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十六章 领宠物,话武术
    ……

    一缕风的时间,宠物都没影了。不会去北沟草包崖与军马耍,肯定是跑到熊猫谷里浪……

    踹跑了无用,寻着一撮小路,跟着师兄师姐们去瞧贪玩的宠物。顺便熟悉下葫芦门,熊猫谷像是家人般丛林探秘。

    活泼跃升到“肆无忌惮”的高度,加聚着紧巴的心情;虽则预演过心录,但也完全没料到像家人般,不知有多少余味还在回甘。

    窝成了一窝蜂。

    嗡……嗡……嗡……

    那还有什么礼仪,唠嗑唠着就混熟了,就差瓜子的自在,否则都够几桌麻将了。

    熊猫谷是葫芦门宠物的后花园,由小师妹带领几人负责;而掌门将军旧部则驻扎在草包崖。虽则是草包崖,但没人是草包,不然与宋虿部交手十余次早就渣都没了。固守葫芦门后山,养马屯田以待将军回心转意。

    叠峦腐落碾尘花,几层落叶几新芽,勾勾心底依旧。竹情深,树耸立,宠新欢;贪玩贪懒少根弦,憨憨态萌萌状,风起云雨酒剑欢。

    玩耍的时候,粘人夺食抱大腿;搭档的时候,国士无双震武林。

    粘人也好,江湖也罢;不过现在刚出去浪都还没回来,咱不急咱也有招。敲敲盆、唤唤声,呼唤着的宠物便觉醒着脚步的速度。

    忽然,嘤~嘤~嘤~

    八处有声,四面来风。小碎步、慌慌乱、卡树枝、催同伴……忽然变做“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突然,咔嚓~瞬间调动全场,心有灵犀咯噔起。一只“大熊”已在芸葙怀中,顿时悬心落地冷汗后涌。

    顺势瞧去,卧槽还有两位在树尖上,显然这位是被挤踹而下。

    “噜噜,别摔着;小心,黑眼圈!”提醒着她的搭档噜噜。

    听着就知是师姐袁媛,葫芦门排第七,原是梁城艮山苑里的苦寒人家。葫芦门弟子,多是萧邈偶然救得,江湖气息比较浓;而“旧部”士兵纪律甚严,有程咏操练于草包崖,也是宋洛溪心头之狠。

    “芊芊,你不会躲着她俩,痴心种。不会跟蟀蟀玩?”揪着摔下树的芊芊,小耳朵还往爪子里躲;便是三师姐莺月的搭档兼宠物。

    边惊叹边说道:“都是像猫一样的大熊,没有其他的吗?憨笨憨笨的不拖后腿……”

    都知二师兄麒槐,跟随将军多年,冲锋陷阵不会落下;当然吵架抬杠也从未落下,在葫芦门内也是最不服气的一个,好与掌门将军拼高低。

    师兄师姐们听着话声时,就察觉抬杠的二师兄会先“呛”起来”。毫无悬念,这边芸葙话音未落,那边先声夺人的就是麒槐语:“拖后腿,怎么可能!耍起来秒杀你,灭个平山组不在话下!”

    最怕掌门将军的九师弟桑络,唯独不怕麒槐师兄,出手就是一招偷袭成功说道:“我兄弟叫熊猫,不叫像猫一样的熊!掌门可说在他的家乡,这家伙叫熊猫是国宝!”

    “又偷袭……”

    (本章未完,请翻页)

    偷袭落空的麒槐,又尴尬着找了个台阶说道:“知道什么是国宝吗?国宝每人一个!”

    窜起的麒槐本想还一手,没想到这小子跟着师姐学的还挺好,挺滑像泥鳅一样。慢慢的转身,不甘示弱的小师妹荷彤,一声令下,一个熊猫军团瞬间诞生;操练的一点不比在三宗挨训时弱。

    荷彤小师妹抱起背上驮着半岁有余的幼崽道:“你的相依为命的小搭档,嗨嗨嗨……快抱抱”。

    “怎么说话呢,什么相依为命;该是‘喜结连理’才对?”

    想着掌门说的,听着桑络言,麒槐忍不住怼怒道: “结婚才是‘喜结连理’,义结金兰……对,义结金兰才对!”

    熊猫谷内争辩着,菱冰崖外起阴谋。天下山川,湖谷洞海如天之星宿,缭眼繁多;百里枫山自是逃不过。每至婵娟日萧邈,必去凌冰崖洞“闭关”。

    “闭关”在内的掌门将军,你以为是在修炼秘籍法术。那就错错错,瞧他一会鼓捣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一会盘弄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抬头思念着八卦: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转眼想着金、木、水、火、土,而后瞧着天地之间西、东、北、南、中。

    十天一小失踪,一月一大失踪;半年来寻遍眼前能见处,依旧不见回去路。

    不知收拾多少盗匪,斩杀多少不平事,救得多少江湖客,挽回多少回头心,而回去的路却依旧没有找到,陌生的人倒是早已混的滚瓜烂熟。

    这叫什么事,又变成了割舍不掉!

