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十五章 葫芦门内养熊猫
    ……

    湖山婀娜,山雪丰满。

    妩媚的风情,撂倒多少骨骼健壮的汉子,那可是穿皮见骨的刺痛。何况是在山顶,那要是撂滑一下,弄不好直接就去见阎王。

    瞧了瞧、瞅了瞅,你打量我的眼,我揣测你的心,两人是都没捷径的招。多次滑落溜窜,屁股生开了花……

    刚要硬着头皮抽掉痛觉神经时,扭捏着毛茸茸小屁屁的黑眼圈,可就率先“闯入”二人视野,治愈着暴跳如蹦迪的神经。

    瞧……跟着黑眼圈就安全了好多,虽平平无奇都一样,可下脚之后就知道有多牢靠。碎石林间、沟草丛处、软地覆雪,即无冰层,也无溜滑的可能。

    直引得芸葙直夸赞,也要养一只,如同导盲犬一样。

    越往上面越像是没了知觉,一路爬到山顶累的孙子般嘀咕着:掌门啊,坑苦我了……掐指拈来的料事如神;怎么那么会算——为何就唯独没料算着雪会这么大,天会这么冷啊?

    山顶,是真难到;心有怨而无处泄转头回望时,尽收眼底的邙国,遥望远方的故土。只瞧着,累早就溜了。

    “围城”里年轻的景披上了深的雪,迎面吹来的揣兜里就好!寻个风景佳处,卧个千儿八载,落了师姐,安了心事。瞧着芸葙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或者说并没有马上走的意思。随即提醒着雪没有停的意思,你可不能没有走的意思。

    没有附和,呈现一副深邃的痴呆状,误以为被雪妖附身。然而不知静了许久,或许不知是否在想她自己归处在哪吧。

    当回忆变做平常,说明你已经老了;当回忆常常光临,你应该庆幸能有回忆可以陪伴!可惜自己并没有老,多愁伤感对于生逢乱世并不友好,前面的路再陡再滑都得过去。

    站在师姐的陋室前,检索着脑海中过往画面除却了杀人,就像眼前洁白无瑕……

    顿时,一眶眼泪热腾腾出锅,而没走的了几步便被冻在原路。扣下脸颊上的泪冰,是苦涩的。一下子抑制不住,指天为誓,面雪为证丰泽剑剑指窑国——那心中的怨……

    杀他父子俩就要从平山派下手。若要单灭平山三宗,凭着横绝三宗的身手自是不难;然而平山派宗、组甚多,且隐匿者不在少数,单凭“虚名”恐难抗衡。

    不过眼前劝她的未必不是去处,枫山葫芦门。程咏无意的“诱导”,葫芦门将军萧邈早就种在她的脑海。

    别了师姐,撤了纱,从此换做另个她!乱世中再无平山杀手芸葙,而注定会多了位多愁善感的侠女在葫芦门!

    下山的脚步一个不小心跐溜一下甩丢了自己,伴着尖叫带歪了程咏,一个翻身竟骑黑眼圈身上,真险啊。

    圣诞老人?西伯利亚雪橇犬?

    no、no、no,这可是当年蚩尤战炎黄时的坐骑。猛的一比吊糟,滑的速度比上的时候快的也不是一星半点,瞬间走了个秒差距!

    刚围猎上的平山派六宗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杀手,没等站稳就如保龄球般四仰八叉。值得庆幸的是得亏不是坡陡尖尖山,否则像保龄球的就是离山脚不远的邙国国都。

    杀手就是杀手,不被杀死就傀儡般乌央乌央的爬起。杀伐决断,剑到必见血!放血不是最惨,竟然利用剑法引寒入内,封锁五脏冻结六腑,事半功倍的剑法!引得六宗宗主虞山连连叫绝,而又心有不甘的吞吞而道:“雪寒剑法,竟然被你学了去!”

    既然丰泽剑不吃素,那西央剑又怎可独自食肉呢?三宗对六宗,江湖不曾多见,外人又怎能无缘无故相遇。

    天吹落的雪花遇着,就知反悔也无用;还好跑的快了些躲到边边瞧热闹,太过激动把自己融了。忽然,山被都被揭了一层,露出缠绵的雪松;顷刻,绿油油的皮肤都被气的黝黑黝黑的;裹藏着的山雀正“偷情”呢,睁眼瞧去来不及害羞而慌忙逃窜。

    轰隆~隆~隆,一阵爆塌的声音!不过都被对方咬着,那有闲工夫留意;简直是用到情深时,床塌谁去管!

