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十二章 雪风为何过脊背
    ……

    比武不打无名小卒,不报上名来也就决定着别人不愿与你比;而习武人则不同,报不报上名来都与你斗,那怕逗你玩。

    报上名的那刻,凝辰就想到不比的话,那仨怎么可能罢休,那句口头禅像挣脱缰绳般奔出:“怎么着是单挑,还是群殴啊?”

    “……侮辱啊……践踏在地狠狠的蹂躏啊……忍不了,不忍了……”

    气急败坏的靳佳朝,还没说完就被郁师姐抓住甩向身后说:“你说,主场你说的算。你要喜欢单脸润色,就我跟你比,单打;若喜欢双颊肥厚浓彩,就与刘师弟一起,双打;还不过瘾就混合单双齐上!”

    “靳师弟的易容术,可是登峰造极;医生整容在他面前都是小儿科,死人都能化活了”,刘金银嘲笑着,不忘调侃一下有望子承父业的靳佳朝。

    “特化师——入殓师……”

    “悟性还可以,冲你的悟性,也得给少林留点种。放心甭管把你打成什么样,都能孙悟空七十二变般化回什么样,不影响明天上学。”

    说着些蔑视而安慰眼前的话,又瞧着凝辰增添些许嫉妒,刘金银心中泛着嘀咕“能否像你长的一样?不虚此行才好”。

    说话间师兄心犯嘀咕时,那靳佳朝误以为凝辰嘲笑他父亲职业。那哪受到了怼道:“嘲笑我,嘲笑我是吧,给你化个亲爹都不认识的妆容!拍个照……”

    一句话不当紧直接燃起,犹如饿狼扑食前的眼睛,歘歘射来,惊的靳佳朝踉跄后缩,逼出魂魄般的冷汗直窜!

    那眼睛里似乎藏着什么,让郁师姐与刘师兄俩人觉得:此人好恶之间切换自如,肯定当不了什么好鸟;未免歧路过深,贻害他人应给他点“一丈红”。

    话说剑拔弩张,欠佳的东风,已经点燃蓄势待发的炮火;而在此次会议只剩下传说,整天开会的火热,都在其脑海中残留下回旋的阴影,都避而不谈。

    会议中预估的失误,导致插曲不断;单单几分钟就能处理好凝辰的问题,就拖来一个中午,秦安都懵逼了。使得原定的两个时辰,硬生生拖了一天,异常的很。

    官方会议内容无非讲了四个问题:

    (一):首先关心的就是凝辰,这棵种在秦安心中的苗子;

    (二):其次是与山脊中学武术友谊赛;

    (三):再次是部署全市统一联考;

    (四):最后就是迎接两周后,武协举办的国家级武术赛事!学校——市级——省级——国家级。

    然而本是兴奋的事,为何毕业班的教师像是签署了保密协议,闭口不提或是多数不愿提及此次会议呢?

    一场会议像一场苦寒色的霜降,个个犹如霜打的茄子焉了;老师焉了,学生倒是兴奋。

    不知是否像谚语所说“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还是俗语云“风水轮流转”?具体细节不得而知,学生就更无从知晓。

    不知从哪传出:刘寨副校长,凭借堪比传销的口才,细思极恐的心思,穿针引线、游刃有余的编织,就硬生生怼到“围攻”自己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武术教员及其八成老师们,到极度崩溃的边缘!

    权术之心犹如司马昭之心,后怕到连校长秦安都反捏把汗,自此也在其心埋下一颗防范之网,一柄正锻造的为广大师生扫黑除恶的利剑!

    无论是武术教员,还是代课老师,在刘寨心中:一群莽夫,打架可以,玩心计,太嫩!

    啪!啪!啪!

    卧槽?凝辰与郁芝林、刘金银及搞偷袭的靳佳朝交上手。

    胜,一时有些难;败,一时很难;然,应付他仨也来的轻松自由。

    瞬间,气场全开;靳佳朝飞出,刘金银翻滚开,而化解着飞来“火箭”时,右手也没闲着招架着郁芝林。

    然而最令人尴尬的时刻发生了,爆炸瞬间恰巧出手的古霖,没得落招处,又没到收放自如。卧槽,像是把自己给发射出去般,砸到凝辰与郁芝林胶着着的……

    “什么声音,哪儿爆炸了?”顾不得挨上一脚的靳佳朝翻身而起问着。

    “天津港事件重演?不可能吧!”震懵逼的刘金银晃悠悠的反问说。

    “问我,我怎么知道。师姐……师……姐……甜么?”

    “啊……”

    靳师弟的话音就着刘师兄的口水咽下,直勾勾的瞧着亲到一起的三人,直感叹这是个技术活,难度太大。

    心跳的共振,跳进三人的心,缭乱的睫毛犯上脸颊的红晕;嘬~啪一声,起身而立无处安放的身体,真有躲进鼠洞的决心。

    “师姐,我也要嘬……嘬一口……”说着喉咙进水的咕噜声,也掩映不了师弟的心。

    啪!甩到一边,巴掌嘬的不比樱桃小嘴嘬的响;忽然意识回来,凝辰说:“是不是什么加油站爆炸了?”