    鼓弄间,哇哇大哭摔掌而怒道:“杀戮残食的恐龙季漫长难熬,每根汗毛都长着危险的眼睛,那也就算了,灭绝时刻幸好穿越走了;可是又到了个祸乱丛生之地,是为何渡劫吗?

    渡不渡劫不知,九九八十一难肯定是要过的!纠结在寻找启动天门的开关,摆弄着风水阴阳术!

    “不懂风水的玩意,临到用时方恨少;为什么不能偷懒瞅一眼,侧耳听一声?啊……真回不去了……”

    喃喃有声,山崩地裂般动幅数米。你以为触动某个天地开关,却不知虚晃自己一眼,还兴奋道:“呀,回去了……”

    轰……隆……隆……

    眼前惊险一幕出现,抱头鼠窜着跑出,嘴里叫嚷着地震了快跑啊!想想不对,地震我也死不了,跑什么?也没人!

    都认为是地震,没人会想到是平山六宗钻山撬洞时,动用火雷引发山壳脉移,巧的有点像是假的。令人不解的是六宗,是怎么从窑国湖山回来的,还有夏峰又是怎样死而复生的!

    小场面吓不住麒槐他们,小师妹也在安抚着熊猫们。坍塌出一小门来,没等萧邈反应过来,见剑已来。

    嗨~敢跟葫芦门掌门出剑,勇气可嘉。不过没下杀心,否则走不过萧邈三招。

    “你们炸的?”

    “不但炸,还要推平你们葫芦门……”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三条腿的蛤蟆,挺能咋呼,去推去推个试试?”笑着让开道,让却条胳膊的夏峰过。

    “都说葫芦门的掌门脾气爆,都被‘贬’进了山匪,怎么就不知道收敛呢?你要是懂得一点收敛,都不是今天结果!说不定——哈哈哈……”

    愁着找不到回家的路,留在乱世不知干什么,想着又要漫长季才能偶然穿越回去。此时心情遇着你这话,子弹都没你找的准,噗呲出声的萧邈说道:“找事,正愁没火锅涮;得,就涮你们几个吧”。

    仗着曾经胜过萧邈,不把将军放眼里,殊不知此时今日已非它年对手。而在熊猫谷也是不太平,一帮猎人摸索着前来,结果被围堵个正着。

    “瞧着就不像个好人,干什么呢?”麒槐张口便道。

    “哦……哦……大侠好,少爷小姐好。明天我兄弟结婚,想着进山弄点野味,有点荤腥……”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略略点头心有游丝的小师妹,忽然耍剑一拔说道:“可是打野味,有用这么多人的吗?偷熊猫的吧!”

    “偷什么熊,又什么猫?再说俺们祖祖辈辈生活在飞城脚下,虽是贫苦人,但世代打猎从不偷盗?”

    “让咱们来给他们分析分析?”莺月一句话说到麒槐心里,凑巧全当是葫芦门考核了。

    “三两句话就有干架的气势,明显是个江湖人吗?”麒槐抢答道。

    “哇,你耍赖啊!嗯……都不知让着点师弟师妹……误闯此门,说误闯就误闯,你家门啊!怎么进来的?”边抱怨着占便宜的麒槐,边想着的桑络也抄着便宜说着。

    “还装地地道道的飞城百姓苦力人,苦力人长你们这样?”七师姐袁媛抢答着说道,弄的莺月没得说。

    芸葙谈谈的说道:“直到现在还频繁的用余光打量偷瞄,不用瞧了;我,就是被官府悬赏百金缉拿的‘邪女’也”。

    “你们都不给我留活路啊……”莺月似哭带笑的说道。忽然,一团黑白相间的小绒球从中间一人所背的麻袋中滚落;顷刻间大喜道:“熊猫漏出来了?”

    谚语有云“捉贼捉脏,捉奸捉双”;熊猫都滚成团了,还能怎么着打呗。

    忽然,星火流云,染满风谷,剑锋过处皆应枫叶,美至极;瞧的出,六宗西央剑显然是又进一程。想赢都不简单,不过不是交手的熊猫谷,而是凌冰崖洞方向,谷里没人担心而草包崖的程咏警觉道:“见过,在邙国湖山”。

    点兵遣将,亲率捉贼。可是等到程咏从凌冰崖赶来时,熊猫谷已遍布尸体且多只熊猫受伤。

    原来觉得一时胜不了的虞山,偏要用些阴招。从凌冰崖打到熊猫谷,先是大惊,而后大怒。惊的是精心谋划的另一队人马,已经全部躺在眼前;而怒的是判断失误,反进了别人的圈套。虞山,虽为六宗宗主,但绝对是个保命至上的人;灵机一动,剑锋回走熊猫群,见样萧邈第一时间就是护国宝。得,有了时间跑路才不会有阻。

    丢下的夏峰,敢问是谁的对手?

    (本章完)