    觉察出不对的程咏……

    诡异中透着鬼魅,一剑封喉血洒满地而滴血落地立地成人?怎么还有点见长呢?欲要喊黑眼圈兄弟,分心去寻却不见其踪影,害得分心走神连连被打。

    嘤嘤酥软心,忽然瞧见有口山洞,黑眼圈正吃着竹子看着戏。本以为挂掉滚落山崖而泪吐冰的程咏,想着原来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多虑了。

    “黑眼圈,帮忙啊?回去不让你见你的小情人”,说着躲过围猎的杀剑,嘟囔着:“我说怎么突然多出那么多,原来是在帮你的忙”。

    前话一出后话早被淹没,而那爪子里的脆竹,突然间如粑粑一样,苦涩间透露着又臭又硬。咧牙呲嘴一阵咆哮,凶猛无比令敌手足无措;趁着这个间隙,来去如风驮上两位就窜进山洞。一时间,楞在原地的几朵眼神,平山六宗啊平山六宗,丢人可就丢的有点远。

    这若是上了江湖,入了宋的耳,进了敌的口,岂有命可保。急奈之下,虞山率众贸然进洞,搁在平时绝不会如此草率的。

    对于六宗来说,显然是出师不利。眼下也只有成功才能弥补,也就更不能让她们活着出去。

    山有小口,进洞幽深:“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你以为是晋·陶渊明《桃花源记》,可是却没有“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也没有“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倒是有“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

    仙人风范,道家风骨,灵妖异魔,难不成是外星人……瞧着也不像?颇有聊斋的鬼魅,西游的百变无常。

    吓得他们哆嗦不止,走路都有些飘了。殊不知无意中闯入的是平山派最隐蔽的宗组,八宗!极少参与国内任务,只针对窑国以外的江湖及外族事务;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驻外特工组织。这也是平山八宗在江湖,鲜有人知的原因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之一。

    小心翼翼的纳闷,总比一剑劈死强。无论是鬼魅,还是仙家都是惹不起的主;躲,便是此时救命的法宝!奈何不长眼的平山六宗,索命“债主”。

    关键时候不由分说的冒头就是一剑,而那惊人的一幕也出现在眼前。不敢相信,虞山不敢,程咏也不敢,没人瞧的出无人比的过的出剑。跪拜颗颗撞地叨叨念念,不曾想杀人如麻切菜做饭般的平山派竟也如此迷信。

    索性趁着光线的掩映,偷偷躲着遛了。弯弯绕绕不知多大,躲躲藏藏足有两天,都不知怎么躲过又怎么出来的。脚踩地面软绵绵,魂归旧体恍惚惚;反正出来的时候已在山脚下,白茫茫的颜色也换成出轨的颜色,也真像出轨逃跑的人。

    好不容易逃出来的,哪敢停留。遇着追捕官兵,斩;遇着赏金猎人,杀。遇着几次,截得几次,想要代步却总被黑眼圈吓跑;马儿呀马儿,难道非让骑着兄弟回去。

    这话一出黑眼圈手中的脆竹,突然间又不香了,怒而独自离去。乱世中就不怕被做成烧烤,整个“烤全羊”;有这样想法的,肯定是不曾与黑眼圈打过交道的陌生人。不知凭借黑眼圈的实力,碾压一众偷羊仔,还“烤全羊”,不来个“全鱼宴”就不错了;没听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吗?

    夜醒天未亮,微凉中夹杂着马嘶鸣。歘的窜起两人,拔剑而出差点吓跑马儿,幸好收住那剑。原来黑眼圈去劫了两匹马,一宿偶得一次也总归是好的,至少劫回两匹不是。

    不知它用的什么招,还乖乖的让它坐,简直奇了!画风好奇怪,转而想想有的坐奇怪又如何。坐着怀抱黑眼圈快马加鞭,一路风尘仆仆不得停歇。

    枫林晚似待嫁妆,挽留多少凡尘心;杨柳银杏叶,依依不舍情,竹林绵延攀山绕屋,葫芦门便在眼前。见惯尔虞我诈,突然柔情似水谁人能把持得住;早被收在温柔富贵之乡!

    左一句二师兄,右一句三师姐,踢一脚九师弟,指点下小师妹……左行礼、右鞠躬、抬脚、出手……围观被吓唬,讨好被推脱……

    不过哪能拦的住,没走到掌门处已混成自家姐妹……

    不但与人熟,各自宠物也都往身上粘,发出自己的小热情。不过有个“小情人”却被黑眼圈截留,瞧~七师姐已上手拧那黑眼圈的小耳朵。哎呀少儿不宜,不瞧也罢小心挨巴掌!看这边,震惊师兄姐妹,携宠带灵体制。

    令人诧异的是简装古朴,韵不失国都的房屋院落;内部也刺激着芸葙,孤陋寡闻的井底之蛙。

    “露富啊?不怕山贼来抢,不怕外族来夺,就怕朝廷忌惮?”

    “不对芸姑娘,也不怕那老贼儿忌惮……”

    没说完就被姐妹们推开道:“你的任务完成,玩去。咱们看看你的宠物,刚半岁有余是个小可爱”。

    “还没见掌门呢?”

    “掌门不在,别理他,咱们走?”

    “先养熊猫,混熟了你的宠物,就是你的搭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