    “哎呦卧槽?那前面有个烩面馆、地锅鸡、小吃……人、救人!”想到夏天吃烩面,冬夜吃地锅鸡的古霖,意识到地道的美食烟消云散而换成尸横遍野脱口而出。

    “现在~晚饭时间,快、快救人去……”凝辰也惊吓出一身冷汗说。

    五位少年,一分钟前还互相瞧不起,要灭对方给予教训呢,现在却如相约般迅速奔向百米外的另一条街口处。

    两栋楼化为废墟,三间房是那断壁残垣的哭泣。重卡所过之处,皆撞楼层承重墙,给人一种故意之嫌。

    吃饭的点人员不是多,就能概括完的;消防、医护、公安未到之前,凡是人都自发的灭火扒砖救人。

    都说恶人有恶报,好人多福佑,为何这个司机是这般完好无损呢?

    没天理!

    双手被瓦砾钢筋绞撕着,看到喘气的也是值了!被抓住的重卡司机,看管着的几人哭泣着忍不住踹踢两脚;当警笛声随着三方穿透整个国道时,那司机也是慌得作死!

    一招刺喉,顷刻倒地,比之见血封喉还要干脆。只见那重卡司机,托着肥硕的身体夺路窜逃,一点都不影响身轻如燕的步伐。

    惊呼声惊起凝辰、郁芝林、古霖,犹如武侠小说中轻功了得般飞去,警察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被遗落在身后。警察都惊叹司机好身手功夫不弱,倘若遇不着三位少年,恐怕只能发a 级通缉令悬赏。

    锁扣着那胖子,他竟耍起赖躺下不走;弄不动肥硕的滚滚球,坨坨肉,只好等呼哧带喘的警察赶来考上,还别说底气十足就是不起。

    李警官说:“拒不配合,只会加重惩罚!”

    那人谈谈说了句:“你认为我还能活吗?”

    无奈的警察只得铐着拖走,转身说了句“少年强,则国强”。

    卢凝辰、古霖、郁芝林,三人回以标准的敬礼说:“人民警察为人民”。

    街邻食客百十人的伤亡,弥漫太多的血腥气,多少家庭彻夜难眠,支离破碎。眼前的场景,仿佛回到零八年北川中学的惨状!

    救护车不够,私家车、警车齐上阵。护士带领着各个“车队”,此刻都是兵,凝辰他们也一样。

    一路遇车一路绿灯,即不是红绿灯懂人意揣人心,也非晚高峰故作美。一路主动避让的车辆,瞧下多少眼泪,回敬生命的警笛,懂了多少人心。

    灯红酒绿的世界,怎能明白忙忙碌碌已深夜的苦与暖,搭把手救援的早已没影;可是留在心下的绝不会就此消散。

    “说好的花花公子,富少专骗无知少女呢?怎么先前瞧那都像,现在却寻~寻也寻不得呢?有点不像啊!”疑问着抬脚踹了靳师弟一脚说。

    “师姐,踹我干嘛?救人时我没掉链子?”

    “没掉,先前掉了……”

    终于凝辰忍不住问道:“古霖同学,你怎么会在这?”

    一句疑问,却不知无意中打断郁芝林的问斥,多想之心生起;还好郁芝林好多想,却不好猜忌。

    回想眼前事历历在目,古霖也不好意思说跟踪他仨才跟到这,又凑巧遇到才出嘴!无奈暴露自家位置说:“我家就在那儿?”

    顺手瞧去,肌肤细腻柔滑:通便通胃通食导;错!错了,入耳便是凝辰声:“卧槽,哪儿是你家?哦,常往池塘扔石子……”

    没等凝辰说完,三步并作两步飞跨入自家家门说:“暴露……那又怎样?”

    凝辰家就在隔壁街,山拆道路缘故;虽然卢凝辰家院落与古霖家相邻,但是并不在一条街上,又不在同班难免不相识。

    “跑的挺快,又没要说她?”说着扭头问向靳佳朝、郁芝林及刘金银;虽则无意,但听到回话说:“我们也回去了,友谊赛见”。

    “南辕北辙呀?怎么跟他回到他……回走”靳佳朝惊跳说道。

    “喝杯茶再走吗?”

    刘金银回答说:“茶呢留着,改天再喝?该回家喝茶了”。

    辞别三人,进家门;觉得自己今夜无眠,都做好躺到天亮的准备,没想到躺下三分钟没到,就见到飞城少主卢凝辰。

    被星眸撞乱心的少主凝辰,桌案篱笆著书舞剑,有了颤动!而杀手星眸,似乎也明白什么,执意离开将军“账下”!

    “将军可负人,谁人可辜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