女,都为之失色;翼装飞行、蹦极、深潜,哪怕是街头偶遇东北虎都不足以比之神经之跳跃来的猛烈!

    当然不是说他们功夫惊人,有多厉害;只是没见过两位校长比武来的如此“随意”!不过还别说,有点看头——功夫虽不高,旗鼓相当最耐看,也最耗时。

    对于凝辰来说,除了换了点距离,其它的还真没变化,依旧一言不发的瞧着!而校长秦安纠缠在比武的思绪,也没闻得处理凝辰半点消息的渗透!

    百般冲上前的冲动驱使着蔡威,真想一拳停止眼前,处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先前;但仍要“一致对外”而克制着自己。在这个时候,别的师友也都被眼前所“束缚”,无暇有分心之身而已;否则,细想事赶事,不知又会有什么事闹出。

    眉眼盈盈笑已经不能形容,滚滚掌声笑袭来方能展现几分。场上指点江山,场下评论秋色。众目睽睽之下甩丢自己身影,却不知尾随着几只尾巴!教学楼前空旷的广场,犹如假日秋瑟,只有落叶强拉着风儿在逛!

    哈哈……哈哈……哈哈……

    忍不住的一阵狂笑,惊起前身回眸;吓的一声“我去,你俩——尾随我!”

    “你还用尾随吗?家都知道。怎么不瞧热闹了,也太不给校长面子了吧?”

    “热闹有什么好瞧的,不如遛一圈回家”。

    “你不给脸,校长怎会帮你;原会帮你的心也定会换做踹你的脚;那还会帮你啊?”

    听着魅棻的话,凝辰淡淡的道: “‘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很好?”

    “初见如初恋,只怕得不来初见,却得来‘当时只道是寻常’,那可就成就了遗憾!”

    “可以啊,菜馍;什么时候文化课扎实的令……”

    “菜馍啊,舞起的挺美,然而在什么的边缘是很危险的?”

    “当然是作死的边缘,再加来回的摩擦”魅棻抢答似的脱口而出。

    一路互相拆台,相互嘲讽;话说着已有夜色来,比夏时来的快太多!突然停下脚步 ,瞅向那身右侧的烧烤小摊,转身问道:“饿吗?”

    “饿呀,你还有钱‘下馆子’啊?”惊讶的魅棻忙问着。

    “有啊——他那点钱,我还看不上呢?”

    “哦……从那刻起,就已准备好”,话音却被瞅着添几分阴笑腔的魅棻 “脸疼吗?”给退下。

    又抢先坐下的俞苋,脱口而出不见转眼侧身的说:“脸疼不疼,吃了再说”。

    “就着你个菜馍吃啊,没人付钱要霸王餐吗?”

    “你俩坐下尽管吃,咱有的是钱……”

    “你这损失一万多,怎么感觉像是赚了三百万的暴发户?”

    “呀!有点高调哎?咱这气质有点往外溢啊……”

    顷刻,笑成三人团,刚要互相——那入耳一句,引得三人警觉。

    什么话呢?

    转瞧右侧几位少年学生样之人站起,明显有个领头羊,瞧着也不像是个社会瘤子。

    “平生最瞧不起你们这样,富少与拜金货!耍嘴皮子的,有种耍两招?”

    “不准闹事”烧烤摊老板怒斥着;却未能阻止那快手之拳!

    拳虽快,怎奈何只一招,瞬间酒醒!那少年连忙拉住同伴,后退而遛。没有多余话,没有乱入动作,空留下呆呆的烧烤摊主一席凌乱!

    “是说你功夫见长呢,还是说他识相呢?”

    “菜馍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能说他们识相呢,明明是他们尿急……哈哈~哈哈”

    “你俩过分了行?”

    片刻紧张后换做摊主忙碌,恢复了夜色的喧闹,添作了心中的自由。不多时,悠闲的陈柘礼、任洛、韩昊、谷元,不知怎的也遛到撸串处,瞬间热闹许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